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乱邪恶无节操党
目前专注all小蜘蛛cp无限中……
新开的ask↓
http://ask.fm/iamqyx
欢迎来玩~

qyx的窝

记者们的日常(超虫 正复联联合宇宙)第三弹

15

 

说起老板,彼得最无奈的时刻便是捧着一堆照片被轰出JJJ办公室的那瞬间;而克拉克?克拉克总有办法让佩里在刊印的最后一刻才发现上面有被他毙掉的报道。

 

16

 

曾经,超人总觉得这片天空都是他能飞翔的领地。

 

而如今——

 

超人叹口气,迅速躲开了炫技似的金红色盔甲,和后赶上来的幻视平和的互相点头致意,接着对从身后赶上来的神奇女侠说道,“我们是不是该和复联订航空管制约定之类的?”

 

神奇女侠似乎是到达目的地,边往下冲边淡定的回视,“蝙蝠侠早就去过复联了。”

 

超人想要说话,但是一开口风就往里灌,他迅速堵住嘴,咳嗽了两声,气流喷出的两个细小黑点传来令超人惊奇的叫嚷,接着,在超人和神奇女侠面前,一个穿着像老款吸毒面罩式防护服的男人迅速变大,有些伤心的捧起什么,对着超人怒视,“我要对斯塔克提意见!飞行时间禁止说话!”他按了按脑袋侧面,接着迅速把自己缩小了,随即一阵飞虫扑打翅膀的细小动静就渐渐远去了。

 

“——蚁人?”

 

“大概吧。”神奇女侠不确定的回答,“我总是记不得这个人。”

 

超人叹口气,总觉得正义联盟正式组建后,日子也不会好过到哪里去。

 

“嘿!超人!神奇女侠!”

 

又一只虫子侠荡着蛛丝靠近,神奇女侠好奇的打量着这只蜘蛛制服的英雄,“你是虫子侠?”

 

“……我是蜘蛛侠!你们友好的邻居!”来人迅速纠正了神奇女侠的误解,“蜘蛛是节肢动物,不属于昆虫!”

 

超人对着有些迷茫的神奇女侠解释,“蜘蛛侠和蚁人不是一个人,他变不小的。”他转过头看向蜘蛛侠,“我刚刚看到复联的人从这里离开了,你一个人在这里没关系?”

 

蜘蛛侠无奈的耸耸肩,“鉴于我目前暂时定居在大都会,错过了一次会议代表下面的任务也没有我的份了。”他蹲在那儿,整个人都像罩着可怜兮兮的阴影。

 

神奇女侠也有急事,她向超人和这只新认识的蜘蛛打了个招呼,便迅速消失在人海里。

 

超人也不得不眼睁睁看着这只来去匆匆的蜘蛛随手向他道了别,往来时的路回去了。

 

……该不会在伤心吧?蜘蛛侠?

 

17

 

克拉克小心翼翼的敲了敲门,在这之前,他谨慎的侧耳听了听屋内的动静,彼得回到了房间,但似乎并不是在懊恼自己成为被丢下的那个。

 

克拉克继续敲了敲,这次他带了点儿力道,“彼得?出来吃晚餐了。”

 

门内传来稀里哗啦的动静,克拉克在心里再次对彼得道歉,扫了一下,发觉那动静只是彼得脱下半身制服时被自己的声音吓得绊倒在地。

 

在一阵手忙脚乱的整理之后,一个顶着乱糟糟的头发的青年打开了门,“抱歉啊,刚刚下班之后太困睡着了。”

 

克拉克暗笑着假装认同的点点头,转身走在了前面,“我下午去了趟纽约,打包了你最喜欢的那家的披萨,现在还在微波炉,等会儿就可以吃了。”

 

彼得愉快的和克拉克一人一边坐在餐桌旁,抖着脚倒计时。

 

“今天的工作怎么样?”克拉克随意问道。

 

“糟透了。”彼得立刻沮丧起来,“我错过了——呃,蜘蛛侠错过了他的第一次复仇者联盟的会议!”

 

这可的确是一个打击,克拉克想。

 

“蜘蛛侠是不是很伤心?”克拉克看着已经趴在桌上用下巴抵桌面的彼得。

 

“当然……好吧,我觉得他应该很伤心,尤其是他还错过了弗瑞局长加送的喷气背包!天啊这次任务他本可以飞了!”

 

克拉克察觉到了微波炉即将加热完毕的动静,站起身走到厨房,“他的确会飞啊。”

 

彼得从鼻腔哼了一声,“用蛛丝荡算什么飞啊,我想真正尝试飞一次。”他完全忘了他们是在讨论蜘蛛侠的事情,满心满意都沉浸在被丢下和失去飞的机会的沮丧中。

 

只有披萨散发的美妙气息才能稍微抚平一二。

 

克拉克:拜托别吃完所有的菠萝!不行!即使你伤心到极点!

 

18

 

大都会的夜晚比纽约要祥和很多,而它的守护者超人远不像它的邻居的骑士那般排斥外来英雄的帮忙,因而,大都会的居民看到超人和蜘蛛侠一起在空中飘飘荡荡的巡逻也是常事了。

 

但是,这一次可出了一点状况。

 

来自写字楼最底层烘焙店铺的贝克大叔,信誓旦旦的话语:

 

昨天晚上生意非常好,连最后一批的折扣面包都清空了,我在店里清点了一下账目,打算喝——等等我是说回家喝点橘子汁就去睡,谁知道出门就发现了超人红色的披风,特别显眼!哦哦哦还有他新来的小伙伴,叫什么来着?蜘蛛人?哎呀这个小伙子可爱闹腾,我的店上次被抢劫他一口气就给我追回来了,吵吵嚷嚷的活力十足,还絮絮叨叨的说让我注意安全什么的,挺好的一个小伙子。

 

我乍一看还以为他们吵架了,一个浮着一个就蹲在路灯上,我也没敢出声,就站在那里看他们,什么?偷窥?不不不,我只是就站在我的店门口,怎么能说是偷窥?!他们就在店外的路灯那边!我想不看都难!

 

我说到哪了?哦,看在我记忆力的份上给我闭嘴你个小丑!我只想说完这件事别给我絮叨什么乱七八糟的超级英雄真面目,我都有五十了!

 

好吧好吧,我们继续,他们说话声音不大,我就听到他们零星的什么“……喷气背包?”“我带你飞……”什么的。

 

我好歹也是见识过彩虹游行的,别小看老年人!我可不是什么老顽固,他们在一起挺好的,我是说,他们应该是一对儿?毕竟我还没看到过超人抱着别的超级英雄飞呢?

 

哦——你们说蝙蝠侠啊,哥谭的罪犯们都来多少次了,就连那个韦恩都澄清他们的事情,我还能分辨不清?

 

哎呀我的面包!不说了不说了!反正超人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19

 

从另一个角度看天空是蜘蛛侠从未体验过的,不需要时刻关注下一步该从哪儿落脚,需要花多大的力量才能使得自己准确的荡到需要的位置上,他所要做的,便是享受着偶尔从超人盖浮在超人和他的披风中、从制服的接缝处漏进来的风,以及不乱动的保持平衡。

 

地面上的行人自是不必说,车流与霓虹灯的相互照应在天空中,所能见到的也是一抹长虹般的整体。

 

这种交通工具可比坐神盾母舰隔着玻璃打量要真切许多。

 

蜘蛛侠在最初的慌乱之后,便立刻镇定下来,甚至指挥着好脾气的超人往前飞,往下飞,甚至想尝试一把空中摩天轮的刺激感,谢天谢地超人劝阻了他,也免得第二天星球日报和号角日报联合刊发《空中大转盘?——超人神秘的举动是发疯还是暗号?》之类的阴谋论。

 

他简直都想申请与超人搭档了——有这么一个会飞的搭档在,他们哪儿去不了呢?

 

唯有一点:

 

“酥皮你能不能放松一点你的手是钢铁的手但是我的腰不是钢铁做的啊——!”

 

“……抱歉第一次带人没经验。”

 

20

 

记者的行动非常自由,如果有需要,他们会追着一条新闻一整天,然后再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去加班加点赶出来。

 

所以,当彼得和克拉克双双缺席办公桌时,所有人都以为他们被派去公干了。

 

克拉克回到家发现厨房桌上自己留的便条和客厅桌上彼得留的便条,也以为彼得去出差了,看样子,没几天还回不来。

 

克拉克松了口气,身上的制服虽然没有异味,但是一天一夜都穿着它,没有一刻换下来过,总觉得很难受,他确认了窗帘的位置,直接边往浴室走边脱,脱完直接塞进衣筐里等待去单独洗。

 

虽然所有人都觉得克拉克是小镇男孩,但是小镇男孩也是懂得享受的,把自己泡在温度略高的水中,摘掉眼镜,拿本书翻一翻,便是极好的休闲时光。

 

但是这种时候总不会长久,门口传来开门的动静,克拉克迅速从水里爬起来,擦干净身上的水,匆匆忙忙把衣筐底下的衣服扒拉上来盖住制服。

 

他掩饰性的拔了橡皮塞,让水流声盖住了他打理的动静,没一会儿,小记者克拉克就擦着湿漉漉的头发从浴室探出头了,“出差回来了?”

 

彼得完全是疲惫不堪了,闻言也只是点点头,平日里有趣的抱怨都没有,只是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就不再动弹。

 

克拉克觉得不太对劲,难道不是工作的问题?他走出来,把毛巾搭在肩膀上,问他,“发生了什么吗?”虽然他不觉得彼得会照实回答这个问题。

 

“……超人,我问你,如果你看到和你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出现,你会怎么做?”

 

21

 

“……超人,我问你,如果你看到和你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出现,你会怎么做?”

 

彼得垂着头,把自己完全贴合在沙发上,一丝一毫的缝隙都不留,全身都诠释着“累瘫”这个词。

 

克拉克自然也不会像狗血电视剧那样死撑着否认,直到彼得把证据摆出来打脸。

 

他愣了有一会儿,“你遇到什么了?”

 

彼得抬起头,脸上的伤痕非常明显,“我遇到一个蜘蛛侠。”

 

22

 

克拉克一瞬间有些迷茫,“那个黑色制服白色蜘蛛的?”

 

“……那是毒液特工。”

 

克拉克有些犹豫,“金属腿金红外壳的蜘蛛盔甲?”

 

“钢铁蜘蛛。”

 

克拉克使劲回忆,“黑色底红色蛛网的小个子?”

 

“来自未来的迈尔斯……等等,你说清楚你怎么知道他的?!”彼得惊讶的问。

 

克拉克耸耸肩,一副“超人什么都知道,只是超人不说”的表情。

 

23

 

超人严肃拒绝了蜘蛛侠猜猜乐的活动,因此彼得也只能遗憾的解释给他听,他怎么和一只自称是真正的蜘蛛侠的人斗了一场,还差点把对方干掉的事情。

 

克拉克几乎像是看神秘博士电视剧那样对克隆这类事还是抱有怀疑的态度,毕竟按照官方所说,克隆技术还不能完全让一个克隆人像是复制粘贴那样和原本的DNA主人面对面。

 

但是,都有氪星人存在了,那还有什么不可能的呢?

 

克拉克决定把这件事告知给正联。

 

24

 

克拉克回来的很晚,彼得已经调整好几天前的震惊心态,同样,自称蜘蛛侠的那个人再也没有出现过,不论蜘蛛侠如何压榨自己时间纽约大都会来回跑。

 

彼得已经习惯在克拉克没回来的时候也点一份外卖放着,等克拉克回来就可以微波一下解决,唔,或许用热视线更有效率。

 

果不其然,在所有大都会居民都差不多在家吃完晚饭的时刻,超人终于悬浮在窗外,闷闷的敲了敲玻璃。

 

彼得过去开了窗,让超人进来,看着超人把不知何时掉落在额上的一缕头发往后捋,接着回房间换了衣服这才安稳的坐在餐桌前等待他的晚餐。

 

“……每次看你这么折腾,我现在看超人根本就没有神秘感了。”

 

克拉克有气无力的盯了眼彼得,吐出两个字,“好了。”

 

彼得会意,帮他拿出微波完毕的外卖,看样子今天超人说不准救了一个版块的地震区,彼得猜测,这么一想,克拉克的现在懒洋洋的形象就立刻高大上起来了,就连帮克拉克抵番茄酱都主动许多。

 

克拉克吃的很快,几乎像是发泄什么一样迅速嚼完,然后一抹嘴,“我看到了我的克隆人。”他宣布。

 

25

 

“我的克隆人是我敌人克隆的。”彼得说。

 

“我的克隆人也是。”克拉克表示。

 

“我的克隆人看起来和我一样大。”彼得说。

 

“我的克隆人看起来就像我的儿子那样大。”克拉克无奈的揉揉额头,彼得建议他用热视线帮忙,毕竟手的力道不足够让钢铁额头软半分。

 

“我的克隆人前几天来找我了,”彼得说,“他自称本·莱利,试图寻找自己的存在意义,可惜我觉得他应该也倒霉的继承了我的幸运值。”

 

“我拜托蝙蝠侠帮忙解决我的克隆人的事情了,”克拉克犹豫的说,“蝙蝠给他取名康纳,氪星名是康,他……大概是想寻求我的认可吧。”克拉克满脸复杂的回忆着,“但是我还是接受不了这个事情,”克拉克盯了眼彼得,“就算有你给我铺垫。”

 

“……”彼得朝超人翻个大白眼。

 

TBC or Fin?


评论(16)
热度(104)

© qyx的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