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乱邪恶无节操党
目前专注all小蜘蛛cp无限中……
新开的ask↓
http://ask.fm/iamqyx
欢迎来玩~

qyx的窝

【生贺】两个世界的交往(正复联联合宇宙 Batman&Peter)

“抱歉,有事,先走一步……”

 

“留步,好的好的,我知道了。”

 

“没有,您的招待我很满意……”

 

Wayne家的Bruce少爷一左一右搂着两个高挑的维密模特,从这次的宴会中中途退出,他们好不容易从热情打招呼告别的人群中脱身而出,对着门口挤挤挨挨的几个记者点了点头,Bruce不经意的看了看那个穿了不合身的老土西装的高大记者一眼,随即低下头,进入了车中。

 

随着车窗滑上之际,Bruce和一个匆匆忙忙闪避开的人擦身而过。

 

 

“我迟到了!——”Peter气喘吁吁的赶到,Clark好心的帮他拍拍背顺顺气,然后指着那辆已经启动的车说道,“你的确迟了,Wayne刚刚才走。”

 

“什么?!”Peter不可置信,他苦恼的抓抓头,看了一眼Clark,“他居然早退了?”

 

Clark耸耸肩,做出一副无奈的样子,“谁知道Wayne少爷在想些什么。”

 

旁边一个记者打趣的凑近,“还说呢,这次Wayne少爷带了最顶尖的两个维密天使,里面的人说不定还没看过瘾呢,你看看。”他抬起下巴示意了一下那个还在门口愣神的某个新晋暴发户,有些戏谑的笑了起来。

 

Peter皱皱眉,转头对同样不怎么赞同的看向那个记者的Clark说,“那我抄小道试着追追看Wayne,说不准我能拍点什么。”

 

Clark犹豫了一下,想起这个后辈正是靠冒险抓拍Spiderman战斗场面出身的摄影师,这才放行,并且叮嘱他不要贪图速度,注意安全。

 

Peter报以十二万分的诚恳对Clark承诺,他相当崇拜这个文辞犀利,但是为人善良友好的Clark Kent,承诺完他就以之前的速度消失在了拐弯处。

 

Peter在小巷里换了Spiderman制服出来,顺溜了几下,立刻荡到了Wayne家的车顶上方。

 

他悄无声息的趴伏赶在另一个拐角的低处,架设好了相机,幸运的Peter发现Wayne的车窗开着里面的那个男人正是那个Bruce Wayne。

 

他咧嘴一笑,设定好焦距,只等一个最佳的角度。

 

他凑近了相机,注视着车缓缓的前行,就在那个瞬间!

 

Peter眼疾手快的按下快门。然后松了口气,他松开按着的手,点开回看,想知道自己拍的怎么样。

 

然而,当他回看的时候,却发现照片里的男人,正意义不明的盯着相机看,或者说,盯着Spiderman看。

 

Peter拍的角度正是最完美的角度,Bruce正搂着那两个传闻中最新的顶尖维密天使,那两个女孩也一左一右隔着Bruce交谈,而Bruce并不是懒在车座上,而是出乎意料的危襟正坐,他微微侧了头,目光直指Peter这个方向,那眼神意外的犀利,刺得Peter差点把相机丢了,幸好蛛网总是有一些生活妙用的,他托着这个开始像烫手山芋一样的相机,努力回想自己是否被Wayne看到了身形。

 

但是现在已经是入夜了,灯光虽然璀璨,但是他所处的是灯后的一个夹角,正好把自己塞在阴影里不会被任何人发现,而且他的相机没有开闪光灯,所以,Bruce Wayne这一瞥,大概是随意?Peter捂着开始乱扑腾的心,试图解释这一切。

 

但是,再详细的解释,也抵不过Peter看到照片一瞬间脑子里顿时嗡的一片,不知道是不是蜘蛛感应给自己的一个小小证明:没错,蜘蛛侠,你被那个花花公子、不学无术的富二代发现了藏身之处!

 

 

备受打击的Peter挂着相机并没有直接去报社,而是换了日常服,顺着路走,他觉得自己得好好想想是不是应该用这张照片。

 

 

且先不管Peter的纠结,晚上的夜巡就够他喝一壶的了。

 

Spiderman轻盈的落在某个大厦对面,他被强化的视力能够保证他不费多少力气就能看清落地窗前的人在做什么——有钱人总有这种习惯,他们认为落地窗能够彰显自己的身份,每当站在落地窗前面,他们总能涌起一股舍我其谁的豪气——狗屎,统统都是狗屎,Spiderman听到一声轻响,抱怨着落地窗不仅造成了光污染,鸟类和某些会飞的蜘蛛撞上去,还会造成更多的成功率更高的暗杀案件,一边滑翔在两幢楼之间。

 

他在空中炫技似的翻了个跟斗,赶在那个集物理学、化学、材料学、空气动力学以及工艺于一身的文明产物造成高空坠物和脑壳对穿的事故之前,用他的蛛网密密的箍住,然后就着力道往外一甩,那团白色固体落看了看在了附近楼顶,悄无声息。

 

Spiderman并没有立刻离开,他对着来时的方向望过去,没有透视镜的反射。

 

果真是机灵,Spiderman扯扯嘴角,倒挂在这个倒霉的有钱人屋顶上,看了看似乎一点感觉都没有的那个人,这才往那个方向赶去。

 

没一会儿,他就到达那个楼顶,哪里已经有一个黑色的披风怪等着自己了。

 

Spiderman并没有被吓到,而是自来熟的挥手打了一个招呼,“见到你我也很高兴,想我没?Bat?”

 

那个漆黑的黑夜骑士背对着他,低头观察那枚任务失败了的子弹壳,Batman用一贯低沉喑哑的嗓音回复了他一连串的问题,“没有,我来的时候他已经逃离了。”

 

Spiderman从电箱顶上跳下来,不满的撇撇嘴,“你还真是严重缺乏俏皮话的天赋啊,Batman。”

 

Batman望向楼底,似乎想要发现人群中哪个比较像那个狙击手,“我们的工作一点也不有趣。”他反驳了一句,然后再也不开口了。

 

Spiderman在面罩之下大翻白眼,“这话来自于一个打扮的像个蝙蝠的人,而我则像个蜘蛛,你难道一点也没发觉其中的笑点?”

 

Batman收回视线,他注视了片刻Spiderman,摇摇头,“我看不出其中有什么笑点,这是一次有预谋的狙击,一次不成,还有下一次。”他迅速的转换了话题。

 

Spiderman啧了一声,“当然,Os Crop的头儿怎么都是狙击手的最爱,更何况他最近出的风头差点没压过Wayne少爷的各种八卦,更别提他那头浓密的头发,远胜过Luther的风采。”

 

Batman对于Spiderman的搀科打诨早已熟悉,他转过身,对Spiderman警告,“这一次由我来处理。”

 

又来,这种认为Spiderman是个添乱的小鬼新手的态度,Spiderman早在几百年前就把那群看低蜘蛛的特工们连教训带捉弄的整治了一回了,这一次,Spiderman也同样不会忍。

 

他提高了声音,怪模怪样的叫道,“哦,一点也不好。”他双手搭住Batman的肩膀,以绝对会让Robin惊恐的瞪大眼的语气抱怨,“前几次见面也是这样,‘硬汉Batman嫌弃小不点Spiderman碍手碍脚于是把他踢回家乖乖围着火炉取暖。’你以为我会听——”他的爪子被Batman钳制住了,硬邦邦的手指好像没有多少肉一样,箍的他一阵阵发疼。

 

他哀叫一声,“Ouch!疼疼疼!——”原本只是想发表一下内心感言的他气的一个转身过肩摔把Batman摔在地上,“让我们看看除了猫和蜘蛛是不是还有别的能双脚落地。”

 

Batman就地一滚,立刻站起身,他注视着Spiderman,一直没有动,即使隔着白色的护目镜,Spiderman也能感觉到刺在身上那道视线,他不自在的动了动脚,感觉到异样的熟悉,但是没等他想清楚,他就开了口,“要知道,我们可以在楼顶上这么跳一整晚的华尔兹——”

 

Spiderman感觉到那个眼神变得有些诡异,但是一旦开口他就止不住的说完,“要么我们直接跳过那些争论直接进入主题。”

 

看着一步步向自己走来的Batman,他咽了咽口水,努力挺直了背,不在气势上输人输阵,“那么,你怎么想?是接着从上次结束的地方继续开始?”

 

他试探性的伸出了手掌,侧对着向上摊开,几秒的等待时间非常漫长,他觉得自己简直傻透了,知道那双比他大一圈的套着黑色护甲的手掌握上自己的手,他才悄悄松了口气,一瞬间,他想起学校附近那些猫,警惕而吓人,只有你释出善意,耐心等待,它才会或多或少的给予一点点回应。

 

就像面前这个Batman一样,他不厚道的在面罩底下咧开嘴,无声的笑了笑。

 

握手的时间很短暂,几乎是一触即离,他错觉的感受到来自对方冰凉护甲底下的温热体温。然而他很快回过神,和Batman交流起有关的信息。

 

 

 

他们成功循着某个线人的话找到了那个狙击手的某个安全屋。

 

Spiderman捂着鼻子闷声闷气的嘟囔着有关毒气攻击与狙击手的不良卫生习惯的话,Batman早他一步滑入房子的阴影里,Spiderman早就习惯Batman先行一步的行为,只是默默的跟在他身后钻了进去。

 

狙击手不在,他们在房间里搜了一阵,那个狙击手生活混乱,一切证据早就不知消失在那个垃圾桶里了,因而他们不得不等到深夜,但是那个狙击手显然没打算在打草惊蛇惊动了两个超级英雄的情况下在同一天犯两次案,没等Spiderman无聊到打算拿Batman和他的知更鸟们打趣,那个狙击手就骂骂咧咧的扭开门锁进来了。

 

那人并没有开灯,摸索着先到老旧的冰箱前,打开,抽出一个易拉罐,扯开喝着回过头。

 

正对着厨房的客厅窗口,暗淡的路灯照射进来,时不时的汽车经过,远视灯打着一节一节映射出一个一大半还藏在阴影里的Batman,那人恐慌的张了张嘴,“B…Batman?”

 

他一把抓住身侧的水果刀,抖抖索索的横在胸前,警告对方,“这里是纽约!不是他妈的哥谭!滚开!”他鼓足勇气向Batman捅去,下一秒他连与那把水果刀就此分手,一根蛛丝粘在刀柄上,陷入了客厅的墙壁上,“嗯哼?不行哦,纽约人要学会好客,懂吗!”

 

话音刚落,一枚蝙蝠镖率先射出,钉住了那人的肩膀,蛛网落后一步,紧紧的捆住了那个惊恐的狙击手。

 

Batman终于出声了,“是谁雇佣你的?”

 

那人咬着牙,“不。”

 

Batman皱紧了眉,一把抓住那个茧,伸出客厅窗外,他看着惊惧的两腿乱蹬的狙击手,缓缓松了松力道,他低吼道,“说!”

 

Spiderman盯着他们看,以防万一情况失控,那个狙击手很快就溃散了所谓的“职业道德”,一五一十的说了个底朝天。

 

他们赶往某个中型黑帮的老巢。

 

“说起来,你脸型的线条好眼熟。”Spiderman显而易见的没话找话说。

 

“你的身形也很眼熟。”Batman头也没回,堵了回去。

 

但是,真的,他的脸型太眼熟了,有棱有角的下巴,坚毅的唇角线条,以及Spiderman所感受过的那种令蜘蛛炸毛的,冷冰冰的,意义不明的视线,那种刚一见到就会不自觉浑身一个激灵的——

 

Spiderman皱着眉,他觉得自己实在异想天开,但是他怎么都逃不开Bruce Wayne留给自己的那一瞥和Batman的那一对视的重合。

 

身为摄影师的Peter对于线条和细节的捕捉还是很专业的,他瞪着前方那个吊着绳索一荡一荡的身影,终于按捺不住内心的好奇,“虽然我觉得这个有点离谱我个人也认为很荒谬,但是你是Bruce Wayne吗?”

 

那个背影似乎一点反应都没有,Spiderman说出口就开始后悔了,自己身为Spiderman向来也不想任何人知道自己的两重身份,而现在……

 

他急忙说,“等等,你不用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隐私是吧——”他试图解释,舌头却不像以往这么灵活,他想不出用什么俏皮话来遮掩之前的无理,只是干巴巴的说着,没一会儿,Batman就拦住了他的话头,“我们到了。”

 

Spiderman乖乖停下,眼睛眨巴眨巴的看着Batman。

 

Batman暗地嘘了一口气,觉得这个时刻的Spiderman格外顺眼,看来之前的不动声色还是有效果的。

 

Spiderman听从了Batman的指挥,两人顺着蛛丝和绳索往下滑,静悄悄的到达地面。

 

看起来黑帮正在开会。

 

Spiderman和Batman联手打击黑帮势力这个新闻足够报社偷笑了,Spiderman一边胡思乱想,一边和Batman背对背与一群小喽啰对峙。

 

“你看这帮人,我感觉就像‘乌托邦之路’里的霍普和考斯比一样。”Spiderman满意的看着面前咽了咽口水的小喽啰之一。

 

“事实上——”Batman迅速出拳,一击即中,“应该是‘摩洛哥之路’。”

 

Spiderman对准两个小喽啰射出一个蛛网弹,瞬间把他们缠得紧紧的,动弹不得,他抓住空闲转头,“啊—哈!我就知道除了爱穿紧身衣之外我们还有共同的爱好,”他发现Batman身侧盲区的攻击,顺手击晕,“你也喜欢看老电影,对不?”

 

Batman一个肘击,狠狠把对方击倒在地,嘴角不自觉扬起弧度,“曾经喜欢——在我小的时候。”他收回了转瞬即逝的笑意,咬着牙给另一个犹犹豫豫出拳的小喽啰毫不留情的一踢。

 

“小的时候?我可还真想不出你曾经小过。”他一个下勾拳,看着某颗牙齿就此断裂,跳了出来,“你那是肯定相当可爱,裹着尿布蹒跚学步——”裹着尿布?光是尿布和蝙蝠侠放在同一个句子上就足够所有人感觉违和满满了,“在操场上追着小丑满街跑。”

 

一个Q版的蝙蝠侠,一拐一拐的追着一个笑得颠颠的小丑的Q版,然后小丑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盒子,往后一甩,连自己都被甩在地上了,俩人同时滚作一团被第一代笑气裹住,都笑得嘎嘎响。

 

多么——恐怖的画面!Spiderman甩甩头,对着已经挥出一刀的喽啰对准眼睛射了满脸蛛丝,试图让自己专注在战斗上,而不是想想一些把自己吓坏的脑内剧场。

 

Batman似乎同样被自己的想象吓到了,他用更加低哑几乎能瞬间吓尿一个学龄儿童的口气恶狠狠的说,“我从来就没‘可爱’过!”他转头,看了看一地的喽啰,对着门口那个想趁乱偷溜的某个高级干部一个蝙蝠绳索,绳索绕了对方双腿数圈,缠的严严实实,对方瞬间倒地。

 

“我们该走了。”拎起那个死命求饶加威胁的蠢货,Batman对着天空射出一个信号弹,示意警方这里有问题,然后打晕了这个还在蠕动着挣扎的蠢货,把他从某个空中走道上吊下在空中。

 

Batman对着对面顶上射出一个抓钩,回头看了看Spiderman,然后率先走在了前面。

 

“你该走了。”Batman示意这个还跟在他身后的超级英雄。

 

“你不打算回收那些蝙蝠镖和蝙蝠绳索吗?”Spiderman好奇的问。

 

Batman回复,“不。”

 

“你腰带里到底有多少武器设备啊!”Spiderman从空中回头看了看地面数量众多的装备,更加好奇了。

 

“足够多。”Batman换了只手,在不属于自己的城市里,他连蝙蝠飞机和蝙蝠车都不能用,只能靠这种方式回去。

 

“那么——”Spiderman刚刚开了个头,就被Batman粗暴的打断了,“你没有自己的生活了吗?论文、报社的截稿?Peter Parker?”

 

Spiderman倒吸一口气,他也不笨,立刻想到了,“果然是你,Bruce Wayne!”

 

Batman似乎想要反驳,但是他也同样深吸一口气,“我们扯平了。”

 

Peter瞪大眼,“怎么能这样?”他们早就到了BruceWayne下榻的酒店顶部,他气鼓鼓的说,“你知道了我全部的信息,不是吗?”他叫道,“这不公平,而我甚至连近距离的采访都没有一个!”

 

Batman扬扬眉,虽然Spiderman没看到,但他敢肯定Batman露出了一个戏谑的表情,整个夜晚第一次,这么生动,“近距离采访?”他玩味的说,嗓音恢复了Brucie宝贝的轻佻,“所有内容你就只想到这个吗?”

 

Spiderman挠挠头,“那还有什么?”

 

Batman摇摇头,“那还真是——容易满足。”他评价着Peter,“可以,明天来这里,你知道我房间的,我的窗整夜为你打开。”他满意的看着肢体语言明显尴尬和羞涩的Spiderman,还真是,和资料上一样的纯情。

 

Spiderman招架不住来自Brucie宝贝的调情一般的语言,慌乱的点点头,差一点没射准对面的楼顶,他匆匆的逃开了。

 

Batman眺望着那个身影,身后传来不满意的声音,“你不该这么戏弄他,B。”

 

Batman头也不回,“我的事,不需要你管,Superman,大都会的猫们都安稳了?”

 

Superman没有被带走话题,“Peter是一个好孩子,你别——”

 

“我会对他做什么?”Batman反问,“而且,他已经是成年人了,老爹,你不需要拘着他的晚归时间。”

 

Superman尴尬的轻咳一声,“我没——”

 

“我们合作了有几次了,Clark,”Batman脱下那身凯夫拉盔甲,“我正在了解他,不要把我和‘Brucie宝贝’弄混了。”

 

Superman同样落在酒店的地毯上,他点点头,“我了解过一点。”他们沉默了一会儿,Superman从窗口飘了出去,“有一场火灾,”他低头看了看Bruce,突然说,“照顾好他。”

 

Bruce诧异的盯着他,“我会的,还有,你果然把自己当成Parker老爹了。”

 

Superman离开了。

 

 

Bruce坐在床上,盯着自己的盔甲。

 

他也很疑惑,为什么他会爱上一个曾经的少年,如今的青年。

 

他们一同作战过,也一同被困在一座雪山中,在某个山洞里,他听到了来自少年最深刻的恐惧,那是对于死去的亲人的愧疚,以及对身边人安全的担忧。

 

也许是共鸣,让他开始对Spiderman这个超级英雄本身开始产生好奇。

 

虽然多费了一些周折,他还是搞清楚了这个少年的身份,Peter Parker,父母双亡,叔叔在他眼前被枪杀。

 

午夜梦回,Bruce总是能被那个黑洞洞冒着硝烟的枪口和满地的珍珠与血液魇住,他在尖叫声中醒来,满头冷汗,气喘吁吁,梦里的自己,依旧是弱小只会被僵住的双脚所陷,只会颤抖着扑在父母的尸体旁哭叫,感受着渐渐冰冷的温度。

 

那Peter呢?梦里会有那相似的枪口吗?他会尖叫着求那个劫匪别杀他叔叔吗?他会悔恨着自己没有进行反抗,总是晚了一步吗?

 

而他又是凭着怎样的毅力,在得到力量之后,没有立刻杀了那个劫匪?

 

他想着,然后雪山里Peter昏迷中的反应证实了那一切猜想。

 

他开始视那位少年,为年轻的自己,一样的挣扎在痛苦的梦魇中无法自拔,一样巡逻在夜色中阻止着法律所不能防备的犯罪进行时。

 

然而,是什么让Bruce摆脱了那样的即视感,开始正视这个少年的?

 

虽然同样痛苦,但是少年总是能拿出最乐观开朗的一面面对亲人,作为超级英雄Spiderman,他却用俏皮的话语掩饰着内心的恐惧,他做的太成功,以至于没有人发现这一点,他同样坚持着不杀原则,内心的底线被他牢牢固守。

 

他们同样被警察所警惕,被罪犯所痛恨,然而幸运如自己,还有着Alfred和Gordon作为自己的同盟。

 

而这个少年,却只换来一声声“祸害”,以及民众的不理解。

 

他曾想着,从拂晓到黄昏——作为Bruce Wayne的虚影,他从没有真心的笑过;从黄昏到拂晓——作为Batman的他,什么都改变不了。

 

他注视着自己,和那位少年,同样伤痕累累,Peter却总还能笑出来。

 

早在童年之际,他就放弃了对于天使和奇迹的信仰祈祷,但是,有时候,他总也能看到奇迹的发生。

 

天使就在他们周围,只要他们睁开双眼。

 

抬头仰望。


Fin


评论(26)
热度(147)

© qyx的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