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乱邪恶无节操党
目前专注all小蜘蛛cp无限中……
新开的ask↓
http://ask.fm/iamqyx
欢迎来玩~

qyx的窝

【神秘礼物季】神啊,我有罪(DDS 蜘蛛侠616宇宙 虐 慎!)

标题:神啊,我有罪(猎奇死亡向 慎入!)
等级:R级

附言:这是一个忙昏了头导致的报社向,希望许愿人能满意。改了616内战的一些细节,就算某个616宇宙的平行世界观吧。


“我向全能的天主和各位教友
承认我在思、言、行为上的过失
我罪。我罪。我的重罪
为此,恳请终身童贞圣母玛利亚、天使、圣人、和你们各位教友
为我祈求上主
我们的天主。“

一个男人在临近黄昏时刻,敲响了教堂的大门。

神父引着他来到了大堂,神父早就习惯在不是祷告时间和周日的各个时刻来的不速之客,男女老少,高矮胖瘦各不同,唯一相同的,是目光中的绝望和死寂,他们来此地并非为了解脱,而是为了诉说,为了忏悔。

神父点燃了坛前的蜡烛,昏黄的烛光打在那个男人的脸上,半明半暗,神父打量着他,满目风尘的憔悴感,即使在烛光黯淡的削弱下,也清晰可见,而他的眼里,神父已经看不到一丝明亮,有的只是如霜寒一般的寂冷。

神父叹了口气,又是一个可怜的羔羊,当他们失去往日的踌躇满志、褪去了青春的光辉甚至痛失了所爱所亲之人,种种磨难所磨砺出来的,却只能是一个迷途的旅人。

那个男人低垂着头,嘴里喃喃自语着,神父退到一旁,静待他诵念完毕。

太阳已经完全落山了,本就高耸的教堂顶挡住了几乎所有的余晖,只留下圣母像和背后彩色玻璃上折射的光芒,柔和,却让男人被刺痛了眼一样,低不可闻的呜咽了一声。

神父装作没有听到,这个时候,这个男人不需要一个什么都不知晓的人来安慰。

他把男人带入忏悔亭中,自己进了另一边,等待他审察结束。

片刻,神父开始诵念,“万福玛利亚,你充满圣宠,主与你同在,你在妇女中受赞颂。你的圣子耶稣,同受赞颂。天主圣母玛利亚,求你现在和我们临终时,为我们罪人,祈求天主。阿门。”

然而,神父又足足等了数分钟,却没有听到来自男人哪怕一个词的告解。

男人的剪影印在窗上,神父看着跪在软垫上沉默不语的男人,只能柔和的劝导,“孩子,说出你的罪,让主来判断一切吧。”

神父终于看到男人跪得笔直的身体开始晃动,在黑暗中缓慢的发出喑哑的声音,“神,我有罪。”

神父摇摇头,不按照流程来的人并不少,他也早就习惯了这样突兀的开场白,“说吧,我亲爱的孩子。”

“我……”男人哽了一下,“我有一个恋人,亻……她是一个很好的人,我们一起为一项事业而奋斗,期间,我们一同合作过数次……”

神父点头。

“……后来,我们就在一起了……他……她比我小七八岁,虽然父母早亡,但是叔叔婶婶把他培养成一个很乐观的青年……”男人似乎是陷入了回忆之中,连声音都提高了一点。

神父叹息,他早就感觉出这个男人有隐瞒着什么了,心神大乱之下,这个男人终于露出破绽来,这个男人,爱上了一个小了他七八岁的青年。

“……他曾经认为,我不该拒绝队长的邀请,我只觉得这种生活对我来说是一种折磨,所以再次拒绝了,我们为此还吵了一架。‘Matt!你这个固执的石头!’他总这样骂我……”男人,不,Matt低哑的笑了一声,“我就是这样的人,固执,却总是容易被身边的人伤害,‘敏感多疑又固执’他说的一点没错,我就是这么一个矛盾体。”

神父默默听着,Matt显然对他的恋人很在乎,几乎没有一句话不带上他的。

“然而……我却来不及救他……为什么……我怎么能感觉不到他的痛苦?我太混乱了……什么都是错的,敌基督……Foggy又卷进谋杀案里了……”Matt混乱的诉说着,再次喃喃着重复了敌基督这个词。

神父皱眉,敌基督不是一个好词,罕见,也为所有教徒所排斥,Matt为什么要说这个词?

“‘因为世上有许多迷惑人的出来,他们不认耶稣基督是成了肉身来的;这就是那迷惑人、敌基督的。’(〈约贰7〉)”Matt低声复述,“Macabes说这孩子是敌基督,但是我怎么能就这样把他放弃?Peter把他留下了,Karen告诉我她患了艾滋……怎么会这样?Peter说这完全不是敌基督的问题,但是万一呢?”

“后来……”Matt颓然的抵在墙壁上,几乎支撑不住自己,“Karen死了……我怎么会意识不到?一切都是假的,什么敌基督,什么谋杀案……”他费力的吐出最后几个词,“都是……假的。”

“我离开了。”Matt停顿了好久。

神父努力的理清一切,这个男人的生活太混乱了,他曾经拥有一个养子,一个同性恋人,一个前女友,还有一个好朋友,然而他却以为养子是敌基督,挣扎着要抛弃孩子,为此和恋人争吵不休,前女友患了艾滋,去世了,好朋友涉入谋杀案中,把他的生活搅成了一堆烂泥。

“所以……你认为你的罪就是误认敌基督吗?”神父平和的问道,他很宽容的把同性相爱这个问题忽略了过去,毕竟,彩色旗早已飘扬在美利坚的各个地方,神父也是一个看得多了的老人了,而且,折磨着Matt的问题,另有其他。

Matt显然被惊了一下,浑身一个战栗,随即立刻平静了下来,“不,不止这个。”

他似乎想继续,但是却又停了下来,侧了侧身体,“下雨了。”

神父惊讶的透过门缝观望顶上的窗,果然,雨击打在窗户上,发出轻微的噼啪声,树影在风雨之中摇曳着印在窗户上。

神父收回眼神,再一次把注意力放在这个男人身上。

Matt似乎听得入了迷,仍然没有开口。

“终于下雨了,”神父尝试打开话题,“今年已经有两个月没有下过一滴雨。”

“……是啊,那天也下着雨。”Matt说。

“什么?”神父不知道他的话题跳到哪里去了,只得追问。

“雨下的很大,据说难得一见的暴雨,下的几乎不能看清楚天,都是乌云和闪电。”Matt没听到似的继续说。

神父放弃询问,继续侧耳听,Matt的声音不是很响亮,但在雨声下却并没有被盖住,一词一句都缓慢的传入他耳中,“我那时被俘了,什么都不知道。”

他奇异的声线不像之前那样平稳,让人心惊胆战。

“他们说P……他和两个人对战,我一个前同事说就差一步,他就死的透透了。”Matt满含庆幸的语气让神父也为之松了口气,但是……被俘?对战?主啊,难道这都是一群雇佣兵?

“他们加入了另一方,”Matt陈述,“战斗很艰难,然而我们还是输了。”

神父叹息,为那些不知名的战死者划十字。

“其中一方一个一直和我们俩为敌的人雇佣了杀手想杀他唯一的亲人,他就这么去救了……”Matt的语气开始显露出一点淡漠,几乎像是冰冻一般,不掺杂一点情感。

“他婶婶还是死了。”Matt说。

雨下的更加大了。

拐角处的光亮突地熄灭,让两人同时一惊。

神父突然想起来走廊的窗忘记关了,那排蜡烛肯定已经被风吹熄,他站起身,走过去关上了窗户,同时点燃了那根被吹熄的蜡烛。

Matt似乎望着蜡烛重新点燃的烛火发愣,摇晃的微弱光亮显得室内更加阴暗,窗外划过一道闪亮的光线,雷声后知后觉的跟上,却不像夏日的时候那般震耳欲聋。

“他执着的要去挖那个雇佣者的罪证,和其他人告别,一个人销声匿迹了。”Matt说。

“失踪了吗?”神父问,他似乎已然忘记告解的事情了,一心一意沉浸在这个干巴巴的流水账里。

“没有。”Matt难得回答了神父的问题,他似乎苦笑了一声,声音低鸣的像某种鸮鸟,“我以为他失踪了,直到一切尘埃落定,我才被放出来,我甚至连家都没回,把他能去的所有地方都找了一遍,就连之前反目成仇的他的老板我都找出来问过了。”

神父又听到了一声痛到极致的低嚎。

“我浪费了三天,忽略了所有打过来问东问西的电话,去问遍了两遍所有的人,我连……某个教授都问过了,他说已经听不到P……Peter的脑电波……”Matt的脸掩在阴影里,神父完全看不到他的表情,“在我之前,他们仍然在争执一些狗屁权利与法案,没有一个人想起他,没有一个人!”

“我回到我的家,才发现邻居来投诉我关于垃圾不清理的狗屎事情,门口贴了张环保法令,我想都没想就揉皱丢在门口了,我甚至还踢了一脚。”Matt已经完全不在乎神父了,他的声音越来越低,就好像一个人对自己讲一个鬼故事,怕把自己吓到一样,低不可闻,神父费力的捕捉着每一个词汇。

“我推开门,的的确确闻到了一种肉类腐败的臭气,混杂着酒精洒落一地没有挥发干净的刺鼻味道,灯没开,但是我能感觉到一点问题,这味道不是从厨房传来的。”

Matt哑声笑了起来,“我就这么一步一步的走过去,推开了虚掩的门,卧室里头的窗还开着,雨就这么洒进窗里,落在地板上,一个人好像就卧在地上,一动不动,我想啊,那绝对就是我的男朋友了,不过,他在我不在的时候,似乎吃的蛮不错嘛,你看,他不是胖了一大圈么。”

“我走过去,就想把他拉起来,”Matt没理会神父已经越来越惊骇的神态,自顾自絮絮叨叨地说着,“我越靠近,他的味道就越浓——我能在任何地方闻出他的位置:他的皮肤很温暖,几乎是炽热的……我能闻到他的汗液,混杂着一种微弱的化学的气味,这个味道我能在任何地方辨识出来。①”

“但是,那化学味道已经弱不可闻了,被掩盖在强烈的……尸臭味里,他的皮肤已经膨胀起来了——对,巨人观,我都快忘了这个词了。”Matt恍惚着,“Peter脸朝下,趴在地上,就这么安安静静的呆着,我都快忘了他能这么安静的呆着不说一句话是什么时候了,大概是某次严重感冒导致失声的一个星期?我一直怀念那一整周的宁静,”Matt再一次停了下来,雨势似乎越加大了。

“我后悔了,这么安静的样子完全不像他,这样的死法也完全不像他,他应该是平平安安的老去,然后在年轻人把蜘蛛侠的故事当做一个传说的时代中笑着去世,甚至可以是轰轰烈烈和敌人战斗中死亡的,这才符合他的性格啊!”Matt抬起了头,他的墨镜早在大堂中就摘掉了,两只灰翳的眼珠茫然的看向神父,奇异的凸出让神父讶然——交谈了这么久,才发现他竟是一个盲人!

Matt恍若不知,“他就这样死在了追凶的路上,他甚至都没能收集齐所有的罪证——更讽刺的是,即使罪证铁证如山,那个人也不会被逮捕,多好笑,他为了一个无用功,付出了他的所有,而他愚蠢的男朋友,在他死前都还在监狱里茫然的数日子呢!”

“我意识到一切后,没有再动手了,但是他也被我拉起上半身——他还穿着那个滑稽的紧身衣,尸体膨胀的连紧身衣都箍不住,腹部完全被捅穿……”

Matt往虚空伸出了一只手,眷恋的摸着,似乎还在怀念他惨死恋人的脸,“他跌进房间,爬到床头柜去拿止血的东西——做了这么久的蜘蛛侠,到头来他人人喊打不说,连被急救的资格说不定都没有呢——他肯定是毛手毛脚的打翻了所有的瓶瓶罐罐,然后把东西胡乱堵在腹部,可是后面还有一个洞、内脏也被戳穿了啊,亏得他高中的时候生物还是年级第一,这么的情况,堵住有什么用?”

神父早已忍不住冲了出去,Matt兀自温柔的讲着,似乎像是在对Peter亲热的埋怨着,“你看,学以致用你都忘了,你还记得什么呢?”

“你的脸我不是故意的,谁让它贴的这么牢,一扯起来就撕开了呢?别担心,我雇了一个优秀的收敛师,她几乎完整的还原了你的脸,不过你胖的太厉害了,脸皮差点都遮不住。”

“那个法令是五天前的,看样子你在家里等了我有一个星期了吧?抱歉,我来的太迟了。”

“他们都来了,所有人都来了,你之前还在咒骂这场战斗,你看,他们一个都不剩的全到齐了。”

“Kingpin再也不会来打扰你和你婶婶,他现在应该已经得到该得的教训了。”Matt支起身体,结束了这场漫长的告解,“谢谢听我的告解,请不要赦免我的罪。我重罪人,在上帝面前承认我所有的罪过。我把自己看得比神还重。我没有荣耀神的名,我没有对神的崇拜和祷告。我丧失了神的爱,我也同样丧失了我对世人的爱。我再没有了我爱的人。我的心将永被罪所扰。②阿门。” 

神父再次回来之时,告解亭已经人去楼空。

教堂的大门发出沉闷的声响,继而重重的关了上去,一切复又沉寂在不止歇的雨声中。

Fin

①出自《Marvel Knights》Daredevil_Spider-Man #01
②改编自美国路德教告解之初的话,我把它放到最后了。 

评论(18)
热度(34)

© qyx的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