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乱邪恶无节操党
目前专注all小蜘蛛cp无限中……
新开的ask↓
http://ask.fm/iamqyx
欢迎来玩~

qyx的窝

超级英雄们的烦恼(铁虫)Part 4

15

 

复仇者总部近在眼前,彼得松开蛛丝,任由自己荡到最低点,一个轻盈的落地,上午刚刚喷完水的草坪踩在脚下发出了沙沙声。

 

通讯器也开始沙沙作响,彼得艰难的把书包甩在身后,点开他的手表式通讯器,“这里是蜘蛛侠。”他愉快的说道。

 

那头传来托尼的声音,“你到总部了?没有?很好,去自由女神身边帮罗杰斯队长去。”

 

彼得愣了一会儿,身体比思想快得多,转身边跑边问,“队长不是去瓦坎达了吗?”

 

“有任务需要帮忙。”托尼的回答意料之中的冷淡。

 

彼得捏着手上的甜甜圈,无奈的把他放在隔壁楼顶的水箱侧,希望等他解决完这件事还能顺利把甜甜圈送到托尼手中。

 

 

 

蜘蛛侠赶到已经是战斗尾声了,彼得看着利用各种死角进行格斗二连击的队长,心里清楚自己完全没有必要出场,但是,他依旧还是跳下去了。

 

似乎是听到了蜘蛛侠的动静,队长立即转头,见是蜘蛛侠才舒展了些眉头,“皇后区的蜘蛛侠?”他立刻反应过来,用比不赞同的程度更加深的语气质问,“钢铁侠呢?幻视呢?怎么会是你?”

 

蜘蛛侠半蹲在车顶,对着暗色调作战服的队长歪歪斜斜敬了一个礼,“嗨,布鲁克林的队长!”他扯着蛛丝拉走了意图偷袭队长的一个小兵,“这种程度的战况,即使是菜鸟我也能应付。”他反驳。

 

史蒂夫无奈的调转头,手起拳落,一拳揍晕了敌人,“敬礼是左手,菜鸟士兵。”

 

蜘蛛侠闻言,迅速换了一只手,随意的挥了挥手,便加入了最后的补刀,啊不,补拳的行列,“我还想问你呢队长,你怎么会在这?”

 

史蒂夫简单的回答了与之前托尼相同的话语,“协助任务的需要。”随即,他便皱起鼻子嗅了嗅,目光敏锐的转向蜘蛛侠,“你把Dun-Well Doughnuts*带到这里来了?”(位于布鲁克林的一家甜甜圈店,被誉为“纽约最棒的甜甜圈”)

 

蜘蛛侠举起双手,非常无辜的争辩道,“看在甜甜圈的份上,这有什么办法?我本来是该到总部的!”

 

队长叹了口气,利落的结束了这次战斗。

 

“托尼不应该让你单独行动。”队长脱下头盔,仰头对蜘蛛侠说。

 

“事实上,队长,我是在通过幻视、黑寡妇和钢铁侠一同的训练而被认可的。”蜘蛛侠蹲坐在墙上,居高临下的和队长对视,“很高兴见到你,队长,如果是平时我可能就得到处找纸让你签名了,我是你的超级粉丝!”蜘蛛侠说,“即使上次见面你直接截断了我的蛛丝。”

 

队长笑的一脸温和,“你还试图在机场捆绑我。”

 

蜘蛛侠迟疑的眨眨眼,这样他表现的有点迟钝,“……你刚刚是在对我说荤段子是吗?”他的声音有点拔高,听起来似乎有点偶像破灭的意味。

 

队长耸耸肩,“告诉我你成年了。”

 

彼得机械的重复,“我成年了。”他补充,“现在我还能再返校舞会上喝酒呢。”

 

队长吁了口气,喃喃的抱怨着“巴基”和“山姆”对他的恶劣影响。

 

蜘蛛侠看看情况都在控制之下之后,问队长说,“我能先走了吧?”

 

队长摇头,“你先联系神盾局,明面上我不能出现,你得负责把他们,”队长拿下巴示意,“移交给神盾局。”

 

我就知道,蜘蛛侠沮丧的想,一旦什么事情发生了,那么后续影响就会像滚雪球一样越来越多,直到把你缠的脱不开身,彻底困死为止。

 

队长感受到了蜘蛛侠垂着头鼓捣自己通讯器时的郁闷情绪,好奇的问,“发生了什么?”

 

“……没什么。”彼得搪塞。

 

队长扬眉,“通常人们觉得我是冰块解冻的老古板,‘他不懂二十一世纪的所有事情。’”他说,打量着肢体动作都不自然的展现沮丧和烦躁情绪的蜘蛛侠。

 

“但是?”彼得提醒他继续。

 

“然而我对于人们的情绪还是能分辨出一二的,即使是二十一世纪,人们也不会停止在烦躁的时候抖腿或来回踱步。”队长盯着蜘蛛侠硬生生迫使自己停下了意图踏出去的脚步,难得愉悦的摇摇头,“你可以跟我说说。”

 

彼得犹豫了一下,毕竟和看起来已经和托尼决裂的队长讨论关于托尼的事情,情理上似乎是不对的事情。

 

但是托尼却能在某些时候客观而理智的联络队长,彼得迷惑的想,这应该是属于经历太多的年长者们的默契?一码事归一码事?

 

也许他应该问问,毕竟队长当了托尼四年多的队友,他总能知道一些关于托尼的事情,彼得靠着眼睛和心感受了托尼许多,但是他无时无刻不渴望了解更多,好的,不好的,关于托尼的一切。

 

“我喜欢托尼·斯塔克。”队长听到刚刚成年的菜鸟超级英雄对他说。

 

队长开始觉得这是属于美国队长奇幻人生中最奇幻的一天的最奇幻的一刻,一个青涩的年轻英雄,站在他面前,略显羞涩而又坚定的再次重复,“我喜欢托尼,我打算追求他。”

 

队长张张嘴,说不出一句话来,抛开关于二十一世纪的彩虹旗问题不谈,队长一直默认蜘蛛侠是下一代超级英雄的一员,显然斯塔克又犯了一个错误,他们之间存在着可怖的年龄之差,更别提蜘蛛侠还只是一个刚成年的青年,队长看着蜘蛛侠,他还期待的望着自己,似乎希望自己的认同,但是他却残忍的猜测着托尼会抚摸着他胸骨上的一块刺痛,那是他的头曾有一两次靠住他的心房的地方;他是否还能感觉着他在他膝上温热的肉体之重?*(《洛丽塔》)

 

彼得被突如其来的沉默压得有点喘不过气,“我已经通知了神盾局。”他转移话题道。

 

队长没有动静,他在沉默中仔细的打量着蜘蛛侠,“脱了你的面罩。”他命令。

 

彼得猛地呆住了,“什…什么?”他惊慌的左右观测,只有背后被捆成一团的昏迷中的敌人,他道,“我不行,我需要秘密身份!”

 

队长催促,“我之前按响了旁边那个商场的火警,短时间不会有人靠近这里。现在,面罩!”

 

彼得察觉出队长的认真,他犹豫了片刻,一把扯下了面罩,在阳光下暴露面孔的感觉让他急促的呼吸,他总感觉下一秒蜘蛛感应就会呼啸着给自己一击,然而直到队长发言,蜘蛛感应也没有动静。

 

“你是真心的。”队长说,面罩在一次笼罩住面孔,安全感油然而生。

 

“青年的选择没有定性,”队长继续道,“他们上一秒追捧着什么,下一秒就会弃如敝屣。”他怀疑的目光刺痛了彼得。

 

“不,我不是头脑发昏或者只是因为他是斯塔克之类的狗屎。”彼得在心里为在队长面前爆粗而道歉,或许下一秒队长便会喊着“注意语言”然后让自己罚抄一百遍“我不可以说粗话”。

 

“虽然我和托尼相处时间不如你们长久,但是我想要了解他,不是出于旁观者的好奇。”彼得说着,摇摇头否决了之前的,“那太荒谬了,谁会因为好奇和好感而迷惑?以及,按照科学论断,荷尔蒙能持续两年,那么,也许我应该让你们在第三年观察我。”

 

队长也迎上了蜘蛛侠的视线,他沉思着摇摇头,“托尼比我敏感,他远比我清楚他在做什么。”说着,他便自嘲的笑了笑。

 

不远处猎鹰叫道,“我们该走了。”队长转头应了一声,便对蜘蛛侠点点头,急匆匆地道了别便离开了。

 

蜘蛛侠呆立了一会儿,等神盾局接收完毕,这才垂头丧气的往回走。

 

显而易见,对于队长他们来说,自己现在说的一切都是水中花镜中月,他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拖着略显沉重的步伐,蜘蛛侠虽然感觉似乎忘了些什么,但是他惦记着水箱旁边的甜甜圈,没多想就扯起蛛丝往回荡。

 


“我说,你该不会忘了我还在听着吧?”

 

通讯器传来托尼懒洋洋的声音。

 

16

 

蜘蛛侠如遭雷劈,差点没抓住射出去的蛛丝。

 

彼得有想过在什么情况下向托尼展露心迹:也许是在舞会之后,他真诚的剖析出自己的心,用真心来打动托尼;又或者是在某次什么事故中,他与钢铁侠并肩战斗,在尘埃与敌人无望的怒吼声中,用一个他设计了好久的倒吊之吻——唔,这个词不好,蜘蛛之吻怎么样?——来表现自己的感情;抑或是……

 

不论怎样,在托尼的前队友,现在的熟悉的陌生人面前莽撞的、像是赌气般的诺言,甚至还被托尼听得一清二楚,这样的情况才从来不在他的预想范围内。

 

蜘蛛侠挣扎了一会儿,打消了诱人的“关上通讯器假装什么都没发生”的选择,“斯塔克先生……我可以解释的……”

 

“哦?现在又是斯塔克先生了?”托尼似乎并没有生气,“刚刚还对你的偶像抒发了自己的感情,转头就‘斯塔克先生’了?”

 

蜘蛛侠精神一震,这话……

 

“挪动你的蜘蛛脚,睡衣宝宝,我们有一个房间的问题需要讨论呢。”

 

TBC


评论(46)
热度(144)

© qyx的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