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乱邪恶无节操党
目前专注all小蜘蛛cp无限中……
新开的ask↓
http://ask.fm/iamqyx
欢迎来玩~

qyx的窝

记者们的日常(超虫 正复联联合宇宙)第四弹

26

 

互相知道秘密身份的两个超级英雄会如何继续他们的同-居生活?

 

答:该怎么过就怎么过,怎么着?是超人也不能拖欠这个月的房租。

 

不过,在白天的记-者采访期间,克拉克和彼得再也不遮遮掩掩的试图把对方糊弄过去了,互相帮对方打马虎眼的技能点迅速被刷满。

 

不过,彼得能从中找到不少乐趣。

 

场景一:

 

“我现在才发现你演技不错。”彼得说,他把录音笔往口袋里塞了塞,确保它不会掉出来才安心。

 

克拉克无奈,“要是让他打准了,他就得骨折。”他可是研究了好久才能顺利发挥出没发现对方咬牙切齿的面貌,假装有什么东西掉落在地,抓紧时机蹲下身,躲过来自头顶的那阵拳风,接着迅速告辞离开的一系列动作。

 

当然,有彼得在,一切都更加自然了,他们俩演技出众的表现出了两个长坐办公室的弱鸡记者面对一个高大的男人所应有的胆怯和谨慎,接着彼得非常“惊慌”的一把把克拉克拉到左边,自己装作被打中一般捂着右脸跌跌撞撞,克拉克也“气愤”又“紧张”的拽住彼得从微妙的角度擦着脸躲开,然后这两个记者“连滚带爬”的在对方的怒吼中逃离这个“黑-工-厂”。

 

彼得想了想要是被打中之后,那个负责人发现自己骨折而克拉克却没有事的震惊脸,不由得笑出了声,“好吧,为了之后的好戏,现在可不能预支了这份乐趣。”他已经暗自盘算该拟什么标题才能贴切的总结这个新闻。

 

克拉克习惯性的按了按眼镜,带着彼得融入了人群之中。

 

场景二:

 

C国迎来了某个众-国-首-脑-峰-会。

 

“据说这个地方很漂亮?”克拉克一心二用地盘算着抽出空去玩一趟,边埋头整理着自己的行李箱,由于记者这个身份,他早就练成回家也不清空箱子,等到出差就整换一些必要的物件就能走的技能。

 

而彼得因为工作经验不够,所以还着急慌忙的把能想到的东西一股脑儿塞进箱子,克拉克在机-场-安-检的时候看到彼得费力地把最后一个蜘蛛侠抱枕塞回包里,不由翻了个白眼。

 

 

 

“希望奥-巴-马和他的保-镖能安安稳稳的待在车里不要到处乱晃。”*彼得戴上眼罩,接过克拉克好心帮忙点的热牛奶,喝了一大口。

 

“你就不能说点好的吗?”克拉克头疼的看着嘿嘿坏笑着不知道把脑洞往哪个宇宙开的彼得,有点担心未来几天的行程了。

 

 

 

“不错嘛,”彼得吹了一声口哨,动作迅速的跟着车队连照数张,满意的看着成果,“这里的安-保也不赖,据说他们还会检查女士盘上去的发髻。”

 

克拉克对莫名兴奋的彼得无可奈何,他对其他转头盯着他们看的记者温和憨厚的笑了笑,转头一把压下彼得的脑袋,“能安稳一早上吗?能吗?”

 

彼得连小鸡啄米都不能模仿,顶了顶克拉克的手表示妥协。

 

 

 

有道是好的不灵坏的灵,超人简直想把蜘蛛侠的脑子拆开看看里面的蜘蛛感应是不是变异成言灵感应了。

 

抓获隐藏的一整个terrorist-集-团,超人倒是对中国的这个年轻超人改观了不少,两人压着糖葫芦串一样的一咕噜又一咕噜,等到了police们的破门而入。

 

蜘蛛侠在不远处等到了超人,他们默契的递过去和接过来制服和装备,各自整理干净,再匆匆忙忙的赶到事发现场,即使浪费了这么些时间,他们俩都还是比其他与会记者们到达的早,例行问了几个不痛不痒的问题就不再纠缠。

 

“你们……早就知道会发生这种事了?”一个来自印度的记者用他充满咖喱味的英语试探地问。

 

彼得挠挠头,不好意思的笑了,“刚刚采访完,想出来逛逛,这里据说是比较大的小吃街,就拉着克拉克来了,谁知道正好遇上了,赶早不如赶巧啊!”

 

克拉克臂弯上还有两把纸扇,另一只手提溜着一盒味道奇特的小吃,采访完毕之后,他还热情的邀请其他记者来尝试一下这个名为“臭豆腐”的小吃,大部分记者纷纷谢绝。

 

看着满载而归的两人,其他几家记者看着已经被拦着不让进入的事发地,只能匆匆忙忙拍张照写个快讯,接着一哄而散怏怏归去,看样子这次的新闻的大头还是星球日报他们了。说他们是偶然到的?大多数记者都半信半疑,一个颇有些懊恼的国内记者撇撇嘴,“某些西方记者跑得还真快,也不知道他们搞了什么大新闻。”

 

……

 

*电影《伦敦陷落》

 

27

 

克拉克不太喜欢熬夜。

 

但是,身为记者的克拉克会有各种各样临时呼叫的新闻需要随时追踪,身为超人的卡尔也会在半夜被呼救声和自然灾害的预兆动静惊醒,因此,克拉克总是不得不熬夜。

 

彼得无言的盯着那支手机。

 

这是一款还算时兴的手机款式,大方,耐摔,还外观特别质朴,非常适合“小镇男孩”克拉克。

 

而现在,它收到了重创。

 

“哦我可怜的手机——”

 

“谢谢那是属于我的。”

 

“好吧,我重来。”彼得装模作样的轻咳一声,“哦可怜的手机!是谁?!告诉我!是谁对你下了如此毒手?!”他不伦不类的学着歌剧唱腔,提着嗓门差点没引来隔壁邻居的愤怒投诉。

 

“……我只是不小心看着手机睡着了。”克拉克第一百零七次干巴巴重复着这句话,“熬夜问题宣布为此负责。”

 

“而它砸中了你的脸。”

 

“睡迷糊了谁会记得修改脸部的柔软度啊?!”克拉克郁闷。

 

“这能算工伤?”彼得执起手机,晃荡着问。

 

“……我想不能,除非我跟佩里说这是我追踪超人时掉下楼,超人救了我却忘了救手机的证明。”

 

“佩里不会相信的,即使我对JJJ说相机被摔是因为蜘蛛侠抗击绿魔,他也只会怒吼着让我自己想办法。”彼得莫名生出了同仇敌忾的一股气,他抛接着手机这么抱怨道。

 

“……停下你的动作。”

 

“什——?”彼得还没问完,手机就以一种不太美妙的抛物线的运动路线逃离了彼得的抛接范围,彼得反应迅捷的扯出蛛丝在手机落地前想要黏住手机——

 

“我想……它彻底罢工了。”彼得哭丧着脸。

 

“而且熬夜问题也不会对它负责的。”克拉克叹了口气。

 

28

 

“你在干什么?”克拉克一把拽住闷自捣鼓着手机的彼得,感觉最近头疼的次数越来越多了,“采访地到了。”

 

“啊?”彼得恍然抬头,这才反应过来,把手机塞进包里端起相机。

 

“你最近发现了什么?”克拉克皱起眉,“昨天晚上还没回来睡?”

 

虽然一夜未归,彼得的蜘蛛能力保证他白天依旧精神气十足,他颇有些不好意思的用拇指摩挲着相机,“没什么,就在玩一个游戏。”

 

克拉克反应很快,“Pokemon GO?”

 

“你也知道这个?”彼得带着点儿雀跃,“我昨天晚上听说大都会外围有大岩蛇,你没听到?好多人都赶着往那里去,我也去了,终于搞定了。”他得意的嘿嘿笑着,“我之前下手不准,打死过一只,也放跑了一只,难得能给我抓到。”

 

克拉克沉默了一会儿,推着彼得往里走,眼疾手快的用超人的速度堵住彼得蠢蠢欲动想要那出手机的手,顺便和刚到的负责人点头致意。

 

 

 

大都会的晚上一向安宁,偶然有一些不符合节奏的音符,超人也会竭力解决,所以,相比较河岸对面的哥谭,大都会在表面上祥和多了。

 

因此,当蜘蛛侠郁闷的把劫匪交给警-方时,他也在纳闷,超人今晚上一直没有出现。

 

今天非常和平,没有地震火山爆发泥石流灾害发生,没有恐-怖-袭-击,股票没有跌,某些局势紧张的地方也没有开战,禽流感被控制住了,就连同性婚姻法都通过了。

 

超人会在哪里?

 

当巡逻完整个大都会之后,夜已经深了,除了个别还捧着手机游荡在街上想要抓住一两个稀有小精灵的人之外,也没有哪些人会舍得放弃温软的被窝的,蜘蛛侠熟门熟路的从预留的窗口窜入,打算犒劳自己一次舒舒服服的热水澡。

 

门口传来门锁转动的声响,彼得把头罩摘了,悄无声息的走到客厅。

 

门开了,一个高大身影被门口时亮时灭的微弱走廊灯照着映在地面上,也有几丝打在蜘蛛侠不反光的制服上。

 

来人迟疑了一会儿,“你……还没睡?”

 

彼得啪嗒一声打开了客厅灯,两人同时一眯眼,接着彼得翻了个白眼,“我说你去抓小精灵就去抓吧,干嘛搞的偷偷摸摸的?白天还跟我装傻?我就说,你怎么会知道我昨晚上没回来,原来你也去了。”

 

克拉克把手机充上电,放在桌面上,“我从来没说过我不玩Pokemon GO。”他脱下外套,摘下眼镜,“我早上只是郁闷我居然不知道大都会外侧有大岩蛇这件事而已。”

 

彼得盯着克拉克温和的笑脸,只觉得嘴里32颗牙齿都在蠢蠢欲动。

 

“顺便一说,大都会和哥谭中间的河岸据说发现了杰尼龟,我尝试了一下,运气挺好。”

 

为什么只是蠢蠢欲动?心动不如行动,咬死他吧彼得!就现在!

 

Fin or TBC?


评论(8)
热度(68)
  1. 一见卿心qyx的窝 转载了此文字

© qyx的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