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乱邪恶无节操党
目前专注all小蜘蛛cp无限中……
新开的ask↓
http://ask.fm/iamqyx
欢迎来玩~

qyx的窝

【生贺】如果他们是恋人(DDS/Spideydevil)

祝 @鱼子董事长w 生日快乐!


#如果十五题# 之“如果他们是恋人”

#写手精分七题#“虐文,以‘他们拥抱接吻’结尾”

 

提示:OMD之后的故事。

 

Matt确信他从未了解过蜘蛛侠,他不知道他的名字——当然,也没必要知道,多一个人知道,对于他们这些街头英雄来说,反倒是多一份危机。

 

所以,当他们再次组队时,那种神奇的默契依旧让Matt有些无所适从,虽然半边脸在皮质头罩下的Daredevil与整张脸在蜘蛛头罩下的Spiderman都没让对方感受到这种奇异的信任和无声之中互相配合的契合。

 

与记忆中一样,Spiderman喋喋不休着关于自己的无趣与缺乏幽默感,而他回以讽刺的耳聋代替眼盲的交换,一切都非常自然,自然到Matt在危急时刻几乎要脱口而出那个名字……

 

Matt张了张口,疑惑自己为什么要做出这个口型,此刻的危机让他无法深入思索,舌头往下挪,鼓起的双颊向外裂开,继而张大嘴,“Spiderman!”

 

Spiderman似乎完全没发觉往日反应灵敏的Daredevil迟钝了一秒的叫喊,他往外轻盈的跳去,沉重高大的支架如山倾倒,在他们面前轰然倒塌,一片从地面扑起的灰埃中,Spiderman依旧维持着一贯的跳脱与轻松,似乎无论什么发生在他面前,他都会用那种可恶又惹人喜爱的态度自嘲并且嘲弄着一带而过。

 

“我刚刚是让你叫我‘Spidey’了吧?”

 

惹人喜爱?Matt疲惫的叹了口气,驱散了之前薄雾般的错觉,他妥协的回答,“Spidey——”

 

显然这个称呼问题不解决,Spiderman能和他吵到追捕任务结束,再叽叽歪歪到两人不得不分道扬镳为止。而明智的Daredevil自然是能避免则避免,虽然,不可否认的,听着敌人气急败坏的与Spiderman斗嘴,还不得不一面抵挡Spiderman毫不逊色的攻击,的确是件非常愉快的事情。

 

——只要这种声波攻击不涉及到自己。

 

Daredevil感受着头顶上方荡过来悠过去急速的解决依旧往下崩散的石铁块儿,侧头听到了来自敌人的动静。

 

比利棍顺势而出,一击即中,听着敌人脊椎不堪重负的咔啦一声,哀嚎着倒地,Daredevil收回棍子,耳边还回荡着Spiderman对蛛丝收拾战局的自得,心情也不禁好了些许。

 

 

 

他听到了远方来自一处方向的声音,在摒除了不远处路上的汽车马达声、一对情侣吵架的动静与风沿着高楼未关紧的缝隙恣意侵入的呼啸之后,Daredevil遽然转头,他准确的把脸对上了那个站在远处高架桥上的人,以及她的望远镜。

 

那儿有人,Daredevil可以肯定,但是,那是谁?他/她的目的是什么?

 

Spiderman已经收拾完毕,抬起头来却只看到似乎在茫然搜寻着什么的Daredevil,“你在找什么?”他猜测,“同伙?”

 

Daredevil皱了皱眉,淡淡的回答了一句,“没什么。”

 

便转回头走在了前面。

 

Spiderman不明所以的照着他原先的方向张望了许久,被蜘蛛能力调整过的视力也没能发觉到什么异常。

 

好吧,Spiderman,那可能只是一只猫,Peter在心里告诫自己,克制住那种突如其来能交付一切的信任感,拜托,他甚至都没告诉对方自己的秘密身份,蜘蛛感应凭什么认为Daredevil是他的……无论什么呢?

 

别太把Daredevil随手的举动当成是那么一回事,或许他只是扭了脖子。

 

 

 

除了打击犯罪的活动,MattMurdock AKA 夜魔侠,仍旧需要完成他的工作任务,毕竟他不能指望那些卷宗自己把自己标上标注然后找到重点划下来。

 

因此,在夜间加班时间接到电话实在是一件奇妙的事情,除了Spiderman,谁会这么做呢?

 

工作进度顺利的Matt顺手接起电话,心情颇为不错,“这里是Nelson Blake & Murdock法律办公室,我是Matt Murdock,能为你做些什么吗?”

 

对面传来语无伦次的话语,声线非常熟悉,Matt立刻就能确定,这是Spiderman的声音。

 

Matt把电话夹在肩膀和头颈之间,空出手来摩挲着盲文,好整以暇的调侃,“……每周我都得接上至少——六通来自Spiderman的电话,以及另外四通来自Ironman,甚至一两通来自超人——哦,我忘了超人是虚构的了。”他故作惊讶的补上。

 

对面沉默了一会儿,显然气息不稳,不知是气恼还是无法反驳。

 

Matt本该见好就收,但显然Spiderman结结巴巴的请求自己再等一会儿听他说的语气太过于有趣,难得冒头的恶劣因子让他放下书,专心致志的逗弄起这个青年清亮的嗓音。

 

最后,那个声音无奈,“听着,就是——就从你的窗口探出头看一下……”

 

什么啊,这对话,Matt几乎要以为Spiderman会随口说出“我借着爱的轻翼飞过园墙”云云的话语,他搁下话筒,从办公椅上站起身,熟练的在窗口站定,手摸索着向上推开了窗。

 

那个青年就站在墙上,确切的说,他横着踩在墙上,和自己打了个照面。

 

 

 

Peter几乎能从Matt的墨镜背后察觉到打量的目光,不过众所周知的,Matt是个盲人,因此他也只是强自镇定的摸了摸脸上的蛛网,试图跟Murdock律师解释来龙去脉。

 

Matt并没有详细问前因后果,只是简单的借给了他那套制服——是的,他在办公室的保险箱里也放着一套。

 

 

 

在Peter抱着皮衣尴尬的去别的办公室换衣服之时,Matt突然抓住了什么,思维的死角瞬间被照亮——

 

既然Spiderman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甚至还能顺利找到自己工作地点,当然,记忆里他还伏击过他的公寓,每一次搬家,即使不通知,也能被顺利找上门,有时冰箱的牛奶消失了一盒,他就知道Spiderman曾到此一游。

 

然而,他为什么不知道Spiderman是谁?

 

等等,说不准,这是Spiderman的保护机制,鉴于他一直以来对秘密身份揭穿的警惕和拒绝。奇异的是,一向也不乐于让别人知道秘密身份的自己,居然就这么自然而然的接受了这样的事情,并且顺理成章的连制服都借出去了。

 

这真的,非常,非常奇怪。奇怪的等级,就差不多是发现Spiderman居然里面不穿内裤甚至还定时剃毛那种吧。

 

Matt淡定的想着一些耸人听闻的秘闻。

 

此刻,门被推开了。

 

Spiderman一边调整着面罩,一边抱怨,“我能把眼部去掉吗?这样我看不清楚。”

 

Matt耸耸肩,“你随意。”他说,“只要你回头把它缝回去。”

 

Spiderman二话不说,熟门熟路的剪掉了一块,心满意足的套上头去,蹲在窗口,他回头笑着说,“放心,我会把它缝的任何人都看不出来。”

 

缝的谁都看不出来?

 

这句话倒是有点意思。

 

Matt摸着下巴想。

 

 

 

过了几天,Matt等到了来自蜘蛛侠的快递——一件修补完毕的Daredevil制服。

 

Matt摸到了肩胛处的那道补痕,顺滑而又细密的针脚在内部被密密的缝入,顺带还做了薄薄的护肩防止针脚磨着皮肤。

 

……Matt满心复杂的“看”向全身都洋溢着“我厉害吧”气息的青年,最终叹息着点点头,算是肯定了他的“杰作”。上帝知道他有多震惊于Spiderman的随手缝补技能。

 

——那是和他以往的制服上留着的一样,仔细又贴心的针法,虽然和其他正规做法不同,却别有一种风格。

 

Spiderman曾经给自己缝补过制服这件事虽然记忆中一直存在,但是直到现在才给了他一击。

 

到底多密切的关系才能让对方接手制服的缝补工作啊,而且还不是偶然的一次两次!

 

Matt觉得自己离正确答案越来越近,而谜团却越滚越大。

 

 

 

或许,一个人胡乱的猜测并不正确,Matt想,即使是证人也不能是当事人兼任,他需要一些别的,更客观的证言。

 

 

 

所以,他们来到了这里。

 

与记忆中一般无二,阴暗、多云和潮湿,典型的欢乐纽约的一天,当他们合作解决了罪犯后,Daredevil硬是拽住想要离开的Spiderman,把他拖往一个酒吧。

 

Spiderman看着屋檐下“Joe’s Bar”,想都不想就要掉头就走,但是Daredevil扯着他,坚持走了进去。

 

一推开门,门口的迎宾铃发出低哑的叮当声,所有人同时停下手上的动作,转头看向门口,Daredevil一如既往的无视了一切【当然他看不到】走进去,坐在以往的位置,只有Spiderman尴尬的下意识摸了摸制服,在经历了一次差点被扣留做酒吧招客吉祥物之后,他就在制服内侧给自己弄了个口袋,放了些数额不太大的几张纸钞,唯一有问题的就是一旦出汗之后,纸钞就会湿乎乎的。

 

他摸着那几张纸钞,放松了一点,强行无视那些或好奇或习惯麻木的眼神,坐在了Daredevil的身侧。

 

“一杯威士忌,加冰。”

 

Daredevil满意的得到了一杯加冰的酒杯,他敏锐的感官似乎完全失灵了一般,无视了逐渐围聚在他们身后试图探寻八卦或超级英雄秘密的众人,惬意的啜饮了一口。

 

Spiderman尴尬的对着询问自己的酒保摇摇头,把头凑近Daredevil,“我们为什么要在这?”

 

Daredevil喝了第二口,“因为我们想去酒吧。”

 

Spiderman略有些焦躁,“不是‘我们’,而是你吧,Double-D!”他在座椅上不舒服的动弹了一下,每一次小小的震颤,都引起身后那群人的窃窃私语,他感觉自己就像一个被放大镜观察的猴子,每一根纤毛都引起爱看热闹的众人的惊呼。

 

“你听!他叫Daredevil‘Double-D’!我就说他们没有问题嘛,之前哪个傻子信誓旦旦的说他们掰了的?”一个女士压低了嗓门,和她的同伴说道。

 

Spiderman敏锐的捕捉到了这句话,“Doub——Daredevil,”他改变了称呼,“喝完这杯我们就走吧。”

 

Daredevil配合的侧压着头,悄声回答,“再等等。”

 

等什么?Spiderman完全是一头雾水,他只能耐着性子坐着,随时准备付钱走人。

 

“哈!又是你们!”一个略显眼熟的男人醉醺醺的坐在座位上大声叫嚷,“你们这对彩虹旗战士!周末又出来约?”他挥舞着手,表现着他的情绪,“我早就知道你们是一对了!Daisy还一个劲说你们是什么战友,狗屎!”他站起身,不小心碰倒了手边的酒瓶,它咕噜噜的滚下桌子,发出沉闷的一声响,但是谁都没有为这个动静皱眉,所有人都望向了那个醉汉。

 

见所有人都注意到了他,醉汉更得意了,“第一次你们来,我就在想‘Daredevil简直是浪费人生!’你瞧,这么帅的人,浪费时间和一个街头英雄鬼混,而不是去泡妞,你算是什么超级英雄?”

 

包括试图阻拦的酒保都停下了动作。

 

Spiderman不敢置信的盯着醉汉夸张的肢体动作,一时间想不出什么话来安抚这个明显醉了的男人。

 

“——每周你们都来,穿着那身古古怪怪的制服,两人坐在那里交头接耳,对所有的女人都不屑一顾——我买了一个头罩,”醉汉说,手从怀里掏出一个紫色的面罩,他想把面罩拍在地上,却晕晕沉沉的找不准方向,直接摔在地面,“即使我戴着面罩,也没有人来搭讪我!”他愤怒的大喊。

 

“所以说你们这两个基佬英雄!离开这个酒吧!我们也需要有搭讪的环境,而不是所有人都看着你们坐在那里调情一晚上!”

 

Daredevil喝干净了最后一口酒,把酒杯搁在桌上,冰块互相撞击,磕碰着杯身发出清脆的响声,“我知道了。”他平静的说。

 

Spiderman坐在那里已经气的快鼓成一个河豚,他清楚那个污蔑自己的人根本接不了自己的一拳,同样的,他也无法忍受这个人的话语。

 

“走吧,Spiderman。”Daredevil说,他从Spiderman的袋子里找到一张纸钞,摸索着感知出这是一张足够抵酒钱与小费的面额,这才放在桌面上,拉着一只河豚离开了酒吧。

 

 

 

“他怎么敢!”Spiderman气势汹汹的荡在前面,“无论我是不是同性恋,他都无权置喙我该不该去那家酒吧!”

 

Daredevil含糊的“唔”了一声,以同样的速度和他并排。

 

“很好,Double-D,我需要Matt Murdock帮忙控告那个人!我要告他诽谤!”Spiderman把自己卡在楼顶的水箱上,宣布道。

 

“Matt律师认为控告只会让事态变得更糟,所有人都会津津乐道于你的性向,无数的女人男人都会打给号角日报说你与他们有过美妙或者不美妙一夜,接着,你就怎么都说不清了。”Daredevil说。

 

“那我们就这么任由他说你和我是一对?我甚至都没对男人感兴趣过!”Spiderman不敢置信,“你的女友呢?”

 

“分手有一年多了。”Daredevil说,“虽然这么问很奇怪,不过——”

 

Spiderman催促,“什么?”

 

“——我们之前,真的不是一对吗?”

 

 

“Matt,你最近很奇怪。”Foggy说,关心的看着Matt,“出什么事了吗?”

 

Matt摇头,反问Foggy,“你记得我一年前分手之后,还跟谁在一起过吗?”

 

Foggy被他的问话弄糊涂了,“你除了上法庭按时之外,平时总是神秘兮兮的,谁知道——”他突地摸摸下巴,“说起来,你之前有段时间非常喜欢翘班,平时你还会做做样子,那段时间你根本就懒的装模作样给当事人看,三两下就把事情解决然后下班了,其中一次你迟了一点,有一个男的过来找过你。”

 

Matt抬起头,“他长什么样?”

 

Foggy努力回想,“大约是比你稍微矮一点,比你瘦,还有……呃,头发是棕色的。”

 

Matt打断了他的话,“谢谢,Foggy。那就够了,你的帮忙非常有用。”

 

Foggy点点头,把新的案宗交给他,安静的离开了,事务所所有人都看出来,Matt在思考着什么,现在,Foggy倒是有了一点头绪。

 

 

 

夜晚一向宁静,只有极个别人愿意破坏这种静谧,罪犯们发觉Daredevil最近下手越发狠厉,宵小之辈自然是缩起来不让那个长着恶魔角的男人迁怒于他们,而某些人,反而想要挑衅他。

 

一晚上三起抢劫案,地狱厨房的银行、珠宝店和博物馆纷纷遭殃,Daredevil也一一解决了这些事故。

 

搬到新的公寓已经有一个多月了,Matt还没有察觉到蜘蛛脚扫过的痕迹,哪怕是一个空瓶盖都没有。

 

Matt苦笑着想,他大概是不会来了。

 

他找到了监控,查到了那个男人的样貌,虽然模糊,但是他按图索骥着查到了他的名字。

 

Peter Parker。

 

是的,就是这个名字。

 

他怎么会忘?而Spiderman怎么会忘?

 

记忆莫名的像是笼了一层纱,不论他怎么回忆,都无法直截了当的把Peter Parker与Spiderman联系在一起,即使现实用无数的证据塞到他的鼻子底下。

 

那Spiderman呢?他的记忆如何了?

 

他,还记得他们曾经是恋人吗?Matt无法判断,那晚Spiderman根本就是惊愕的表现,匆匆忙忙的离开的背影,无一不表露着他对自己的问题的不感冒。

 

Matt在家里翻箱倒柜,除了那几件被缝过的制服,他甚至都没找到一张合影,约会出去的电影小票、饭店回执、甚至是书面的记录,全都没有。

 

一片空白。

 

Matt甚至无法肯定自己是不是真的和Spiderman约会过。

 

可悲的保密工作,可悲的记忆。

 

Matt从不是一个甘于放弃的人,Spiderman不来找自己帮忙,自己就找他帮忙,三番两次之后,Matt发现Spiderman根本是避着自己行动。

 

这是明确的拒绝了吧?

 

Matt坐在新家的地板上,不顾还未拆分整理完毕的箱子与满地的灰尘,一点点整理着他的物件。

 

如果他们还是恋人,Peter会吼着让他站起来,没好气的帮忙拖了他屁股下面那块地?

 

Matt摇摇头,把这个可笑的念头抛开,这算什么?臆想一个男朋友在身边?

 

然而思想一旦萌芽,无论发生什么,都像是给这个萌芽浇水施肥,促使它疯长。

 

当他去超市购物时,他会想:如果他们还是恋人,自己会不会无奈的接受Peter随手放进购物车里的零食?

 

——或许不会,Matt律师是一个讲求格调的家伙,他只会用一盒应季的草莓来让Peter放弃那些垃圾食品。

 

当他在法庭上,地区检察官讲述熟知的案情时,他会莫名想起:如果他们还是恋人,Peter会不会坐在后排,看着自己有条不紊的反驳对方律师的每一条?

 

——这太美妙了,Matt说不准还能超常发挥呢。

 

当他追击Kingpin的犯罪活动,却没有Spiderman帮忙时,他也偶尔会想:如果他们还是恋人,Spiderman会来帮忙的吧。

 

——醒醒吧,Daredevil,不能把妄想寄托在依靠别人身上。

 

——但是他出现了。

 

而当Peter和一个红发女孩在一起逛街时,这种狂想的“如果”,也就倏忽化成了泡影。

 

Matt坐在办公椅上,面前的阳光斜照在他的脚下,红色的墨镜被摘了下来,露出灰翳的眼睛,直直的,呆板的盯着窗外。

 

他看不到,只有熟悉的声音与欢乐的笑声交织着隔着玻璃传上来。

 

——如果他们是恋人,在这样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里,他们或许会拥抱,接吻。

 

Fin


评论(16)
热度(76)

© qyx的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