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乱邪恶无节操党
目前专注all小蜘蛛cp无限中……
新开的ask↓
http://ask.fm/iamqyx
欢迎来玩~

qyx的窝

【神秘礼物季】欢迎归来(Spideytorch)

标题:欢迎归来
等级:PG-13
附言:其实我写的已经偏离要求了,采用的大多数都是漫画的梗,不过人设还是托比蜘蛛和CE版小火,希望能见谅_(:зゝ∠)_因为说起他们的交集什么的,还是漫画更多……
他们在漫画里曾经互相为对方的迷弟,被对方所鼓舞,也互相恶作剧过,在霹雳火死亡之后,蜘蛛侠又是第一个迎接Johnny的英雄,他们有着不可分割的羁绊,这是属于他们的回忆和未来。




Johnny Storm战死。

Peter几乎第一时间就接到了消息,托超级发达的口口相传和无孔不入的媒体所赐。

天上也已经不再有往常那样时不时铺天盖地的“老地方见”之类的讯息。

这是真的?

Day 1

Peter在自由女神像顶端呆了一整天。

他蹲踞在以往的位置上,侧头盯着Johnny原先应该在的地方,想着他也许会装模作样的跳出来,继而嘲笑自己“你这是什么表情啊!”

Peter带了他们都喜欢的玉米饼,他盯着突然清爽很多的天空,云孤独的飘荡着,没有了热闹的几乎像是超级英雄飞行专线的飞行者们,只有偶尔冒出来的划破苍穹的飞机在空中涂出一道白线。

咬了一口已经凉透的玉米饼。

好苦。

Day 2

一晚上都没有睡,几乎花了半个晚上在外头无意识的游荡,Peter遇到了几个街头英雄,沉默的蜘蛛侠意外的收到了他们一致的拍肩和无声的安慰。

这算什么,Peter想,他们应该去巴克斯特大厦展现他们的遗憾。

然而他张不开嘴。

蜘蛛侠不想说话。

半夜回到家,瞪着天花板直到天泛白,太阳尽职尽责的冒出了头。

Peter茫然的想着该做什么。

也许……去巴克斯特大厦看看?

他心不在焉的把自己打理好,快到巴克斯特大厦时,突然顿住了脚步,不知道为什么,他有点害怕见到悲痛的Sue和其他人。

其他人第一天就赶过去了,你也应该去,Peter对自己说。

脚迈不开,看到那栋大厦,即使是看到外墙,也让他迟疑的站了半天,直到走在后头的人从他旁边挤了过去,然后诧异的回头打量了一下Peter。

蜘蛛侠在巴克斯特大厦对面的天台上晒了一上午太阳,然后抢劫的动静把他带走了。

今天的太阳光有点冷。

Day 3

蜘蛛侠鬼使神差的荡到巴克斯特大厦附近,他记得之前他和Johnny有个约会,每周三的保龄球之夜,现在却只有他一个在等着永远不能实现的约定了。

他磨磨蹭蹭的赶走了一个醉汉,然后在治安良好的神奇四侠管辖区内逗留了一会儿。

Peter看到了Sue把自己封闭在自己的世界里,字面意义上的,拒绝了任何人的靠近。

这有点猥琐,Peter评价自己,就好像一个斯托卡在偷窥他永远不敢接近的那家人的生活。

Day 4

毫无头绪的过了三天,Peter终于在梅婶担忧的眼神下强迫自己规律作息,他对梅婶扯出一个笑来,称赞梅婶煎蛋的好手艺,然后把牛奶一饮而尽。

不知道为什么,梅婶似乎更加担忧了。

Peter想让自己忙碌起来,才不至于一直像刚从宇宙回来的宇航员一样的浑身轻飘飘,毫无着力点。

他打扫了自己的房间。

除了大量的待收拾的脏衣服,他还从桌子的抽屉里找到了他和Storm一家完美的圣诞节照片,他和Johnny互相送了对方灭火器和除虫剂,在照片里两个人都捧着礼物大笑着,身后的圣诞树装饰童趣又漂亮。

除此之外,他还找到了JJJ拒收的一叠照片,那是自己和神秘客战斗的场面,但是JJJ却只想要看能误导民众的蜘蛛侠是敌非友的证明,自然,自己生气的离开了。

也就在那天,他打开家门,迎接自己的除了梅婶,还有Johnny,谁能想到他来是为了雇用自己摆拍关于Johnny Storm的照片,真是爱炫至极,Peter找到他还没投的剩余几张霹雳火战斗中的帅气照片——其中还有一两张模糊的——不由笑了起来。

照片上莫名多了一点水。

Peter眨眨眼,照片上的水更多了。

他抬头看天花板,啧,似乎又漏了。

Peter把垃圾清理干净,最后把找到的所有关于Johnny这个人的存在的证明,关于两个人的回忆,都珍藏进床底的回忆盒子里。

Day 5

他攥着一朵玫瑰,明明刚买来是鲜艳无比的亮色,在放上桌子后,却突然模糊的像已经蔫了一样。

大概是烛光的缘故吧?

Peter猜测,他放上花,没敢看桌子上被Sue遮了半边的照片,似乎瞄到一眼,就能被Johnny灿烂的笑容刺痛了眼睛,他也没看别人,只一味走着自己的路,从挤挤挨挨的人群中钻了出去。

身边的超级英雄们互相低声安慰着,回忆着Jonathan Lowell Spencer Storm是一个如何英勇无畏的英雄,之前被诟病的花花公子作风和爱炫耀的自大个性在他们口中杳无踪迹,Johnny是一个多么完美的英雄,Peter听着,就好像听着关于一个他完全不认识的一个英雄的哀悼。

多讽刺。

Peter走了出去,那房间简直让他死于窒息。

Johnny Storm是一个完美无缺的超级英雄吗?Peter还记着他的坏笑、容易激怒,被人一哄立刻嘚瑟的像一个开屏的孔雀的个性,互相捉弄对方和合作捉弄别人的恶作剧时光,以及那些吻,温柔的不像霹雳火的吻。

那都是过去了的事了。

Day 6

Peter似乎成为纽约的唯一主力英雄,他在大街小巷上空飘荡,想着什么,或者只是放空自己,即使这样他都没能掉下去或者被罪犯们揍个半死,蜘蛛侠简直要给自己颁发一个“年度最敬业超级英雄奖”了。

Day 7

JJJ大喊大叫要求弄一个霹雳火专版,还要把到目前为止关于Johnny所有的照片都搜罗上去供他挑选。

Peter没理他,剩下的那些照片是他的珍藏,他才不会干出拿钱交换回忆的蠢事。

Day 8

黑色西服真不舒服。

Peter不自在的扯了一下领口,好像硬板板的衬衫把他硌疼了。

制服在底下,摩擦出轻响。

他坐在人群中间,看着被围在中间的那个高大的Johnny Storm雕像,手中燃着一团火,在飒飒冷风中明明灭灭。

那双石雕的眼睛毫无温度的看着地面,唇角僵硬的挂起,形成一个诡异的表情。

Peter不会承认这个是Johnny的雕像的,表情一点也不一样,Johnny只会歪歪的扯着嘴角开个不大不小的玩笑,然后就再也忍不住的笑得比谁都疯。

一切都像隔着一层薄膜,Peter的感官似乎有点接受延迟,他盯着地面,听着悼词,一词一句缓慢的过滤进他的耳膜,他好像有听力障碍,理解不了每一个单词,粉把献花中的一片叶子吹到了他的脚边,静静的伏趴在地上。

死如秋叶之静美。

这句话还蛮符合当前的情况的,尤其是这种众人默哀致敬,头顶冷风呼啸,残枝落叶卷地而来的背景,他抬起头左右打量着,却找不到人来分享。

要是Johnny在,他肯定要笑着说“秋叶是有了,帅和美不是一个词,静?你觉得这个词和我有相同之处?”他绝对能欣赏这个。

Peter Parker越来越想念Johnny Storm了。

Day …14

蜘蛛侠在巡逻,每日必须的任务。

照例,他往巴克斯特大厦绕一圈才打算回去。

一个男孩坐在没有防护的大厦顶,灿烂的金发服帖的被梳顺,搭在头上,神奇四侠特有的标志被他穿在胸前。

Franklin,Reed家的男孩。

他荡到平台上,影子投在男孩顶端,男孩侧头,打了一声招呼。

他们共享了一顿由他和Franklin共同投资的热狗午餐(最近他真是太松懈了,居然让Franklin贡献了一美元!不过他会还的!一定!)。

他们分享了关于Ben和Johnny的叔叔的故事。

Peter注意到Franklin也和Johnny一样,总是会把番茄酱沾到脸上,他几乎是好笑的倒吊着把餐巾纸递给有些害羞的小男孩,看着他有些不自在的晃荡着蛛网结成的摇椅。

蜘蛛侠认为他已经把这个小男孩内心的幸存者的愧疚打消了。

Peter觉得今晚他可以睡一个好觉了。

Day …Peter已经忘了过了几天。

他被Dr. Reed召到巴克斯特大厦。

他完全熟门熟路的来到天台顶,和Sue恍若无事的闲聊几句,跟着她到达目的地。

然后他看到了很久都没看到的Johnny的投影。

那个人用一个所有人都熟悉的叉腰低头的姿势,絮絮叨叨着什么鬼遗言,“……让Peter替代我。Franklin会喜欢的,毕竟蜘蛛侠是第二好的超级英雄。”①

谎言。

Peter几乎要忍不住揍他,即使他已经灰飞烟灭,即使面前的只是一段遗言的投影,一段过去的录像。

Franklin最喜欢的是你,谁他妈能代替Johnny Storm在Franklin心里的地位?

而且,你口中的第一英雄一定是你自己吧?混蛋!Peter看着面目熟悉的投影,仿佛回到过去斗嘴的旧日时光,他都快要把反驳的话说出口了。

他们给了他一身新的制服,黑白的,这比自己原先的那套酷炫,不愧是Johnny的姐姐,Peter不着边际的胡思乱想,下意识的抵抗着想要拒绝的念头,既然Johnny这么说……

……那就这么做吧。

Day …

Peter几乎要觉得自己已经是他们中间的一员了,一同战斗,互相疗伤,参与Dr. Reed的实验,还品尝Sue的大餐。

Johnny的痕迹被降低到最小。

客厅和实验室,还有一些无关紧要的房间是第一批恢复成新·神奇四侠住处的地方,而唯有Johnny的房间和餐桌上的位置,仍然固执的不愿意改变。

新的阴谋、新的合作伙伴让他们疲于奔命,在Reed的实验室里来来去去的人,有些还是原先神奇四侠的对头,蜘蛛侠和Sue他们都尽量忽视这一点。

更多的混乱和阴谋露出水面。

所有人都无暇怀念霹雳火。

Peter摸了摸Johnny早先送的手表,把它珍而重之的放好,最近战斗太多,他怕把这个弄坏。

Day …霹雳火的回归日

每一次到最后,所有的敌人都从阴影中钻出来,而英雄们都集结完毕,等待对敌的那刻,就好像之前每一次的决战。

蜘蛛侠跟在神奇四侠身后,配合得当的在关键时刻给予重要一击。

巴克斯特大厦传来警报,蜘蛛侠被Reed拜托,回到大厦应敌。

那群孩子们还在大厦里,当时满脑子想的只有孩子的蜘蛛侠在对抗虫族之际并没有想太多,只是用尽全力的攻击,防御。

还是来不及了,他眼睁睁看着那儿传送门被爆开,不知所措的看着门渐渐硝烟平息。

一个身影显示出来,Peter瞪大眼睛,“Johnny?”

克隆体?虫族的阴谋?被洗脑的原体?Peter已经转不过弯来了,只是愣愣的盯着熟悉的来人贪婪的看着。

来人同样打量着自己,蜘蛛侠觉得自己的身体一寸寸被对方的眼神一点点舔过,下意识的绷直了肌肉。

Johnny问,“……说真的……你穿的是什么?”

蜘蛛侠没顾得及打量自己的穿着,只是蹿到他身前,近距离的打量着Johnny·大难不死的男孩·Storm。

“这是Reed和孩子们想出来的新制服。”

Johnny不以为然的撇撇嘴,一如既往的喜怒显露于色,“好吧,这太丑了。”

太丑?Peter在面罩下翻白眼,瓦雷亚会给他一个教训的。

他确认再三,直到Johnny也翻着白眼,“真的是我,Peter。”

Peter在巴克斯特大厦的残余中做出了他本不会做出的举动——他一把抱起了Johnny,几乎是大喊大叫起来,“你还活着!”

他们互相挤兑了一会儿,随即进入正题,整个世界还处于硝烟四起的情况,有了霹雳火的加入,这会更加激励英雄们作战的,更何况霹雳火的战斗力不容小觑。


远方,鏖战已久的英雄们躺在废墟中,怔愣的看着天边出现了几乎像是上辈子才出现的大大的神奇四侠的火焰标志,“那是……”

Sue瞬间流下泪来,她捂着嘴低声叫道,“上帝呀……”②


“不觉得像黑魔王卷土重来的标志吗?大难不死的男人?”Peter头也不回,对着身边飞了一圈回来的男人吐槽道。

“神奇四侠的标志比那个骷髅头好看多了。”Johnny反驳,他转头看了看蜘蛛侠,又立刻转向战场,“你还是换成原来的制服比较好。”

“……”有这么糟糕吗?蜘蛛侠疑惑的看了看自己这一身。

也许是时候把它换回去了吧。

Peter迎着飞回来的其他人,终于露出一个笑来。

欢迎归来,Johnny Storm。

Fin

①来自FF#01
②来自神奇四侠#601

评论(14)
热度(53)

© qyx的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