混乱邪恶无节操党
目前专注all小蜘蛛cp无限中……
新开的ask↓
http://ask.fm/iamqyx
欢迎来玩~

qyx的窝

【二期群刊抽奖】末日十题(MJ蛛/黑猫/MJ蛛无差)

01 噩梦的开始

 

不知何时开始,闪烁的电视屏幕频繁播放各种被浴盐充斥了脑子的“丧尸”们的暴力行为,大家从猎奇到习以为常,顺便日常争|执|禁|毒的必要性。

 

然而,在某个届点,那些“丧尸”们,终于彻底丧失了人类的本性,无差别的攻击,加上长久吸食浴盐导致免疫系统崩溃、病毒以身体为温|床迅速更新形成的所谓“败血菌”,一旦被咬到,就如同恐怖片和灾难片里千篇一律的说法,只要一天,就彻底化作丧尸,药石罔救;而几个月之后,丧尸病毒进一步进化,只要几小时,丧尸们就能迎来新的伙伴。

 

MJ当时本以为自己正在阻止一起政|敌派人搅|乱|拉|票|现|场的社|会|治|安|事|件,但是对方流着涎水目光呆滞,浑身散发着一种诡异的尸|臭|味,MJ甚至以为自己面对的是一个已死之人,然而被咬的人的惨烈嚎叫却让她在制服底下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哆嗦,她用尽了浑身力气把他【它?】捆的死死的,但是不知道痛苦不知道疲惫的丧尸依旧挣扎着,脚踝往本不可能的方向弯折着,还依旧跪趴在地上用扭曲的姿态向人群拥挤逃窜的方向爬去。

 

MJ用了最后一束蛛丝,把他彻底粘在地上,她站在他面前,茫然的听着人群四散狂乱的尖叫,人们扭曲求生的脸,和地上这个丧尸的野兽一般的嚎叫。

 

这是噩梦的开始。

 

02 没有一个人

 

MJ看着一个个穿的仿佛宇|航|员一样的医|护|人|员把丧尸和蛛丝合成的蠕|虫搬上车,她|射|出一束蛛丝,把自己放到以往的位置。

 

天台还是很安静,和以往无数的日夜没什么不同,而底下已经彻底乱了,人们以为伟大的美|利|坚有着绵延的屏|障,无论邻|国如何水|深|火|热,他们依旧能安|居|乐|业。

 

他们错了。

 

还不知道华|盛|顿怎么样呢,MJ眼尖的看到几个丧尸摇摇晃晃游荡在小巷里,那里本该是流浪汉、站|街|者和混|混的领地,现在——MJ努力不想去想象那些人的下场,也不想去想她所珍爱的大苹果现在如何——她轻盈落地,趁着丧尸们回头的空档,一人一拳,用蜘蛛力量把他们嵌进了墙上。

 

蛛网液没带够,MJ无奈的收回了手。

 

天色已经开始黯淡,这时候本该是下班时间了,且不说比以往更拥挤的街头和地铁,以及街上逐渐增多的丧尸,此刻街上的招牌和霓虹灯,定时亮起,店铺却鲜有人烟,这种荒谬的对比,让MJ无法自欺欺人一切会变好——甚至连JJJ的大屏幕都没亮起来,昨天他还在屏幕里批驳丧尸这种虚构的恐怖元素会出现在现实。

 

MJ把能看到的丧尸都撂倒了,清理到现在,她也已经筋疲力尽,她暗地里诅咒自己的记性,现在可不是没了蛛网液还能活命的日子了。

 

但是没办法,主|干|道被急欲离开的车流彻底堵死、地|铁已经有几条线彻底沦|陷,她只能选择自己走回去。

 

夜色初上,她悄无声息的闪进一家面包店,拿走货架上最后一个法棍,无视收|银|台上的血渍,往抽屉里丢相对应的钱,她现在没有所谓末日来临一切食物靠抢的心态,只要对得起自己良心就好。

 

啃一口硬的像石头的法棍,她皱着眉仰头看了看大楼。

 

总觉得有什么人看着自己。

 

算了,她大概也知道是谁。

 

MJ重新抬头,街上一列列汽车弃置,空荡荡的。

 

一个人都没有。

 

03 食物短缺

 

MJ起床了。

 

末日指南101:储备好充足的食物。

 

目前问题:首要:食物短缺。

 

MJ挠了挠头,红发失去了主人的精心关照,显得越发黯淡,她匆忙洗漱了一下,关上门,开始了一天的生活。

 

已经溃烂的丧尸,处理掉,看起来还行的丧尸,丢进被自己改造成丧尸临时福|利|院的废|弃|工|厂,万一有哪个天才博|士|研|究|人|员搞出疫|苗或者解|毒|剂呢?

 

MJ有时候也自嘲想太多。

 

有时,清理丧尸途中还能救几个被困的市民,还能抚慰一下MJ日渐麻木的心灵。

 

没有了人类加工食物,大苹果城市中心本身又不存在能种植的土地,MJ最初只能学着去便利店超市“买”一点方便储藏的饼干面包之类,她又心软,总是只拿几天内需要的食物,把更多的留给后面的人,因而过两天再来,里面的剩余被后来者一扫而空,寸余不留。

 

眼下MJ惯例“清扫”完一条街,蹲在天台扳着手指思考:大一些的超市都去过了,要不现在去杂货店瞅瞅?

 

当然杂货店里早就清空了,什么都没给MJ剩下。

 

唉,看来今晚要饿肚子。

 

一个硬邦邦的物件砸中后脑勺,MJ有些虚弱的反手握住,拿到眼前一看。

 

一根眼熟的不能再眼熟的,法棍。

 

“瞧我遇到了什么?”一个女声从身后传来,用那把熟悉的磁性嗓音低低笑道,“一只落单的小猫咪。”

 

“真亏你还有这精力。”MJ一把扯下面罩,蜘蛛女侠做久了,仿佛面罩都和脸融为一体,但是一旦出汗还是很难熬的。

 

“你为什么不离开?”黑猫走过来,也和MJ一个姿势坐在了天台边上。

 

“你呢?”MJ不回答,反问道。

 

“我也没什么牵挂了,在哪里都一样。”黑猫漫不经心的回答,“你知道吗,金并死了。”

 

MJ恍然,那个强壮而狡猾的超|级|罪|犯也终于落幕了,死于可笑的潜伏在下属体内的丧尸病毒。

 

MJ闭了闭眼,“你该走的,一直往西,不要停留在这里。”

 

“你呢?”黑猫缓慢的靠在她身上,曼妙的身姿也留下不少与生活搏斗的痕迹,以往柔顺的流苏反复沾染了丧尸的体液,留下难看的污渍和恶心的气味,但是MJ依旧能从混杂的气味中分辨出黑猫独有的香气。

 

她几乎都能想起往日的故事。

 

底下的零星的嘶叫打断了她,“我会在这里。”

 

“跟我一起走吧,MJ,纽约已经死了,你在这里根本没有用。”黑猫抓住了她的手腕,毫不顾忌上面粘稠的丧尸血块,透过多米诺眼罩,她终究还是向MJ说了这句话。

 

MJ不声响,她明白Felicia想要的是什么,但是很遗憾,蜘蛛女侠给不了她什么,这也是她们分手的原因之一。

 

她掰下一半法棍,默不作声的递给黑猫,看着她气恼的狠狠咬了一大口,然后吃痛的缩回牙,小心翼翼的啃了一小口,在嘴里细细的嚼着。

 

Felicia真可爱。

 

04 救还是不救

 

自从Felicia露面之后,黑猫就一直跟着蜘蛛女侠行动了。

 

她们在楼宇之间跳跃着,蜘蛛女侠救人,黑猫就悄无声息的趁乱找点需要的物品和食物,再然后心不甘情不愿的被蜘蛛女侠拿走一部分送给被救的人。

 

“即使这时候你都要做一个好人。”黑猫嗤笑,“被救一次就已经是幸运了,现在这种局面,自己救不了自己,迟早也会死的。”

 

MJ摇摇头:“我已经联络上了赵博士,她已经有初步的思路了,只要再给点时间……”

 

黑猫打断了她的话:“我昨天查看过了,虽然水|厂已经是全自动工作的,但是过滤口被丧尸堵死了,再过几天,水就会被彻底被污染,没有水,我们活不了多久。”

 

MJ喉头一紧,她抬头对上黑猫的视线,黑猫盯着她,不偏不倚,只等她的回复。

 

她们都知道MJ会有什么答案。

 

“我去看看。”

 

MJ最后说。

 

夜深,黑猫终于忍不住去找蜘蛛女侠,皇|后|区最著名的三明治店内找到了她。

 

凌乱的桌椅堆叠在大门口,门口的玻璃已经碎裂,显然之前躲藏的市民要么遭遇不测,要么已经逃走。

 

不大不小的柜台上,坐着一个浑身湿漉漉的蜘蛛女侠。

 

“我们清理干净了,至少能再支撑十天。”

 

黑猫叹了口气,反身靠在柜台边上,“十足的傻瓜。”

 

丢失了面罩的MJ露出一个微笑,她们交换了一个短暂的吻。

 

安静的氛围没多久就被破坏了,原先连接NYPD的通讯器响了,来自某个大学的求救信号被捕捉到了。

 

“我要去救他们。”MJ从柜台上跳下来。

 

盯着几乎精疲力竭的MJ,黑猫沉默了一会儿,终于爆发了:“你去啊,一个个救回来然后诅咒蜘蛛女侠不能把他们保护到底,甚至不能为他们去死!”

 

“即便如此,我也要去,Fee,这就是蜘蛛女侠存在的意义。”MJ快走几步,打算离开。

 

“那我呢?一个和蜘蛛女侠作对的怪|盗?蜘蛛女侠的前女友?一个拖后腿妨碍你的英|雄|主|义的炮灰队友?”Felicia一把扯下面罩,纯粹的绿色眼眸被怒火瞬间点亮。

 

MJ停顿片刻,“你是我的爱,Fee,Always。”

 

“离开吧,Felicia。”

 

05 废城

 

MJ回来了,家里果然没有了另一人存在的气息。

 

蜘蛛女侠依旧活跃在即将废弃的纽|约|城中。

 

官|方已经通过无|线|通|讯和各种方式通知幸存者集体往西|部|迁|移,蜘蛛女侠所要做的,便是帮助纽|约和附近城镇的幸存者们离开这个被废弃的城|市。

 

她所牵绊的,所钟爱的纽|约,变成了一座废城。

 

06 夜幕降临

 

差不多是最后了,蜘蛛女侠越过大街小巷,留恋的看着这座城市最后的光辉。

 

她打算最后下去地|铁看看,说不准还能在某个角落找到一两个幸存者。

 

丧尸挤挤挨挨的挤在地铁内,站口有丧尸浑浑噩噩的站着,门仿佛老掉牙一般吱嘎着想要合上,却因被破坏而只能发出一两声咔咔的动静,几乎所有玻璃上都覆盖着血迹,还有一些触目惊心的血手印,挣扎着消失在窗框外。

 

站台上,楼梯口,到处是丧尸。

 

看样子不会有什么人类了。

 

蜘蛛女侠想。

 

当她从某个地|铁|出|口出来之后,夜幕已然降临。

 

是时候该走了。

 

07 暴风雨席卷的夜晚

 

MJ想要收拾一些什么,但是经过了几个月的末日生活,显然没什么能带走的。

 

她旋开相框,拿走了和母亲的唯一一张合照,合照下,藏着Felicia的照片。

 

她拿出来,放进皮夹里。

 

窗外雷声轰鸣,狂风呼啸,大概要下暴风雨了。

 

MJ坐在床上,盯着窗外瞧,她已经很久没这么安静的呆过了,自从得到了蜘蛛能力,她一面挣扎着试图从一个话剧演员做起,一面又在夜色中和超级罪犯们斗争。

 

Felicia是一个甜蜜与苦涩并存的意外。

 

Felicia是一个极富魅力的存在,和她相处,总会被调侃和逗弄,但却总是生不起气,但她也见过黑猫狠厉的一面,蜘蛛女侠和黑猫的相处却不尽于此,她们互相周旋,一开始黑经验缺乏,犯罪行为屡屡被蜘蛛女侠打断,但是后来,黑猫完美主义者的性格越发彰显,蜘蛛女侠也免不了在她手下吃几个闷亏。而后不知何时,黑猫知晓了蜘蛛女侠面罩下的身份。

 

——话剧结束之后,工作人员送来的一个来自黑猫的花篮,听起来是不是一个很大的惊喜?

 

更不必说底下压着的是昨天盗窃来的博物馆的文物。

 

MJ和Felicia交往了,她们互称“Red”与“Cat”,每天早晨,她们都会交换一个亲昵的吻,Felicia擅长早餐但MJ更倾向于保持身材的沙拉,因此Felicia总会坚持让MJ吃一些能维持高能耗的食物。

 

“毕竟,我可不想看到一个打到一半就晕在我身上的蜘蛛女侠。”Felicia笑的意味深长。

 

MJ就着闪电的光芒拿出那张Felicia的照片,耀目的银发是她最爱不释手的。

 

而Felicia却偏爱她的红发,她总会温柔的帮她梳理,严词拒绝了MJ想要剪短发的妄想。

 

而末日之后,Felicia对她的短发气得半死,却也无可奈何。

 

MJ笑了笑,把自己缩在床头。

 

Felicia已经离开了,想这些有什么用呢。

 

“笃笃笃……”

 

是错觉吗?MJ努力从爆炸一般的雷声中分辨,似乎有谁敲了自己的门。

 

也许是丧尸?

 

“哐哐哐——!”

 

这下确凿无疑。

 

MJ想也不想跳下去去开门。

 

这时候,还有谁会敲自己的门?这还用说吗?

 

“你回来了?!”

 

“你个笨蛋傻瓜居然还在这里!”

 

Felicia被MJ的拥抱堵住了话头。

 

良久,MJ才收到一个重重的回抱,压得她有点喘不过气,但是却很安心。

 

08 “你会陪着我吗?”

 

她们离开了纽约。

 

邻近公路,Felicia不知从哪里找到一辆废弃的车,里面还有一些汽|油,她们又从附近一些车里收集了足够的汽|油。

 

她们上路了。

 

大约是被清理过一轮了,公路开起来还是很顺畅的。

 

车里装备的不是全新的与手机音乐同步的云接受音响,而是老旧的光盘。

 

音乐在车内放肆的滚动播放,仿佛久违的公路旅游时光。

 

“我们像不像露易丝与赛尔玛?”

 

“呸,我们有这么惨烈吗?”

 

“嗯——那爱丽丝总行了吧?”

 

“那我希望快进到最后一部。”

 

“你会陪着我吗?一直到最后?”

 

MJ望着开车的Felicia,她双手握紧了方向盘,双眼盯紧路面,典型的紧张心态表现。

 

“一直到最后。”

 

依旧带着伤的手轻轻拍了拍握着方向盘的手。

 

“好好开车。”

 

09 一起闭上眼睛吧

 

没多久,她们到达某个小镇,外面铁网和公路障碍密布,通过检验之后,她们弃车进入了小镇。

 

几天来第一次躺在绵软的床上,即使是MJ也不禁长叹一口气。

 

白|皙的胴|体从浴室内出来,Felicia揉搓着湿漉漉的头发,催促MJ赶紧洗澡,不用她提醒第二次,MJ就爬起来冲进了浴室。

 

等MJ出来,窗帘被拉拢,灯也被关上了,MJ凭着记忆摸到床边,被一只手拽住往|床|上|倒|去。

 

“你——”

 

“嘘,睡吧。”

 

前所未有的满足感和安全感催着MJ闭上了眼。

 

Felicia从背|后|抱|紧|了她,一起闭上了眼睛。

 

10 晚安

 

“晚安,MJ。”

 

“晚安,Felicia。”

 

Fin

评论(8)
热度(13)
  1. Americiumqyx的窝 转载了此文字

© qyx的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