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乱邪恶无节操党
目前专注all小蜘蛛cp无限中……
新开的ask↓
http://ask.fm/iamqyx
欢迎来玩~

qyx的窝

闪电蜘蛛交响曲(正复联联合宇宙 Barry&Peter)其五

嘀——嗒——

 

手指无知觉的颤动,拢在眼皮下的眼珠慢慢转动。

 

嘀——嗒——

 

似乎是被伤口传达至脑部的疼痛给刺激到了,他皱了皱眉,逐渐转醒。

 

嘀——嗒——

 

接受不了突然而至的光线,朦胧张开的眼帘再次紧闭,这一次,他不再轻易的睁眼,不知停滞了多久的脑子迟钝的开始了转动。

 

这里……是哪里?

 

他感受到舌苔的干涩,脑部的隐隐发胀和自醒来以后就出现的一股又一股疼痛感和眩晕,让他情不自禁的干呕,但是空荡荡的胃袋无奈的告知,他已经吐不出什么了。

 

他不再折腾自己的脑子,下意识的每次试探性的小幅度挣动让他明白了,自己被囚禁了四肢。

 

不安全……吗?

 

努力的睁开了粘连的眼皮,天旋地转的恶心感也不能让他再次闭上眼,微微转动头部,他往身侧再次呕了几下,冷汗淋漓中,他又一次恢复了平静,暂时性的。

 

这一次,他终于可以好好打量自己所处的环境了——

 

明亮的实验室,而不是想象中昏暗又肮脏的地下室,但是这种明目张胆陈列的研究器具,以及空无一人、甚至目之所及都没有一个监控摄像头的情况,让他不自觉的有了一种恐慌,这是一种轻蔑的态度,简直像是告知自己,即使没有人监视,你也无法一个人逃离这里,甚至没有人能救你。

 

但是,这之前,自己发生了什么?他皱紧眉,使劲逼迫自己回想,这种不知道前因后果的感觉,真是太糟糕了,就像站在一个迷宫中间,不知道入口与出口,只能不停的一条岔路接一条岔路的寻找。

 

没过一会儿,眩晕感再次降临,他气喘吁吁的停了下来,刚刚闪过的片段,他只捕捉到一丁点——小巷、永无黎明的黑夜、以及充斥在头脑与四肢的绝望感。

 

我是谁?

 

他缓慢的回想,对了,Peter Parker,这是他的名字。

 

名字像是一个阀门,无数的记忆片段涌了出来,他急促的喘着气,抵抗着头疼欲裂与记忆的回放,慢慢理清了大概。

 

蜘蛛侠……

 

他扯了扯嘴角,这才发现面罩并没有完全破坏,大部分摇摇欲坠的挂在脸上,只是口鼻出被划拉了好几道,粗糙的纤维蹭着略有些干裂的嘴唇。

 

抗议的人群从他眼前飘过,他睁大了眼睛,看着似真似假的那些脸,愤怒的、厌恶的、漠然的、空白的,一张张扭曲着扑向自己,他摇摇头,疼痛又加剧了,他只得停下来死死闭着眼,什么都没发生。

 

耳边似乎传来几乎是贴着耳膜传达的声音——“蜘蛛侠最恶心了!他是个彻彻底底的伪君子!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蛊惑人心!看看那些少年!可悲的被洗脑了!”

 

“蜘蛛侠滚出NY!”

 

“蜘蛛侠只会带来祸患!”

 

“我们不需要蜘蛛侠!”

 

“蜘蛛侠……!”

 

“……蜘蛛侠!”

 

“蜘!蛛!侠!”

 

他忍无可忍的抬手想捂住耳朵,手腕的紧绷的束缚以及输液针管的牵扯却让他只能摊着手听着萦绕在耳边的那些咒骂和抗议。

 

轻微的开门声没能引起半昏迷状态的Peter的注意。

 

有节奏的脚步声越来越靠近,没一会儿,脚步声停住了。

 

Peter半睁着眼,牙关紧咬,不自然的发出咯吱声,苍白的皮肤上布满了汗珠,嘴唇蠕动着,似乎发着呓语。

 

来人视而不见似的,动作利索的往静脉里打了几针,正当他拔出最后一根时,一只手无力却坚持的握住来人的手臂。

 

“你……给我打了……什么?”

 

来人似乎毫不奇怪,他随手拂开似乎想抓住自己的手,三五下收拾完一切,才回过身看向挣扎着睁开眼的Peter。

 

两根手指拉开Peter的眼脸,一束光直射眼球,激的Peter急速的收缩着瞳孔,与此同时,Peter再一次恢复了意识。

 

“原来是你。”

 

“康纳斯博士。”

 

 

“恢复的不错,蜘蛛侠。果然你的基因被改造过了,恢复能力比常人快了几乎一倍。”康纳斯直起身,随手丢开了一圈牙印的手电筒。

 

“怎么?你——”Peter看了看周围,突地嗤笑了一声,“蜥蜴博士加入了邪恶六人组还不够?”

 

“邪恶六人组?”康纳斯博士挑挑眉,他慢条斯理的扯了扯Peter脸上的面罩,看似要掀下面罩,在Peter惊恐的眼神下,笑了,“不,现在可是险恶十二人。”

 

Peter沉默了一会儿,闭上了眼。

 

“怎么样?如今再没有人相信蜘蛛侠是一个英雄了吧?没有人会来救你,愚蠢的蜘蛛侠,你该害怕,现在,掌握着你的生死的,是我!”

 

Peter没有回应,在一阵稀里哗啦的玻璃破碎声中,实验室又一次恢复了平静。

 

 

“蠢货!你把一切都毁了!”

 

“呵——反正那个愚蠢的蜘蛛已经在这里了,我们可以做任何事,至幻大师可以彻底破坏了‘蜘蛛侠’!”

 

“这还不够!”沉重的粗气伴随着焦躁的踱步声,“我们需要彻底的解决!不留后患!”脚步声停止了,“你这个蠢货!我们本可以让蜘蛛侠没有人留念的就此销声匿迹!你却打乱了一切!”

 

拳与肉的碰撞,沉闷的倒地声。

 

“啧,事已至此,我需要联系模仿大师,尽快把‘蜘蛛侠’彻底搞臭!”脚步声渐渐靠近,“如此一来,诺曼那里我也有了交代,而蜘蛛侠,我也可以尽情研究了……”浑浊的气息喷洒在Peter的脸侧,Peter依旧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令那人无趣的比划了一下脖子,就离开了。

 

“原来……如此……”Peter睁开眼,看向不变的天花板。

 

那些奇怪的栽赃、那些诱导性的言论、JJJ越发偏颇的呼吁、队友们怀疑的眼神……

 

都是被陷害的!

 

May婶被绑架以及诺曼威胁的条件早已让他手足无措,而外界和队友的反应更是让他无从求助……

 

而Barry……闪电侠……正联……

 

Peter略有耳闻关于正联卷入的麻烦事儿,而Barry身为新出现的超能力者,仍在正联的考察期内,没有多少对敌经验的闪电侠,能帮助自己什么呢?

 

Peter急促的喘着气,混着镇定剂的药水让他手脚发软,而脑震荡(想到这里他的头顶回应似的隐隐作痛)让他的蜘蛛感应暂时也下了线。

 

需要尽快恢复……

 

Peter想,如果至幻大师和模仿大师联手,不只是自己彻底身败名裂,被诺曼绑架的May婶救不出来,说不定队里还有复仇者都会遭受重大损失,说不定还有——Barry……

 

他想起那晚Barry的诉说,他应该回去了,也不知道和Iris谈的怎么样……只希望Barry暂时没能想得起自己,Central City不是NY,关于蜘蛛侠的评论也相对少些,Barry可能还不知道自己的烂摊子。

 

接下来,就是尽量积蓄体力,尽快逃出去,以及——

 

破坏险恶十二人的阴谋!

 

…………………………

 

Barry完全不知道NY的情况已经如此糟糕了。

 

到处可见反对蜘蛛侠的标语,一向反蜘蛛侠的JJJ更是在大屏幕上不停滚动式播放他激动的言论。

 

Peter的婶婶也没有出现过。

 

神盾局对于自己的审视和对蜘蛛侠微妙的态度以及复仇者的中立,让他更是无法接受。

 

这可是蜘蛛侠!NY的好邻居、拯救过无数人的超级英雄!

 

为什么?

 

为什么所有人都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态度?

 

找遍了大街小巷的Barry根本分不出一丝心神来关注来龙去脉,只要找到蜘蛛侠,什么都能知道!对于蜘蛛侠,他只相信自己的眼睛!

 

而对于Peter家的摄像头,神盾局一口拒绝了让自己查看的请求,只是告知会尽力追查这条线索。

 

政府特工的尿性,可见一斑。

 

Barry愤愤的再一次往一条街上跑去,他需要再一次寻找蜘蛛侠和Peter。

 

 

森林公园很安静,Barry在这里停住了,他需要补充能量。

 

眼前一花,一个火人落在他前面,不一会儿,身上的火熄灭,露出了一向不羁的脸。

 

“你就是那个最近一直在找Peter的家伙?”

 

Barry皱皱眉,他想起面前那人的名号——霹雳火,一向与蜘蛛侠交好的神奇四侠的一员。

 

“我是Flash,蜘蛛侠的粉丝,我正在找蜘蛛侠和……Peter。”

 

“等等?什么?蜘蛛侠?Peter?你是指蜘蛛侠AKA Peter Parker吗?”霹雳火一副“你已经急疯了吗?”的疑惑表情。

 

“……什么?”Barry茫然的看着霹雳火,再也说不出话。

 

TBC


评论(14)
热度(75)

© qyx的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