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乱邪恶无节操党
目前专注all小蜘蛛cp无限中……
新开的ask↓
http://ask.fm/iamqyx
欢迎来玩~

qyx的窝

【生贺】Peter Parker和他的朋友们(神盾小队&PP 友情向)

1

 

果然是神盾学院啊,和其他的公立学校完全不一样。

 

Peter兴致勃勃的走在去宿舍的路上,东张西望的比较着高中与高中的区别,是的,Peter Parker AKA Spiderman,通过优异的成绩,让自己从公立中城中学转到了由神盾局支持的神盾学院,还是免学费兼发放助学金的那种。

 

据说,神盾学院自开办以来,广泛招收来自世界各地的优秀生和专长生,其中不乏达到神盾特工招收的标准的学生,很大一部分,在毕业之后,就会被吸收进神盾局,而其他的,则会以为自己上的是普通的私立学校,在考大学时,将会获得来自神盾学院院长Coulson的推荐信。

 

可Peter知道,Coulson不只是神盾学院院长,他还是负责联络复仇者联盟、神盾局的七级探员,或许还是下一届的神盾局局长,这得看Nick什么时候退休。

 

不过表面上,Peter还是神盾学院的一名新生,或许还得加上新生代表的称号——天知道已经学期中了,为什么还得让Peter代表新生发言。

 

这次发言的有两位,除了Peter,还有看上去颇具拉丁风情的同学Ava,他们同样是A班的学生,Ava一见面就对Peter从外表负分到讲话不够激情批判的深刻而富有哲理,Coulson院长一拍板,决定让Ava帮助Peter进行从外表到口才的大变身,完全不顾Peter挣扎在每晚准时参与神盾小队训练与练习讲话时Ava毒舌的挑刺中。

 

没错,PeterSpiderman Parker是一名学生的同时,也是一群神盾小队的队长,他完全不记得自己是如何平衡这种压榨性的时间安排的,唯一知道的就是,当神盾小队开始配合作战的同时,他也得到了来自Ava的“还不错”的评价。

 

2

 

新生讲话是怎样的?

 

开头几排在老师的注视下站的笔直,状似全神贯注,实际上脑子已经飞到了中午该吃什么晚上用什么理由约会;中间几排略微松懈的站着,偶尔交头接耳讲几句话,就像间谍传递信息一般警惕而迅速;末尾几排,基本上松松垮垮的歪着,不蹲下去睡到解散就不错了。

 

Peter盯着Ava讲完话之后犀利的目光扫视,再望望那些“教师们”不满的眼神,了悟,这群学生药丸。

 

由神盾探员们担任的教师们,可没有一个是善茬。

 

3

 

轮到Peter上台时,所有人都习以为常,毕竟新生代表是个带着眼镜的四眼田鸡书呆子,这是每个学校的惯例。

 

只有Ava一言不合就直接摘了Peter的眼镜,“说了不能戴这个,你以为你是超人?”

 

Peter忍住哀嚎一声蹲地嚷“还给我眼镜!”的本能,故作镇静的上台,一眼就看到同班一见面就莫名斗上的Sam正完全不给面子的对着Peter挤眉弄眼,试图搅乱Peter回忆稿子的进程。

 

Peter立刻转开了视线,把自己注意力频道调到背稿上,“敬爱的老师,亲爱的同学们……”

 

背书其实是一件很愉快的事情,蜘蛛能力给了他超凡的记忆力,一旦背诵出来,他就不必担心忘词,即使是魂游四方也阻止不了他背完。

 

接着,他就被事实打了脸。Peter听到了来自海岸对面的呼救声。

 

神盾学院处于远离海岸的大陆架上,被水包围的神盾学院完全像是一个严厉的寄宿学校,游戏玩多了的Peter甚至一瞬间想起过《学园默示录》、《逃生》、《天神小学》之类的学校/医院逃生记,此刻,这个呼救声简直像一个巨大的信号。

 

不等等,Peter冷静一下,其实这只是Spiderman该出场的信号而已!

 

4

 

怎么在众目睽睽之下逃走换上制服救人?急在线等。

 

Peter微微动了下身体,就换来前排所有人的瞩目,这下可不好办了,Peter嘴上不停,默默擦了把额上的汗。

 

似乎下面也有人听到了动静,开始渐渐混乱了起来,他看到了班里那个来自中国的Danny抱着肚子对老师讲了什么,随即在老师点头后急匆匆往校医室方向前进。

 

Peter也匆匆忙忙三倍速背完了稿子,在Coulson带领的掌声中对老师含糊的讲了一句“老师我想拉肚子。”就往最近的男生厕所跑去,脚下一点也没停顿,顺便错过了老师疑惑的喃喃:一天两个男生拉肚子?该不会是食物中毒吧?

 

5

 

Spiderman赶到时,火势已经蔓延开了,Iron Fist也紧随其后的到达,Spiderman荡入二楼,带出了一对母子,顺便用蛛网液织了一层在楼外,防止丢出去时用力太猛摔下去。

 

Iron Fist则在呼救声中用力量打破了门,救出了一对夫妻和一只猫。

 

Spiderman彻底搜查了一遍,在火光、簌簌下落的灰尘墙灰和烟中,确认了没有遗漏,也没等警察来,匆匆忙忙的荡走了——

 

第一节课马上要上课了啊!

 

6

 

Peter从顶上的小窗钻进厕所,把外套穿上,对着镜子照了照,发现脖子制服的接缝处糊了一点黑色,心下庆幸的他急忙接了一点水胡乱抹干净,检查了一下,除了有些凌乱之外没有什么问题,这才急匆匆的往教室跑。

 

Danny出现在他的身侧,也是一副行色匆匆的模样,Peter好奇的转头看了眼这个看上去很温和的美裔中国留学生,两人交换了一个不明所以的眼神,互相确认了对方释出了一个友善的讯号,边收回眼神专心赶路,双双成功踩点到达教室。

 

Peter顶着一众的好奇眼神,找到了自己的座位坐定。

 

由于他来得迟,基本流出来的都是靠近讲台的两排,零零散散的坐了几个人,留给Peter和Danny的便是最能感受到老师们的严厉与慈爱的宝座

 

——第一排正中间两个座位。

 

7

 

一边做超级英雄一边做优秀生的感受如何?

 

Peter言简意赅的总结成一个词:累成狗。

 

超级英雄的事情无非就是有情况,及时赶到,阻止,安抚群众,然后出糗或者被群众嘲笑,接着拎着倒霉的罪犯回神盾局。

 

优秀生也很平常,就是上课认真,作业仔细,成绩出挑,再来一两个体育满分,简直是人生赢家的完美典范。

 

而既要做超级英雄,又要当个好学生,那简直就是同一平面的直线与曲线的混合,一团糟,交叉点无处不在。

 

当你正要做最后一个压轴题时,你听到了来自金门大桥上的动静——有人要自杀。很好,你必须得立刻捂着胃对老师无不遗憾的说道自己午餐没吃现在胃酸泛滥想吐,接着你就得急匆匆避开走廊上偶尔经过的人,带上你的制服,跑去厕所换上。

 

接着,你需要发挥你无穷的想象力,让你的身体发挥无限的柔韧度,让自己能及时在躲避所有人的注意的同时,赶在那位想不开的男士入水前用蛛丝吊起他,或者眼睁睁看着别的超级英雄也从奇怪的方向出现,捞起那个男人,最后或许该谈点人生,哦对了,记得每天早上检查一下蛛网液的储备量,这可是成功达成“突发事件!超级英雄之救助自杀者”任务的关键。

 

最后,当你脱下制服,换上原先的衣服,弄成一脸虚弱的样子赶回考场,幸运的话,你还有同伴陪伴你一起用最后一点时间把第一个小问题解决掉。

 

接着,下一次发成绩单时,你就有可能接受来自Ava或者Cho的挑眉,那是对于你创造新低的成绩的惊讶,尽管你做的所有都正确,唯独差了那一大道题。

 

人生啊,何以会苦逼至此呢?

 

8

 

Peter开始觉得班上的同学开始行踪诡异了,他不知道别人看待他是不是也是一个怪人,但是,在体育课开始之后,悄无声息的从游泳池底冒出来还不被人发现的Triton(异人族,享有稀有种族福利),考试前最后一刻居然从原本无人的拐角处默默露面的Tyrone(夏天穿斗篷也是一个超能力吧!)和与他形影不离的Tandy Bowen,以及总是试图在各种方面挑战自己的Sam等人中,自己的怪异等级也降低了不少。

 

但是这阻止不了其他人围观Peter在体育课前换运动服时露出的制服。

 

Sam的衣柜就在Peter旁边,同时也是他第一个发现Peter衣服底下的怪异装束,“你穿着什么?”他拿好奇的眼光打量Peter的胸口处,那里隐隐约约透出一点红色的底色。

 

Peter猝不及防被问的愣了一下,也错失了澄清的时机,被Luke大大咧咧的一肘子箍住了脖子,扬起脖子的同时顺势露出了一小截网状的制服。

 

“咦……?”Cho皱起眉,“你这身好眼熟?”

 

Sam立时摸了一把,直起身暗地松了口气,“什么啊,这身,摸起来滑丢丢的,完全不像蜘蛛侠的制服。”

 

Peter也吐出了一口不知何时屏住的气,他打着哈哈,“哦,你们说这身啊,”他竭力表现出一副秘密被发现的羞耻和急于分享的兴奋感,“我自己为下个月的SDCC做的cos服,你们觉得怎么样?”他直接脱下了恤,露出那身像是乳胶制作的蜘蛛侠制服。

 

Danny用目光扫视了一下,随即便赞许的露出了一个鼓励的笑容,“Peter,你的构思很精巧。”

 

Peter和Danny对了一拳,用上高中男生应有的力道,“没的说,伙计,我试穿的时候梅婶都以为我是蜘蛛侠。”

 

Sam却嗤笑一声,“当人傻呢,还蜘蛛侠,就你这身,一看就像情趣制服好吗!”他说着,再次摸了把Peter的手臂,诧异的捏了捏,“你居然有肌肉?”

 

Peter点头,“一个月前开始健身的,有点效果了吧?”

 

男生们追打了一番,便搭肩插裤的走了出去。

 

Peter感受着运动服内摩挲作响的制服,暗自庆幸:蜘蛛制服洗掉,只能换上最初版制服的我真是太机智了。

 

9

 

【注释:官方设定蜘蛛侠的蜘蛛感应能用于赢牌。

德州扑克的设定内容都是我根据百度和007皇家赌场来写的,一切问题归咎于我。】

 

神盾学院是个寄宿制学校,这也意味着晚间作业完毕之后他们有着充分的时间溜达,蜘蛛侠已经能毫不奇怪的在八九点钟的夜巡时间和最近骤然增多的超级英雄们打起招呼。

 

十点,夜巡完毕,蜘蛛侠提早夜巡的事情早已和神盾局交接完毕,再迟一点还会有别的英雄们巡逻,蜘蛛侠非常放心的从某个地下室的通风口窜出来,迅速换上了衣服,打算好了去浴室一趟。

 

他哼着歌,愉悦的享受起错开男浴室人群高峰期之后,独占浴室的美妙待遇,甚至还打算甩着毛巾打算对着蓬头高歌一曲。

 

门口传来动静。

 

Peter瞬间停住了手脚,假装之前发生的一切事情都是桃金娘惹的祸。

 

“Peter?”一个女声从门口传来。

 

Peter吓得叫出声,“Ava?你跑到男生浴室外干嘛!”虽然门依旧是紧闭,但是Peter仍然情不自禁用手上已经卷成玉米卷的毛巾捂住了自己的下身。

 

“……德州扑克来吗!就在你们宿舍!”Ava的声音彻头彻尾的表现出了她恼羞成怒的样子,Peter立刻满口同意,打开花洒让水遮住了自己的动静。

 

 

 

没多久,Peter顶着一头湿发穿着睡衣急急忙忙的跑回宿舍,那里已经聚集了几乎全班的人——顺便一说,神盾学院是小班制,二十人一班,但是奇怪的是除了其他班,只有他们班人数不齐,只有十三人,对,不详的十三人,Peter也不懂为什么不匀一点别的班的人来他们班。

 

话归正传,Peter刷了身份卡,只见中间的桌子被虚拟的屏幕模拟成牌桌的样式,Ava一本正经的洗着牌,显然她今天扮演的是荷官角色。

 

Triton和Caesar作为留学生,对这种玩法不太熟,所以作为旁观。

 

而桌上一左一右,分别坐了Cho、Luke、Squirrel、Flash和Sam、Danny、Tandy、Tyrone、Ben,显而易见Peter该坐在Cho队。

 

Peter刚落座,Ava便气势十足的放下了洗完的牌,她利落的分发了所有人各两张底牌。

 

在此之前,桌上已有几个鸡肉卷砝码,香气弥漫在整个空间内,但是所有人都如临大敌的盯着桌上的牌。

 

“请下注。”Ava说。

 

大盲注为Flash,按顺序该由小盲注Sam和Danny下注,两人分别选择跟注,Tandy犹豫了一会儿,和Tyrone对视了一眼选择跟,Ben不动声色,脸上的疤痕越发显眼,“加注”,他把代替砝码的一个鸡肉玉米卷推上前,表情不露一丝痕迹。

 

Cho扫视了一圈,选择了跟,Luke、Squirrel选了加注,终于轮到Peter,他愣了会儿,悄悄掀起牌面看了眼,仔细思考了几秒钟,才在周围人看菜鸟的眼神中把手伸向鸡肉卷,他拿了一个,蜘蛛感应轻微振动了一下,Peter停了停,就在周围人开始不耐烦催促之际,他加了两个,“加注。”蜘蛛感应停止了敲击。

 

所有人压完注,Ava依次放上五张公共牌,分别是红桃A、黑桃A、黑桃四,所有人眼皮都一跳。

 

这个牌,非常容易出一些大比分的牌面。

 

Ava催促大家下第二轮注。

 

这次,Sam选择了加注,他推了两个鸡肉卷上前,惬意的靠在椅背上。

 

Danny闭了闭眼,他非常喜欢冥想,Peter和Sam猜测过也许Danny有瓦肯人的血统,但是现在,再宁静的檀香香气都凝不了神,Danny面上些微情绪一扫而过,他选择了跟。

 

Tandy和Tyrone这次倒是不再犹豫,双双跟,显然他们打算共同进退了。

 

Ben干脆的选择了让牌,Cho死死盯着那三张公共牌,显然在心算着胜率之类,没过一会儿他就选择了让,Luke的墨镜展现不了他的心情,但是从他认真的推上一个鸡肉卷的动作来看,显然他还是非常有把握的。

 

Squirrel的松鼠爬上了桌子,所有人都警惕的压住了牌,松鼠呆萌的眼睛注视着虚空,左右摆动了会儿,对着Squirrel喳喳喳叫着什么,Sam立刻恼火的警告,“别拿你的MonkeyJoe当做作弊器!这不公平!”

 

Squirrel鼓着腮帮子反驳,“他叫Tippy Toe!”

 

Ava闻声也同样要求Tippy Toe下去。

 

Squirrel心不甘情不愿的招办了,她选择了让牌,手上安抚的摸着那个Tippy Toe。

 

又轮到Peter。他看了看手上的牌,黑桃五和黑桃七,公共牌有黑桃A和黑桃四,这个目前来说看不出什么。要选择让吗?光是这个念头一出,蜘蛛感应又开始了震颤。

 

好吧好吧,Peter想,总得拼一把。他伸出手,推上鸡肉卷。

 

Flash跟。

 

Ava发出了第四张牌。

 

黑桃六。

 

Peter眼睛一亮。

 

这轮,Sam让,Danny跟,Tandy和Tyrone石破天惊的选择了all。Ben再次选择了让,Cho让了第二次,Luke喃喃着什么,咬咬牙选择了跟,Squirrel犹豫了一下,依旧让。

 

Peter非常有把握的伸手想要从鸡肉卷中推出一个,蜘蛛感应立刻疯狂的左右撞击他的脑子,这是要放弃?Peter不甘心的想,蜘蛛感应彻底放弃了治疗,他的头就像塞进了一整个交响乐队,有两组敲击乐器组在他脑子里演奏华彩乐章。

 

这是什么意思?!Peter茫然的盯着桌面,他琢磨的时间有点久,Ava再次问了一遍,Peter没有注意到,他盯着桌面看了一圈,才在Sam不客气的踢凳子的情况下,把面前所有的鸡肉卷都推走,“all。”

 

Luke不甚赞同的叉起双手,“你不再考虑考虑?”

 

Sam急忙阻拦,“干嘛?干嘛?下赌注说出口就不能改!”

 

Danny皱皱眉,有些忧虑的看了眼Peter。

 

Peter却觉得此刻再也没有更神清气爽的了,他把鸡肉卷推得远远的,“all。”他重复了第二次。

 

Flash看了看牌,选择了跟。

 

Ava收走了所有人的筹码。

 

第四轮,第五张公共牌,黑桃八。

 

此刻,Ben、Cho和Squirrel彻底成了看客,Luke和Tyrone同时低咒一声,Tandy安抚的握了握Tyrone的手,Sam选择了放弃,撒开牌的同时,拍了拍Danny的肩。

 

此刻,Peter完全无畏惧,他加买了筹码,把所有筹码都推上去,“all。”他说。

 

Tyrone和Tandy也已经没了退路。

 

Luke透过墨镜看了还在桌面上的人们的面孔,似乎找到了那个必胜者,他干脆的弃了牌。

 

这下,变成了Peter、Flash、Danny和Tyrone、Tandy的五人战场。

 

掀牌时间。

 

Flash两张黑桃六,葫芦。

 

Tyrone和Tandy双双凑成同花。

 

Danny实际上是一手凑不成对的烂牌。

 

所有人的目光集中到Peter手上的牌。

 

Peter掀开。

 

一个黑桃五,一个黑桃七。

 

配上黑桃四、黑桃六、黑桃八。

 

同花顺。

 

10

 

夜路走多了就容易撞到鬼。

 

这种唯心主义的话语在Peter看来,完全能转变成“夜巡多了就容易被罪犯跟踪”。

 

是的,Peter在经历了上午考数学,下午考历史的双重折磨下,兢兢业业的夜巡归来,上眼皮打下眼皮的他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正被窥视,熟门熟路的从某个不起眼的通道口钻进去,掌握好力道顺利的滑溜到底,接着拐了几道弯,便找到了灯光隐隐映入的道口。

 

Peter拍干净身上的灰尘,疲惫的打了个呵欠。

 

又是纽约平静的一天啊。

 

11

 

每当说平静,那绝对会发生什么,否则绝对对不起Parker Luck的功效。

 

早上是Peter最痛苦的时刻,当他睁开眼,眼皮依旧酸软着威胁要闭拢,他使劲揉揉眼睛,把自己从软硬适宜的床铺上拔出来,软手软脚的从衣柜里找到衣服穿上,昨晚的制服还没洗,在床底散发着汗慢慢发酵的味道,他皱了皱眉,再一次把它踢回原位——等晚上再解决吧,反正还有备用的。

 

他满不在乎的想着。

 

早上一二节是实践课,这对隔壁班来说是一周内最期待的课程了,毕竟他们是动手能力强的研究班,原本Cho也将被分到那个班级,但是也许是因为Jemma的加入,Cho就奇怪的分到了他们这个普通班。

 

而对于他们普通班来说,实践课十有八九都是自习课,毕竟他们里面没多少人愿意在实验室做着连他们自己都不明白的实验。

 

本来Peter有一个极妙的主意,他试图给自己的发射器加上别的功能,顺带给他的泰瑟网升级。

 

显然现在课都上了一半了,再去也不现实。

 

果然还是去资料室看看上次没看完的书吧。

 

神盾局的资料室一向比外界的图书馆藏要丰富,不过很多孤本都是扫件,想要看原件还必须有神盾局的身份证件。而且每个月只允许借出二十本。

 

Peter早在头十天就用完了借书额,之后他就只能待在资料室看完想看的资料。

 

所以,当学校大门被轰开之后的慌乱和警报,在全封闭的资料室深处的Peter都错过了。

 

午餐时间到,Peter伸了个懒腰,打算享受一番今日特价的陈皮鸡与炒面,孰料一扇凹凸不平的门突兀的呈现在他面前。

 

“……”Peter试探性的拉了把门把手,显然不成功,大门本身的质量就非常可观,而且锁也采用了古老的锁式而非科技化的刷卡和指纹签入,他研究了一会儿被扭曲的锁,下了一个结论:这个锁终于寿终正寝了。

 

这种事情——Peter直起腰,打量了一下门上的凹凸部分,一个清晰的拳印留在了上面——如果不是浩克和他的Smash小分队奉命前来拆迁,那么——

 

Peter脱下衣服,露出里面的制服,露出一个战意满满的笑容:那就有可能是某个反派闯了进来。

 

 

 

Iron Fist在战斗开始的第一时间就迅速躲进了最近的厕所,首先占据了最尽头一间,等他落了锁,门口再次闯进来两个步履匆匆的脚步声,互相含糊的打了个招呼,“嘿——你也肚子疼?”

 

“——啊对,昨天不知道吃了什么,感觉有点疼啊。”

 

两个男生各进了一间,门各自发出落闸的动静。

 

Danny小心的不露出换衣服的动静,把衣服叠好,想了想,望向了天花板。

 

门口再次传来一个脚步声,他旋风似的闯进来,使劲拉了第一扇门,门内的男生传来抗议声,接着是第二间,那个男生同样叫道,“Sam!我这里有‘紧急情况’!你去别的间!”

 

Danny立刻反应过来,来人是他的同班同学,Sam Alexander,但是就现在这个样子,他也不能直接走出去把厕间让给对方,他只能在心里抱歉的对Sam道了歉,接着准备好了对Sam接下来的话的拒绝之语。

 

然而Sam并没有再拉最后一个厕间的门,他只是气恼的对第二间的男生嚷道,“有什么能比现在更紧急的!”他叫完,分分钟跑离了门,大概是另寻他处解决他的“紧急情况”了。

 

Danny松了口气,随即趁其他两个男生开门之前,离开了厕所。

 

 

 

正好,现在没有一个人注意到他从厕所出来,Danny在心里赞美了他的幸运饼干,接着用他的拳头接住了来人的攻击。

 

 

 

Danny战斗的风格其实和他的性格截然不同,但从某些方面来说,却又彻彻底底是Danny Rand的做法。

 

好比是尽量把罪犯往偏僻的地方引以免造成误伤,好比是挥舞着拳头试图找出契机给予罪犯关键一击。

 

就在这一档口,身后的门出来令人牙齿酸软的叽嘎声,Iron Fist和罪犯同时转头——

 

“哄”的一声,厚重的铁门从中间硬生生被扒开,砖石掉落之间,始作俑者无辜的瞪着面罩上的大眼睛,表达出“他绝对是无辜”的气场。

 

但这对Iron Fist并不管用,他大吼,“小心!”

 

为时已晚,Spiderman眼睁睁盯着罪犯嘶吼着“SSSSSSSSSpiderman!”的字眼不管不顾的硬闯过去,Spiderman单手抓住了罪犯的胳膊,一个旋身窜上罪犯的颈部,试图用泰瑟蛛网解决了这个罪犯。

 

然而遗憾的是,他的泰瑟蛛网并没有发挥作用,在他被摔下来的瞬间,他终于回忆起备用制服缺少蛛网液这个恐怖的事实。

 

他灵活的从空中硬是扭转了摔落趋势,借助斗志昂扬的“新星赶来支援!”来人的肩膀,他稳稳的扒住了墙壁,回身看向罪犯。

 

“红坦克?”他说,“你逃狱的目的就是为了让我们再次把你送回去?”他摸了摸下巴,“这倒是一个好主意,毕竟你厚重的脑壳想象不到什么是‘改过自新’。”

 

红坦克怒吼着双拳砸向墙,裂痕瞬间补满了墙壁,一秒不到,墙壁就从中间崩裂开来。

 

Spiderman迅速抓住Nova伸出的手,两人飞速绕过墙灰区,往红坦克的后方去。

 

“又一次的仇恨拉满?”Nova低头对Spiderman说。

 

“只要你们不拉走仇恨,我带着转风筝没问题。”Spiderman头也不抬的回复。

 

Iron Fist金黄到耀目的拳风从前面传来,没一会儿,红坦克的注意力就被他吸引走了。

 

Spiderman收紧握住Nova的手,“OT了,快走!”

 

等他们顺利找到合适的位置攻击红坦克时,身后同样传来女性的叱声。

 

Dagger和White Tiger终于赶到。

 

随即是Power Man和其他人。

 

“是什么花费了你们比女士更多的时间赶到?”Nova喊道,这一声换来Dagger和White Tiger迅速又不满的一瞥,饱含着“结束再收拾你”的意味。

 

Power Man含糊的支吾着,手上没停。

 

Spiderman清晰的蜘蛛听力让他捕捉到了一些词句,“要不是……厕所满员……”

 

也许是因为Power Man那时正在上厕所?Spiderman把这个事情抛之脑后,集中注意力解决了战斗力突然大增的红坦克。

 

 

 

事情发生的快,解决也很迅速,等到下午上课铃从远处传来,他们也疲惫的结束了战斗,Spiderman通知了神盾局,没一会儿,探员们就押解着昏迷的红坦克上了飞船。

 

“我想回去吃一个特大号鸡肉卷。”Spiderman转头说,“你们呢?”

 

Nova嘿嘿嘿笑道,“下午找朋友虐他一把屁股先锋。”他说着就飞走了,隐约还传来他愉快的告别声。

 

White Tiger不感兴趣的摇摇头,“我晚上的训练请假,”她说,“今天还没完成作业。”

 

其他人也陆陆续续的离开。

 

 

 

半小时不到,Peter就一脸满足的捧着超大号·什么都加·鸡肉卷进了宿舍,他一眼就看到Ava正在埋头赶作业。

 

“你昨天竟然没做完?”Peter像看什么稀奇动物一般打量着Ava,被Ava一脸烦躁的赶开,“去去去,把你的笔记借我一下。”

 

Peter撇撇嘴,单手拿着鸡肉卷,单手从床头抽出一本丢给她。

 

门突然被撞开,Sam闯进来,拉着塞满了鸡肉卷的Peter就往外跑,“没时间解释了,快走!”

 

Peter一脸茫然的被扯到门口,迎面遇上抱着新的檀香进门的Danny,“你们这么急,出什么事了吗?”

 

Sam头也没回,“吸屁股去!”

 

唔,好熟悉的话。Peter没有手来摸下巴cos福尔摩斯,只能将就着表现一脸沉思像,这个情况好像在哪听过?

 

“哈哈哈今天非得虐的你叫爸爸!”Sam嚣张的一把把他扯到座位上,“来战!”

 

看到熟悉的屏幕,Peter立刻把鸡肉卷和思考抛离,扯起嘴角冷笑起来,“谁怕谁?”

 

恩,又是一个神盾学院的平静下午呢。

 

Fin


评论(25)
热度(77)

© qyx的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