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乱邪恶无节操党
目前专注all小蜘蛛cp无限中……
新开的ask↓
http://ask.fm/iamqyx
欢迎来玩~

qyx的窝

超级英雄们的烦恼(铁虫)Part 2

8

 

刚刚荡到自家窗口附近,彼得就发觉了不对劲,他特意留了条缝隙的窗口被彻底关上了,凑近就能发现大大咧咧侧靠在床头的托尼。

 

……糟糕了。彼得想。

 

隔着窗彼得察觉到托尼动弹了一下,似乎想要转个身,彼得瞬间放松了蛛丝把自己往下放,脚尖一垫把自己转向拐角处落地。

 

匆匆忙忙的把头套发射器什么的一股脑儿摘下,统统塞进被蛛丝黏在房顶的书包里,假装从外面复习归来,从屁股兜里掏出钥匙打开了门,装模作样的朝屋里喊了声,“梅婶?我回来了。”

 

边喊边朝自己的房间瞄了眼,那儿开了一道缝。

 

托尼一点也没有入侵者自觉的从门缝塞出来一句话,“‘九月基金’需要找你谈话,彼得。”

 

彼得挠挠头,立刻推开门。

 

托尼转头,手里依旧把玩着那双被托尼改造的GPS蛛丝发射器,他摇摇头,“你不需要这样防备我。”他放下了那双发射器,打算站起身,看样子他并不打算多说些什么。

 

彼得有些心慌,他迅速反应过来,今天不能让托尼就这么走了,毕竟这样的事情三番两次发生,这对托尼造成的影响太深了。

 

他该怎么做?

 

虽然意识并没有给他清晰的指令,但是身体却自动自发的向前一把抓住了托尼,两人同时尴尬的一愣,彼得没有松手,“斯塔克先生,我不是防备你。”他冷静的说。这种自然而然的态度让托尼下意识的松下了力道,他双手摊开,“我洗耳恭听。”

 

托尼拉着彼得坐下了,似乎感觉不太舒服,托尼示意彼得,“坐过去一点。”彼得无奈的往旁边挪了挪,身侧的床下陷了一点,一个熟悉的温度在一侧蔓延开,他侧过头盯着托尼看,引得托尼疑惑的回视。

 

彼得垂下眼,使劲思考着组织语言,“斯塔克先生,我一直都很崇拜你。”他没头没脑的说。

 

托尼从嘴角漾起一个自得的笑容,“这是一个不错的夸奖,虽然得和美国队长并列。”

 

彼得眨眨眼,试图从托尼的笑容里找出一丝勉强,但是没有,什么都没有,好吧,也许只是因为他看不透,他不想细想这些,只凭自己感觉来。

 

“你为我做了很多,斯塔克先生,”他拿起那一对发射器,抬眼对托尼笑,“这简直天才,斯塔克先生,无与伦比。”

 

托尼回视他,终于受不了的上手使劲撸了撸彼得明显凌乱的头发,“有什么就直说,恭维的话我听太多了,臭小子。”他爱昵的骂道。

 

彼得有些不好意思,“这些都是我想说的,”有些手足无措的伸出手看着手掌上的纹路,他安静了会儿,听着身侧人耐心的等待的呼吸声,“你问过我,‘是什么支撑着我早上起床’不是吗?”彼得低声说道,“本叔对我说过,‘能力越大,责任越大。’我想做的便是在我的能力之内,负起我应尽的责任,仅此而已。”

 

托尼问,“这与我不让你去夜巡……有关?”

 

彼得点点头,“当我知道会有什么出问题而我不去做时,我就没有尽到我应该尽到的责任,我的——”彼得侧头思索着一个合适的字眼,而托尼则简短的用蚁人的词解释了一切,“良心?”

 

“是的,良心,也许我救不了所有人,但是,我多救了一个人,我阻止了一件犯罪,那么也许这个受害者会对这个社会产生更多的信任和社会责任感……”彼得说着,试图探寻着托尼的赞同与否。

 

托尼依旧不置可否,与上一次相同,他只是伸出手,拍了拍彼得的肩膀。

 

这一次,彼得没有再躲避,只是笑着接受了托尼近似于鼓励的举动。

 

9

 

“我今天救了一位女士。”

 

彼得宣布。

 

托尼指挥Dummy哐叽哐叽鼓掌。

 

彼得把自己摔进沙发里,顺带滚了几圈,苦恼的样子让托尼也忍不住伸出了手。

 

“停止这么做!斯塔克先生!”彼得不知是气恼还是害羞,整个脸更加红了,还未彻底消退的雀斑显得更加有存在感,托尼遗憾的松开手,像驱赶一群羊一样把彼得从卧姿拗成坐姿,让自己顺利的坐下,双手非常舒适的搭在沙发靠背两侧,“什么时候能叫我一声托尼呢?你之前还答应的好好的啊,而且,我也不算太严肃吧?”

 

托尼完全无视了自己因为宅太久而不甚在意的胡茬,这么一本正经的苦恼着抱怨。

 

一开始彼得还会被这样的表现惊的手足无措的试图安慰,但是经过一系列的事件之后,彼得也开始习惯了托尼这样善意的调戏,他惬意的踢掉拖鞋,把双腿折叠缩进沙发,歪歪斜斜的靠在托尼的头颈胸口处,并且小心的避开了曾经有过蓝盈盈的反应堆所在的位置。

 

俩人有一搭没一搭的看着电视。

 

幻视在厨房旁若无人的钻研着甜点配方的比例,电视的频道播放着彼得没看过的关于女战士的电视剧。

 

非常安静的一个下午。

 

但是彼得依旧没头没脑的打断了这个宁静的片刻。

 

“那个女士对警察说,‘是夜魔侠救了我!’”彼得撇着嘴抱怨,“可是我比小角脑袋更轻盈好吗!而且我用的是蛛丝他是用棍。”

 

托尼不知是听进去还是没听进去,盯着电视唔唔两声就没了反应。

 

彼得也不好意思再把相同内容重复第二遍,他抱着腿,仰起头想要看托尼的表情。

 

额头蹭上了温热的肌肤,两人不约而同的像被微弱电流击中一般齐齐向两侧弹去,彼得依旧是团成团的姿势,托尼也依旧是大咧咧的摊着手整个人完全陷在沙发上的样子,但是中间却明显多了一条缝隙。

 

厨房打鸡蛋的动静终于结束了,橱门随之发出一声轻响。

 

电视里两个女战士落了水。

 

托尼好像才醒过来一样,“就你那样的睡衣宝宝制服?我宁可选酷炫的紧身皮衣。”

 

……来了,彼得想,每一次他想要再靠近一步,托尼就总会拿出初次印象来搪塞,好像自己依旧只是一个懵懂无知的新英雄菜鸟一样,穿着不专业的滑稽戏服在街道上游荡。

 

但是经过自己和托尼的改造,自己的制服早已更新换代了不知多少次,更别提自己的经验了,各方面都是。

 

除了恋爱。

 

他和MJ尝试了一下,坚定的认为他们做最好的朋友才是最合适的,而且在短短的大半年里,他发现自己对女性和男性的好奇是对半开的,但显然这对纽约城的派对王子哈利造不成影响,彼得还记得哈利轻描淡写的认为彼得依旧是他的兄弟和朋友,只不过他们出去玩的时候哈利带上的玩伴不单单只是女性了。

 

然后是现在。

 

彼得努力让自己做到看着前方,用余光注视身侧的这个男人。

 

对彼得而言,托尼不仅是一个团队领导者、超级英雄事业的导师人物,还是一个,怎么说?一个,搭档?彼得不确定的想,出乎意料的自己能理解托尼某些方面的执拗和想法,而有些时候他们合起伙来能烦死一个罪犯组,彼得也能看出来,班纳博士离开之后,托尼很多灵感都没人分享,而自己在这,也是填补了一个科学怪胎小分队的空白。

 

不能想太多了,彼得警告自己,他抱着膝前后晃悠着想要摆脱这种尴尬,现在显而易见不是合适的时机,彼得你要记得托尼说的话,不能贸然行动,但是有了想法,多走十步都是慢的。

 

他需要一个契机。

 

“你得仔细考虑一下,Friday不会乐意帮你从对你而言紧的像欧洲束腰一样的紧身皮衣里像剥壳一样把你剥出来的。”

 

“……说人话。”

 

“记得减肥。”

 

10

 

“彼得?”托尼的声音透过通讯器传来,耳边呼呼的风声都没能遮住托尼的声音,蜘蛛侠往上挺身,把自己挂在墙壁上,“怎么了?”彼得问。

 

在夜巡途中突然联络自己,这可不像托尼·斯塔克的作风,除非他有什么必要的事情。

 

“我记得,三天后就是你的返校日了吧?准备的怎么样?”出乎意料,托尼并没有通知他绿魔再次越狱抑或是去给里德博士帮忙,反而问了一句与“紧身衣事务”完全没有关系的问题。

 

但是这句话造成的反应可够大的,足够让蜘蛛脚滑的往下哧溜了几层楼,才缓过来。

 

“……你忘了?”对面传来不赞同的语气。

 

“呃,没有?”彼得试图用肯定的声调来压过自己的恐慌。

 

是的,蜘蛛侠, AKA 彼得·帕克,这位中城中学的书呆子,在四处碰壁了一周之后,自暴自弃的把自己塞进托尼的一个项目里,隔绝了自己再次想起这个迫在眉睫的事情的可能性。

 

愚蠢,Dummy就是你的中间名,彼得·帕克!蜘蛛侠按了按发疼的额头,按在发射器上的中指和无名指下意识的加压——

 

“呲——”

 

 

 

事实上,高中结束的很快,好像是一秒钟之间,所有人都收到了校鉴,课桌里的书都被清空了,杂物柜里的海报、几年都没带回家的臭衣服、用完的笔和一些带着几年回忆的细碎物件统统一扫而空。

 

返校日也要到了。

 

这一次的返校日,在前年的野营、去年的橄榄球队表演赛之后,迎来了全新的舞会主题,这也就意味着,彼得得想方设法的邀请到一位能忍受他基本只记得下脚顺序的僵硬舞步的搭档。

 

哈利邀请了格温,MJ最近对进入JJJ的报社感兴趣极了,加上她在一位心理医生处的实习,他实在不想麻烦已经有些焦头烂额的MJ,接着呢?利兹和弗莱舍是永远的搭档,贝蒂,是的,JJJ报社的贝蒂女士,她也婉拒了自己。

 

但这一切都不是问题,他最想,最不敢邀请的,其实是托尼·斯塔克。

 

 

 

“……所以,这就是你顶着这头蛛网一路招摇过市的闯进实验室的原因?”托尼靠在桌旁,懒洋洋的往嘴里丢了枚蓝莓,说道。

 

彼得扯了扯和头罩黏在一块儿的高强度蛛丝,干笑,“我已经改进成两个小时之后,蛛丝就降解了。”

 

“需要我打给这位吗?”托尼点了点桌上的一份刊物,彼得眼尖的瞧到了那位曲线迷人红唇带笑的美人,他打了个哆嗦,死命摇头,拜托,这只是一个高中的返校舞会而已!他在心里尖叫。

 

“那么,你总不能邀请你那位俏人的梅婶婶吧?”托尼摸着下巴问。

 

彼得警惕的看了眼托尼,“梅婶最近在约会,你不要去骚扰她。”

 

托尼随手把那本花花公子朝他的头丢过去,“知道了,梅婶婶的好侄子。”

 

彼得从一个刁钻的角度利落的接住了书,尴尬的看了看最新的这位封面女郎的脸,虽然他知道这几年托尼不再把各类女士带入总部和马里布的别墅,但是这种自然而然的态度让他还是禁不住苦着脸把杂志反扣在了沙发上。

 

他该怎么才能邀请到托尼?

 

不对,他该怎么让托尼对他“感兴趣”?


TBC

评论(18)
热度(122)

© qyx的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