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乱邪恶无节操党
目前专注all小蜘蛛cp无限中……
新开的ask↓
http://ask.fm/iamqyx
欢迎来玩~

qyx的窝

【转发写文】贱虫漂流记(Spideypool)

Peter狠狠的把呛人至极的冒着烟的半干小树枝扔在地上,他已经生了两个小时的火了,光靠什么凸透镜聚光之类根本没多大用处,也许这跟今天是没多少阳光的阴天有关。

 

已经两整天了,距离Peter连同神盾局派给他的飞机一起坠毁在这个不知名的小岛上,Peter从身后摸出一个小巧的带着罗盘的手表,上面缺了一整块的玻璃,感谢制造商良心的保质保量,可以潜水的手表,玻璃有两层,他小心的用玻璃做了一个简陋的凸透镜,而剩下的手表就是他唯一一件可以用的现代文明产物了,毕竟他的飞机连同所有精密机械都在水面上炸成了黑炭。

 

幸运但又不幸的Peter就带着一个手表,他没有其他存货而仅有的一份半蛛网液和已经破破的制服,就连他平常的衣物都塞在飞机上化为乌有。

 

他看了看那个指南针,不知道是不是被爆炸瞬间消磁了还是这个小岛的磁场原因,指南针一直顺时针逆时针的打着颤回旋,Peter苦恼的放了回去,看着海岸边一浪接一浪的波涛发呆。

 

这下可真的糟糕透了。

 

小时候最爱看的《鲁滨逊漂流记》让他彻底被Flash嘲笑到死,现在却是他唯一的精神鼓励,早知道就把《荒野求生》看完了,Peter饿着肚子重新往树林里走,试图寻找能点火的枯了或者干透的树枝和干草。

 

他发现那里有一种埋在地下的块茎,鉴于被不知名的动物(大约是老鼠?)啃过的痕迹,这种块茎应该是无毒的。

 

Peter抱着反正不是饿死就是毒死的心态咬了一大口——当然是没被啃过的地方——清凉的包含着丰富汁水的块茎让他瞬间感受到了天堂。

没一会儿,他就勉强填饱了肚子,胡乱在旁边树干上擦了擦溢出的汁水,他继续收集着材料。

 

Peter努力从脑子扒拉出来如何建造背风的临时住所,然而远目望去,并没有这么有利的小山,他只能延续前几天的行为,把自己叉在树下,在底下挖个坑,用树下大量的未腐烂的落叶填充进去以及盖住自己以便保暖,当然,之前得仔细检查一下,如果有什么虫子或者蛇,那就彻底玩完了。

 

他在充满呛人的烟熏中努力让自己睡去,即使再难受也必须忍着,毕竟烟有助于驱虫。

 

第二天,他在直射脸部的热辣辣的光线下刺醒了。

 

他欣喜的发现,这并不是直接的阳光,而是一些破碎的飞机残骸飘到岛上了,他满怀期望的把它们捞上来,满脑子的“葡萄酒小麦铅卷火药和一只狗”。

 

然而,他只发现居然还能穿的衣服,它被放在隔离层底下,与它一起的还有上飞机前没喝完的一瓶水和换下来就找不到的其他几件衣服。

 

感谢自己的不良习惯,他激动却又小心翼翼的抿了几口,海水当然不能喝,这几天他完全靠树叶上的晨露来补充自己的水分,这远远不够。

 

然后,他看到了一只狗,呃不,一个Deadpool。

 

鉴于Deadpool的自愈因子,他的身体正在缓慢修复着他被爆炸弄得破烂不堪的肉体,整个人更加的……破败,Peter被惊了一跳的心努力的平复,他毫不客气同时也谨慎的戳了戳唯一没有焦黑的Deadpool的下巴,“你怎么在这儿?”

 

刚说出口他就被自己开始生涩的发音惊呆了,已经三天都没有人对话的Peter发现自己已经三天三夜都没张嘴说过话了,就连自言自语都是在脑内完成的,要不是Deadpool,也许天长日久,他就会退化成了一个不知道如何说话的野人。

 

看着头罩几乎完全毁坏露出伤疤重重的脸部的Deadpool,Peter不得不先把他放在原位,自己则去再看看有没有什么别的物资残留。

 

“啧,我的死侍感应说的没错,这次真是太危险了,不过,带感!”沙哑的嗓音越来越响亮,Peter不得不从另一个碎片化的飞机残骸探出头来,“你醒了?感觉如何?”

 

Deadpool用他似乎还充着血的眼睛瞪着Peter,“Spidey——你只剩下一个头了?”

 

Peter似乎能听到某个声音吐槽Deadpool,这么愚蠢的问题简直就是像问Wolverine是不是又矮了,显而易见的事实。

 

Peter努力不翻白眼,他保持着这个姿势,“我从生理上还是一个人类,这意味着,当然我还活着你个傻蛋。”

 

Deadpool呻吟一声捂住头,“我一定是脑震荡了才会问这个问题。”

 

哦我的耶稣基督老天爷,你什么时候没有脑震荡?

 

Peter不确定的看向他,也许Deadpool被这么一炸彻底疯了,他悲哀的想,一个疯了的Deadpool甚至不如一个来自食人族的星期五,至少星期五还能帮上好多忙,而Deadpool,Peter注视着Deadpool慢吞吞像个僵尸一样肌肉萎缩无力的爬起来的样子,头痛的考虑着如何养活两个人。

 

“Spidey——”他拖长着声音,但是沙哑的嗓音就像把指甲在黑板上刮擦,噫,是不是让正在看的大家伙儿有点抓狂?不过,Deadpool可不管这个,他有气无力的调侃,“醒来后发现Spidey都缺乏幽默感了,这真是一个噩梦。”

 

Peter终于翻了一个酣畅淋漓的白眼,然后他从后面出来,手里拿着那瓶水,“喝吧,如果再让你说下去我怀疑你的嗓子直接就可以点着火了。”

 

他小心翼翼的递过去水,“你可能不知道,我们——”

 

“被阴了、有阴谋、内讧、没有后援、死翘翘都没人理……”Deadpool只喝了一口就停住了,他微微眯起眼睛,手上的筋已经完全连接,他顺利的拧上了水瓶的盖子,“我们被困在孤岛上了?就跟那个傻逼鲁滨逊一样?”

 

Peter点点头,不明所以的听到一星半点的关于什么“屠杀”“世界名著”之类的胡言乱语,一贯的Deadpool风格。

 

“很好。”Deadpool把水抛回去,他的腿已经修复完毕,站稳后,才一马当先的走在前面,“我们可以在这里建造我们爱的巢穴,过去几十年后,人们才能发现这个小岛还有岛上赤身裸体的两个野人,说不定是现代版的《神秘岛》?哦我要找到星期五!”他手捧脸故作急切的道。

 

Peter被吵的脑仁生疼,但是多一个人的感觉让他硬生生增长了几个点的忍耐度,“我在这已经三天了,但是连……”他说着说着忽然恍然大悟,《神秘岛》!

 

Peter急切的从Deadpool身边跑走,临离开还使劲的擂了他一拳,“谢啦,Dude!”

 

Deadpool歪了歪头,疑惑的自言自语,“是我正常了还是Spidey不正常了?”

 

或者是荒岛让我们都显得不正常。

 

“没错,这才是真相!不过,如果Spidey要是不正常到认为我们是情侣,那就更好了。”

 

做梦比较快,或者你可以尝试一下《假如Spiderman是Deadpool的恋人》系列。

 

“Ewww,这比妄想靠撸来引起女神注意的傻屌有啥两样?”Deadpool被脑内恶心了一脸,瞬间清空了对话,啊,空气真是清新,不愧是荒岛。

 

Peter没有理会Deadpool的脱口秀,他突然想起很早以前看的凡儒纳的《神秘岛》一开始就有说——

 

“‘……中间部分加灌了一些水’!天哪我浪费了多少时间?”他手忙脚乱的把前几天收集起来的干草和干枯的细小树枝堆摞成圆锥形状,时间正好处于正午左右,手表还兢兢业业的报着时,Peter拿那个新出炉的放大镜对着那个草堆,不时调整一下角度,没多久,在一缕缕轻烟中,被直射的地方的草开始蜷曲焦黑,然后兹的一声,火苗出现了。

 

摇曳微弱的火苗让Peter瞬间激动,他屏着呼吸,强行压着Deadpool坐在风口,挡住了火苗,然后手脚麻利的往里面逐渐添加更多的草料,并且让Deadpool在火堆周围堆叠起鹅卵石——在海岸的另一边的礁石附近,浅浅的海岸线总是能打磨出光滑或粗糙的石块——以及一些粗壮的树干。

 

“Spidey,我们去捕捞鱼!我听到那些可耻的靠海生存的小寄生虫们的游泳声了!”Deadpool跃跃欲试的抽出一把刀——Peter眼角抽搐着腹诽Deadpool都死了一回了他的刀还依然顽强生存——然后,在俩人的注视下,那把刀露出了它惨淡的真面目:它从中间就开始断开来,余下的部分还塞在刀鞘里。

 

Deadpool瞬间萎靡起来,他捧着随身不离的双刀,眉眼皱成了一团,“我亲爱的深爱的相爱的Bea和Arthur*,你怎么能这么弃我而去!等等……”他对着地面呸了一口,“Ryan Reynolds滚出我的脑袋!”

 

Peter试图从Deadpool那里把双刀抽出来,在Deadpool依依不舍的眼神下,Peter抽出了另一把名为“Arthur”的刀,一阵沉默后,火光在欢呼声中抖动了许久,Deadpool啃了Peter满脸,没等Peter忍耐的擦干净脸上的唾液,Deadpool又抱起了Peter原地转圈,“Spidey真是幸运Ex!我的Arthur还活着!”

 

“即使你这么说,Arthur原本就是死的好吗?!”Peter本就饿的不行,加上刚才的转动,整个人都晕乎乎的,但这并不妨碍Peter给了Deadpool一个狠狠的头槌,俩人一同倒在火堆旁边。

 

“不是我吹嘘,我的捕鱼技术可是赞不绝口,某个我还杀过那只犯了狂犬病一样的白鲸!”

 

以把自己送进鲸口的方式?

 

Deadpool不理会脑内,热切的望向Peter,“你前几天吃的什么?块茎?恶,我是肉食动物,人类进化到食物链顶层可不是为了和老鼠争食。”

 

说着,他便拎着幸存的Arthur扑进海里,对着海浪滚滚的水使劲捅去,激起一次又一次的水花,然而除了被海水洗的干干净净的Arthur,还有被水淋得透湿的Deadpool。

 

“……你打算洗澡吗?”Peter看了看进展渺茫的Deadpool,毫不犹豫的往树林里走,熟门熟路的挖出来又一块同样的块茎。

 

“嗯嗯?!”刚刚从树林里钻出来的Peter听到Deadpool怪异的疑惑声,抬起头来,发现Deadpool不小心再次把自己捅伤了,浓浓的血腥味意外的引来一些大型鱼类,Deadpool就这么顶着一手臂的狰狞牙齿的鱼上了岸,见Peter不忍直视的表情,立刻喜笑颜开,“Spidey!我们可以有烤鱼吃啦!”

 

他艰难的扯下那几条依旧死死咬着不放的鱼,顺带扯下自己的一丝半点的肉,Deadpool毫不在意的继续拿Arthur比划着试图把那些吞下了自己肉的鱼们片成生鱼片。

 

Peter·Spiderman·你们友好的邻居·Parker,流落荒岛第四天,头一次强烈渴望自己一个人活在这个荒岛上,纯粹的,不参杂一点Deadpool的,活着。

 

他们往火堆里添了更粗的木条,并且在上方架起了烤着鱼的简陋架子,Deadpool出乎意料的很会烧烤,难得有耐心的蹲在旁边转动着木质钎子,火舌舔过鱼,新鲜的海鱼散发出焦香的味道,还有一点点腥味,虽然没有调味料,但是足够让吃了两三天的植物块茎的Peter馋的流口水了。

 

但是身为纽约人的Peter几乎很少看到过鱼头,而今看着Deadpool毫不在意的拿着鱼头朝向自己,那凸出来的眼球死不瞑目的瞪着Peter,他只感觉到一阵难受,鱼嘴似张非张,似乎能从里面看到一同被烤熟的Deadpool的肉。

 

Peter迅速扭过头,不再看那条已经快熟透了的烤鱼,他拿着块茎,用树叶蹭干净土,掰开就打算啃,没等Peter咬下一口,手里的块茎就被强行替换成了烤鱼,Peter呆了一秒,和鱼眼睛愣愣对视,浑身一个激灵。

 

“不要浪费,Spidey,这是营养,吃下去。”Deadpool难得拿出“我这是在教育你”的态度说话,他拿着块茎,三两口吃完,然后张开嘴嫌弃道,“这简直,淡到嘴里没力,就连手脚都会哆哆嗦嗦的像个阿尔茨海默病人吧!”

 

Peter气恼的狠狠咬下一口鱼肉,嚼了片刻才发觉自己吃了一口吃过Deadpool肉的鱼肉,但是香味一直萦绕不去,直冲鼻梁,Peter艰难的在Deadpool看好戏的眼神下吞下了第一口。有一就有二,没一会儿,整条鱼就只剩肚子的那一块和头部的那一块了。

 

Peter犹豫不决的看向Deadpool,对方早就吃完剩下的两条鱼悠闲的躺在一边拿鱼刺剔牙了,“不想吃就扔了吧,反正明天还有。”

 

Peter想了想,下定决心慢吞吞往嘴里送,毕竟是在荒岛上,除了这一片树林就没有什么更多的东西了,多吃一点是一点。

 

Deadpool看不过去了,在脑袋里嗤嗤的笑声里一把夺过鱼,一口吞下那些鱼肚子,然后夸张的惊喜的双手掩住脸道,“天了噜我的肉和鱼肉放在一起煮真是美味至极!”然后在Peter的作呕声中恢复了吊儿郎当,“不想吃搞什么勉强自己,连荒岛都不能自由,那人生还有什么活头。”

 

把所有骨头渣和树枝都往火堆里一塞,Deadpool擦了擦手就作罢,他盘着腿坐在火堆旁,百无聊赖的哼着歌,兴致来了不顾Peter的抗议,站起来高亢的【但是不着调的】唱了一段。

 

Peter翻个白眼,显然无力跟他争辩,“真是个把野兽引来的好办法。”

 

Deadpool满不在乎,“有我在只有我们吃野兽的份儿,难道你想饿肚子?”

 

Peter反驳,他显然被Deadpool半天的话量给烦到了,还说自己是最话唠的人呢,Peter暗想,跟Dead·嘴炮·pool相比,自己简直相形见绌,“但是我们吃饱了,所以现在,睡觉,养足精神,我们需要探索一下这个岛的后方。”

 

Deadpool撅起嘴,他试图让自己躺下,但是昏迷了这么久的后遗症就是他亢奋的不得了,一个小时之内Deadpool就把附近的小树林摸了个透,并且还在最大的树底下挖了一个坑,往里面铺了一层从飞机残骸中挖出来的小半截防水布,四端都压住,中间他把断了半截的Bea放了上去。

 

等到他从树林里蹿出来,迎接他的就是Peter抓狂的脸,“自从遇到你就一刻没停过!我们差不多该睡觉了吧!”他吼道,气急败坏的踏着大步坐回火堆。

 

Deadpool立刻凑近火堆,见Peter背靠着火堆蜷着躺在土地上,立刻轻手轻脚的面朝下扒在Peter旁边睡着了。

 

下午,太阳光显然不是很强烈了。

 

Peter首先醒了过来,他眨了眨眼睛,感觉这是这几天来睡得最好的一次,有火有食物,还有一个……呃,这个是好是坏暂且不提。

 

Peter试图爬起身,发现自己被箍的紧紧的,动弹不得,他艰难的拔出一只手,翻转角度往后砸去,“给我起来!Deadpool!”

 

Deadpool不知是真是假的发出一声梦呓,继而咂咂嘴,蹭了蹭Peter的背部,凑在Peter的脖颈上继续打着呼。

 

Peter忍了忍,直到背后那个佣兵试图往他脖子后流口水,这才使劲一个翻滚,把他往火堆里顶。

 

“Wow!Spidey——你怎么能这么狠心!”Deadpool灵活的跳了起来,他哀怨的抽搭了一下鼻子,看起来分外……欠扁,“好歹我们也是睡了一晚的人了……”

 

Peter牙疼的捂住了脸,不想再看到他一眼。

 

在一番打闹【……】中,他们终于往更深处探去。不得不说,这个小岛真是平坦的可怕,没有多少高低起伏,这种不自然的感觉让Peter毛骨悚然。

 

难道是人工岛?那么,为什么有人要建这么一个不能被测出方位的荒岛呢?

 

Deadpool倒是安静了许多,Peter偷觑了他一眼,心下也有些忐忑,该不会刚刚的态度太恶劣真让他生气了吧?

 

我说老兄,那只可爱的Spidey正在偷看你呢,该不会是……

 

啧,闭嘴旁白,这个我早发现了。

 

你才是旁白呢!白痴!

 

不管脑子里怎么斗嘴,Deadpool可是早就已经发现了这个问题,那又如何,哥不想说话的时候,Spidey也不能撬开我的嘴!就是这么任性!

 

Deadpool在脑内脑补着让旁白和配音都发出恶心声效的粉红泡泡小剧场,一边往前走着。

 

猝不及防,脚底下一空,只来得及说一声,“该死”就滚了下去,一会儿,他就发现眼前一亮,地底的黑暗对比着前方的明亮,他自己也开始加速,嘴里还嘟噜嘟噜的喊着“Deadpool选手开始加速了!瞧!漂亮的急转弯!——”

 

他撞上了一棵树,从头到胸到腹部到哔——,疼痛瞬间让他喊出一声“疼!”

 

你会自愈!你个娘娘腔!

 

Peter急忙追去,可是看到的这一幕不由有些幸灾乐祸,他清了清嗓子,“疼吗?”

 

Deadpool站直,没一会儿就活蹦乱跳了,“当然,哦不不不,当然不疼,我可是有自愈因子的!娘娘腔才叫疼!”

 

呵呵,娘娘腔。

 

闭嘴,第二次。

 

Deadpool围着Peter,使劲追问“是不是关心他”啦,“有没有一点心动”等等等等,没有一点营养,Peter在嘈杂的环境里看到了这个更加荒芜的情况,“告诉我,这里肯定是哪里不对劲!哪来的沼泽?”他掩着鼻子尽可能远离这个散发着恶臭的地界。

 

Deadpool搭着手远望了一下,吹了声口哨,“某个我的死人头死党貌似就是在这种环境下出现和离开的,不错的沼泽。”

 

看了看已经开始落山的夕阳,Peter扯着Deadpool离开了此处,“明天我们得绕过这里再去看看。”

 

Deadpool顺着他的力道,怪模怪样的敬个礼,“是的长官,遵命长官。”

 

Peter叹了口气,拉着他的腰带离开,他不想面对身后那个一路摘花逗鸟的混蛋,一点也不。

 

Peter·Spiderman·你们友好的邻居·Parker,流落荒岛第四天晚上,发现自己居然开始觉得Deadpool顺眼了,这是一出多么惨绝人寰的悲剧!

 

他们在岛上生存了若干个四天,Peter不得不承认如果没有Deadpool的出现,自己大概活不了多久,Deadpool虽然是个佣兵,但是是个野外生活经验还算丰富的佣兵,在几天后水瓶的水喝完之后,他居然通过收集晨露之类来获取水资源,更别提其他的猎取食物的能耐了。

 

鉴于Peter一向遵循的是不杀原则,所以每次捕捉到什么老鼠啦鱼啦鸟之类,统统都是Deadpool经手的,Peter羞愧的发现越到后来自己发挥的作用越小。

 

简直像是被包养一样,Peter自嘲。

 

但是Deadpool依旧是一贯的嬉笑怒骂的性格,开心了就会各种纠缠Peter,不高兴了能用Arthur跑去海里潜水捞出来一堆的贝壳类,他们美美享受了一顿海鲜大餐。

 

时间过得很漫长,但是对于Deadpool来说,奇异的感觉不到太多的无趣,要知道他可是在家待了超过几个星期就能对着下巴颏来一下的Deadpool!刺激是他的中间名,在这个荒凉的一天一夜能走完的小岛上,Deadpool却感受到了平静。

 

老兄,你收到太多Spidey的正能量了,正义必胜!

 

啧,闭嘴!

 

切。吊桥效应影响了你们所有人的脑子!所有人!

 

因而,等到Fury姗姗来迟的救援队伍时,Deadpool差点就耍赖拉着Spidey不肯放了。

 

但是Spidey不会呆在这儿,Deadpool清楚的明白,即使自己能够在荒岛上把Spidey和自己照顾的妥当,Spidey也是渴望着回家的。

 

所以,当快要登船完毕时,Deadpool干脆利落的亲了一口Peter,嘴对嘴,当然用上了舌头,“下一次我会去找你,Addio*。”

 

在Peter惊恐的眼神中,他干脆利落的翻下船,跳进了海里。

 

下一次见面,就不会这么容易放开你了,Peter,注意周围。

 

 

Peter脑子一片混沌,周围的惊呼和诧异的眼神都引不起他的注意,“Addio?”他咬牙切齿的念叨,“想摆脱我可没这么容易!”

 

所以,当Deadpool从窗口爬进来的时候,被蛛网捆个严实也是可以想见的。

 

“WTF?!”Deadpool惊讶的看着身上的捆绑物,抬头盯着Peter,“Miss me?”他笑的让Peter恨不得使劲把他的鼻梁砸扁。

 

“非常。”Peter没有用拳,取而代之的是使劲儿的给他一个恶狠狠的亲吻,把他的鼻梁压得扁扁的,两个人都是,“告诉我,你不想见我是什么情况?”

 

“咦?”Deadpool眨眨眼,他有点措手不及,“我没……”

 

Peter和他面面相觑,等了一会儿,他才一拍额头,“蠢货!当时你该说arrivederci*而不是Addio!”他气恼的咬上Deadpool的脖子,却被不知道什么时候挣脱的Deadpool反搂个正着。

 

“但是这句我不会弄错。”

 

他低低的笑了起来。

 

“Ti Amo。”

 

Fin

 

 

*Bea和Arthur:是RR为死侍的双刀取的名字,来源于死侍最爱的一个女明星。

*Addio:意大利语,告别时用。更有永别不再见的意思。

* arrivederci:意大利语,普通告别时用。


评论(14)
热度(77)

© qyx的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