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乱邪恶无节操党
目前专注all小蜘蛛cp无限中……
新开的ask↓
http://ask.fm/iamqyx
欢迎来玩~

qyx的窝

【参本】Lovely delicacy(Spideytorch)

“Hello大家好,今天我给大家展示的是一款在家也能做的四星级美食!这次的这款可是我想了三天,尝试了一周才成功的。如果感兴趣的话,大家可以在家尝试,或者来皇后区的Storm餐厅品尝!”

 

Johnny对着镜头把样品捧在手上,他微微抬头盯着镜头,厨房内有些闷热,双手都不得空的他只能忍耐着汗珠从发际凝结,继而缓缓沿着线条分明的轮廓滚下,在下巴处汇聚,接着滴落赤裸的胸膛,再不复之前的滚圆。

 

他放下盘子,随意而潇洒的用手拨了拨头发,让那些金发呈现些微凌乱的美感,同时也让镜头注意到了他结实而线条流畅的肌肉群。Johnny没有多说什么废话,只是把镜头平稳的移到台面的顶上,方便观众能看到他做的动作。

 

Johnny拿出了准备好的土豆,放入水中煮,过了一段时间便捞出来,放进冷水中,其中显而易见的有几块未化的冰块,捞起来之后,便非常顺利的剥开了土豆皮。

 

他做的熟练,同时也游刃有余的时不时抬头与观众互动,微笑着讲解一些小窍门。烹饪出的热气往他身上喷洒,蒸腾的整个人在灯光下有种健康的油光发亮的美感。

 

 

当下的潮流,就是什么都放在网络上做,不论是工作,还是购物。至于说在YouTube上表演做饭?这当然不足为奇,能够热起来的美食烹饪频道的up主,无一不是美貌与厨艺并存。

 

总而言之,这是一个消费美色与食欲的世界。

 

Johnny Storm便是其中的一员,他承袭了来自姐姐Sue的做菜手艺,一手迅速又巧妙的摆盘手法更是在屏幕前的观众赏心悦目,加之帅气的外貌,他的美食频道一向浏览量远超其他美女主厨。

 

金发碧眼的Johnny并不像某些人所说的“说得好听做的动人脑袋却空空如也”,他迅速和YouTube签约,并且火速打出自家的Storm餐厅的广告,利用积累的人气再一次炒红了自家的餐厅,同时他还时不时在频道上直播他新研制出的菜色——

 

当一个身材健美的火辣金发碧眼帅哥捧着他用心做出的菜,对着你微笑,没有人会不心动。

 

人形火炬JohnnyStorm,也由此得名。

 

 

Peter是一个美食家。

 

好吧,现在只要是个喜欢吃东西的都喜欢给自己戴个“美食家”的高帽,但Peter作为纽约小有名气的美食评论家,在餐饮界还是有相当话语权的,身为年青一代的美食家,Peter并不愿意只是像其他美食家一般骄矜着执着于餐厅的星级和高雅,他从未被偏见遮蔽双眼,对于热门的新餐厅和网上流传的美食攻略,他也乐于尝试,经过他的尝试,总能够发现一些不被人所熟知的美味。

 

这也是Peter被号角日报美食版所聘请,打算做一期“美食新发现”的专栏的缘故。

 

 

“你现在回纽约了?”电话里那个女声表现出了失望。

 

Peter单手握着电话,一只手在电脑上流畅的滑动,一心二用的道,“是啊,我准备找找有没有新的餐厅能让我一饱口福。”

 

“嗤——”女声笑了起来,“好吧,饶过你一回。下次别想逃过哈利的派对,他期待了好久了。”

 

Peter耸耸肩,对着电话撇撇嘴,“我去过了一次,他显然没有心思招待我。”

 

女声叹了口气,“好吧,不说这个了,说起来,你被号角日报聘了?那个‘美食新发现’?”

 

“是啊,上一次我回纽约还是三年前,这三年应该够一家餐厅从新开到稳定客流,我只要循着踪迹找,就能找到。”Peter想着之后充满未知寻美食之旅,更加愉悦的回答道,电脑反光的屏幕倒映出他含着笑意的眼睛。

 

“就像织了一张蜘蛛网是吧?有什么动静你的蛛网就传来消息了。”女声好笑又无奈的说,“好吧,那让我这头的蛛丝给你传达一个消息,YouTube上的美食频道榜首换人了,你或许能找到合心意的。”

 

“美食频道?”Peter疑惑的重复,“我找的是实体店,并不是私房菜?”

 

“他有实体店,Peter,你去看了就知道了。”女声故意卖了个关子,电话那头传来了乱七八糟的嘈杂声,Peter不自觉的把屏幕挪开了一点,“好了我这里也忙着,先挂了,回聊。”

 

“再——”Peter听着电话被迅速挂断,传来一阵“嘟——嘟——”的动静,他盯着屏幕上的头像,“……见,MJ。”

 

……美食频道?

 

 

Peter当然关注着YouTube,他有着现下所有年轻人都有的社交账号,因此,他毫不费力的找到了那个新任榜首——Johnny Storm。

 

那个新人大喇喇的把自己真实姓名挂在上头,头像是他的自拍照,一个帅气的头颅,手从眼部扶上墨镜,露出他迷人的蓝眼睛,阳光从上到下照射,穿过他浓密金黄的睫毛,映在他璀璨的虹膜上。

 

一个完美的帅哥,Peter下定论,他深切的怀疑MJ被这个新人的脸迷惑了,在美色面前,即使菜一般,也能被自带滤镜的观众们夸得天花乱坠,Peter从之前尝试过的一家打着美女主厨帅哥侍应生的噱头招牌的餐厅就得到了教训。

 

谁知道,点开看看再说吧。

 

 

夏天一到,厨房就格外热,Johnny干脆利落的脱了上半身的衣服,接着换上那个几乎只是装饰一般的围裙——

 

说实话,他从未想过自己会习惯裸着上半身套围裙,之前一段时间,他在几天没下雨的高温下,尝试了一把光着上半身做菜的方式,还一直担心是不是太出格,但是显而易见的,评论爆炸性的增长,所有人都像是尖叫着要Johnny保留这个好习惯。

 

但是他不是暴露狂好吗!下次直播,他就象征性的套了围裙,太过赤裸裸的沐浴在观众面前,让他整个人都不自在了。

 

谁知道,反响更加热烈,Johnny瞥一眼都能看到满屏幕的“啊啊啊啊啊啊啊裸身围裙play!”之类的奇异评论。

 

不过这样也好,Johnny想,方便了他做菜,也给了观众眼球的福利。

 

他双手灵活的在背后打了个结,对着电脑屏幕敲打了几下,摆正了摄像头,对着屏幕试探性的笑了笑,“Hello大家好,今天Johnny·热的要死却不能说·只能微笑·Storm将给大家带来来自亚洲的一款面食,天气这么热,品尝这款凉面是再舒爽不过的了……”

 

 

Peter点开了频道,缓冲的速度有点慢,他端起还有些微微发烫的咖啡啜饮了一口,等待直播加载出来。

 

过了一会儿,屏幕上便出现了一大块的腹肌,三条纹路隐约可见,中间一条直冲肚脐,健美而非僵硬,Peter差点没喷出一口咖啡,他放下杯子,把页面拉到顶上。

 

没错,是美食频道。

 

Peter拉回来,腹肌的主人已经着手开始焯面了。

 

那是一种来自亚洲的面类,不像平常吃的那种通心粉中空,而是长长的实心的条状,看起来比意面要莹润透白,捞起来泛着漂亮的光泽。

 

Peter顿时把注意力转移到了食材上,他看到了锅里正在翻炒的块状食材,仔细分辨,便能看出是豆子、豆腐干、肉丁等等,那个男人正往里加水和酱,眼见着那锅各色丁料被染上了奇怪的褐色,Peter不由有些可惜,难道是做坏了?

 

他挪了一小部分注意力在up主身上,那个男人并没有惋惜之情,有的只是专注,他翻炒了一会儿,手臂带动手腕,肌肉微微颤动着发紧的翻弄那锅材料,等到收汁到一定程度,他才停止,把那锅酱倒入准备好的盘子里。

 

Peter几乎能看得到对方的微微的发汗,汗液从锁骨处慢慢下沿着肌理往下,洇入白色的围裙内,消失无踪,为了让菜色看起来色泽不错,厨房打的灯非常亮,光线几乎能穿透胸口那不知是被蒸汽弄湿还是汗湿的围裙布,直照到对方胸口的肌肤上。

 

Peter觉得有些口渴,或者心律不齐,他端起咖啡,喝了一大口,被还有些烫的咖啡刺激的一哆嗦,终于回过神来,把舌头晾在外面凉一会儿。

 

这菜色,看起来还真不错。

 

 

Peter顺着Johnny Storm的简介,找到了他家餐厅的推特界面,底下一溜都是评价良好,推特大概是Johnny在管着,他偶尔还回复一两个似乎是来自YouTube的粉丝的留言,但是不论粉丝们如何调戏,Johnny的回复都非常中规中矩,偶尔冒出一两句调笑,也不会让对方觉得不舒服。

 

总而言之,这是一个情商极高的人。

 

不过,说起来,他明明是想要查地址,为什么回去探究这个人的性格呢?Peter迟疑了一会儿,随手关注了这个推特,便关了页面。

 

 

根据地址,Peter顺利找到了Storm餐厅,将近傍晚,人流量还算多,门被反复推开,又合拢,他莫名想到某个电视剧所说的,“要判断一家餐厅欢迎与否,只要看门把手三分之一处。”

 

他走上前,在门口微微停顿了下,下意识看了看门把手,三分之一处果然有些磨损,看样子颇受欢迎啊,Peter想,但这个念头在脑中一闪即逝,他推开了大门。

 

一个侍应生立刻上前,“请问您是一个人吗?”

 

Peter点头回应,换来侍应生疑惑的眨眼,Peter没注意到,只是四下打量。

 

他被引到一个靠窗的位置,正对着不远处的喷泉,大概没有到时间,所以喷泉还处于关闭状态。

 

他打量了一下装潢,简洁又不失温馨,感觉非常舒适,他暗自点点头,接过了侍应生递过来的菜单。

 

菜单上清楚明了的列出了几大块部分,接着是主厨的每日特色菜推荐部分,却是一片空白。

 

Peter疑惑的望向侍应生,却见他微笑着回答,“每日的特色菜是按照主厨的心意来,每日不同,总会给客人一份惊喜。”

 

Peter挑挑眉,这种噱头倒是有点意思,不过遇到难搞的客人可能会出问题,他想。

 

不过既来之则安之,Peter干脆的点了两三个菜,同时也点了每日特色菜,等待侍应生把菜单送进厨房的同时,轻抿了一口餐前酒。

 

那就给我点惊喜吧,JohnnyStorm。

 

 

餐厅的座位坐了差不多有三分之二,几乎每桌都坐了两个人,有两个男性,也有两个女性,Peter扫视了一圈,有些疑惑,接着,隔壁桌一个年轻的女性突然站起身,桌椅被迫发出刺耳的“吱嘎——”声,全场瞩目,那位女性因为激动和紧张而略显通红的脸洋溢着笑容,他单膝下跪,对着双手掩口的女友大声求婚,女友似乎啜泣了一声,随即也红晕了脸接受了,所有人都送上了祝福的掌声。

 

只有Peter独自坐在座位上,拿起手机打开锁。

 

唔,原来已经是六月了。(每年6月是世界同性恋者的节日)

 

Peter迟钝的也送上了掌声。

 

厨房门突然被推开,主厨推着一辆餐车缓缓上前,车上是一个做成彩虹旗状的蛋糕。Peter一眼就认出了主厨,那个网络上爆红的美食up主,Johnny Storm。

 

侍应生们帮忙把蛋糕放在求婚成功的那对情侣桌上,她们都激动的纷纷拥抱主厨。

 

Johnny自然而礼貌的拍了拍两人的背,接着松开了手,对两人送上祝福,并宣布这个蛋糕是免费送的。

 

Peter坐在那对情侣的后面,正好和那位网红主厨对视个正着。

 

对方眼中爆发出惊喜的神情,匆匆送完祝福,便急匆匆的走上前,“Peter,Peter Parker?美食家Peter?《带你游遍纽约美食》作者?”他吐出一连串的问题,让Peter颇有些措手不及,他迟疑的点点头,送上了还未褪去的微笑,“你好……JohnnyStorm?”他谨慎的吐清每一个音节。

 

这让Johnny更加惊喜了,他完全是肉眼可见的变得手足无措,“是、是的,您知道我?”

 

Peter对他歪歪头,“坐吧,主厨先生,你在YouTube上这么出名,我怎么会不知道?”

 

Johnny有些目瞪口呆,过了一会儿才结结巴巴的回答,“您……您看过了我的美食频道?”他的脸不知是被灯光映照还是本身热,红了个彻底,“我……我看到您关注了我的推特,”他恍然大悟道,“我早该想到的!”

 

Peter有些忍俊不禁,周围人好奇得对着两人的观察,也让Peter有些不自在,“别总是‘您’啊‘您’的,直接叫我Peter就行,毕竟我还没年纪大到这种程度,”他给对方倒了一点酒,“那么,为了我们的相识,Cheers?”

 

Johnny立刻端起酒杯,杯壁与杯壁之间撞击所产生的清脆声响在两人之间响起,“Cheers!”他立刻一口喝干,急急忙忙的站起身,“您——你的菜马上就好!”他说着,犹豫的加上了称呼,“Peter。”

 

Peter笑着点了点头,对正在续酒的侍应生轻声道谢。

 

 

天啊!

 

Johnny脚步匆忙而杂乱,完全表现出主人的心思浮动。

 

天啊,那个PeterParker居然出现在自己的餐厅!Johnny感觉自己轻飘飘的仿佛每一步都踏在云端,他恍惚着给马卡龙裱了花,接着给猪扒用锤锤了一会儿,随即给蛋雕了花。

 

直到Sue进来,把他敲醒为止。

 

“Sue!是他!”Johnny叫道,他手上还握着一个莴苣,Sue好久都没有见到他如此开心的样子了,她头疼的把自家弟弟的脸拍到一边,让其他厨师能够继续作业。

 

“Peter Parker?你喜欢的那个美食家?”Sue确认了一下,她走到门口,透过厨房门上的圆玻璃朝外望。

 

“是他!”Johnny叫道,他突地醒过神,“我得亲自做给他!”他喃喃着什么,四处走动拿出各种食材,还颇有些举棋不定的比较了一番才决定用哪种。

 

Sue靠着墙,看着自家弟弟热火朝天的动静,不由得失笑,“难得看你这么勤快的样子,看来这位Parker先生给你带来的影响真的不小。”

 

Johnny小心翼翼的把酱汁倾倒,仔细的装盘,“随你怎么说。”他端起盘子,对着Sue卖乖似的侧了侧头,“今日主厨特色菜到此为止了。”他说,“主厨得亲自招待一位特殊的客人。”

 

Sue拍了拍额头,“又是我善后?Johnny!你的任性也该有个限度!”她追着Johnny背影喊,“——Johnny?Johnny Storm!”

 

Johnny可不管这个,他推着车,缓步到Peter身边,“您的菜来了。”他按照顺序把菜一一放上桌。

 

最后一样是主厨特色菜,他端上来的是一份三明治。

 

Peter闻着香味,敏锐的察觉到龙虾肉的香气,他问,“龙虾三明治?”

 

Johnny立刻点头,但是依旧保持着一种神秘的微笑,似乎Peter还没有猜透其中的关窍。

 

Peter并没有被这种有话不说的神秘所干扰,他展开餐具,打算慢慢享用美食。

 

虽然没有得逞,但是Johnny毫不气馁的站在一旁,似乎打算现场等待Peter的点评。

 

非常奇妙,Peter搜索着词汇,想要找到合适的词句来形容,Johnny大多数的菜色都喜欢创新,虽然都是耳熟能详的菜,但是被Johnny加入或者改变了酱料或烹饪顺序,让那些菜焕然一新,给Peter耳目一新的感受。

 

“你把沙拉中的牛油果去掉了?”Peter叉了一勺,问道。

 

“我记得你不喜欢吃。”Johnny回答,“我放了腌渍橄榄。”

 

 

“隐藏在皇后区美食的神奇魅力。”主编念道,“这会不会太普通了?”

 

Peter坐在对面,两人手上是他花了一晚上连夜写就的食评,“那您想怎么改呢?”

 

主编想了想,“网红主播餐厅火热的秘密,如何?”

 

Peter皱了皱眉,“我们的重点是餐厅,不是主厨个人吧?”

 

主编大手一挥,“你不知道,现在的人都喜欢有爆点的,你看,这样改了,再放上那个Johnny什么——”

 

“Johnny Storm。”

 

“啊对,JohnnyStone主播时候的照片,保证会有人买!我可以给你安排顶上的位置!”

 

Peter按了按劳累了一夜隐隐发疼的额头,“是Johnny Storm。”他无力的重复,对于品尝美食和评论美食,他是行家里手,但是论起这种新闻编辑之类的,他完全不敏感,“听您的吧。”他最后也只能这么说。

 

 

Peter回到家,找了半天才从桌上发现已经没电了的手机,他给手机充上了电,打算进屋清理一下自己,下午补个眠。

 

孰料,一开机,手机的震动声便连成了一片,Peter胡乱洗了把脸,从桌上捞起手机,振动的酥麻感从桌面蔓延至手心。

 

大多数短信来自JohnnyStorm,少部分来自MJ和Harry,还有一两条来自Flash。

 

他匆匆扫过,给其他三人回复了短信,便坐在桌前,打算从头把Johnny的短信看下来。他怎么都不会知道,Johnny居然还是自己的粉丝,短信详细的一段段讲了Johnny的自述,从他叛逆期,到父母离世留下经营不善的餐厅,到Sue的苦苦支撑,最后Johnny终于从《带你游遍纽约美食》开始对餐饮感兴趣之类。

 

Peter写这本美食攻略的时候,除了想把自己的经历分享和给May婶减轻一点生活负担,从来不知道它还能给另一个人带来这样的生活转变。

 

这也算是一种缘分了。

 

 

Johnny最近一直很高兴。

 

突然在推特上关注了自己的美食家,也是自己最爱的作者,接着便在自家餐厅遇到了他,亲耳听到他对自己的作品的点评和建议,甚至还交换到了手机号。

 

人生,怎么能顺利成这样。

 

 

Johnny的直播频率是半个月一次,有时候新菜顺利是一个月三到四次,即使是这样堪称低产的频率,却力压其他每周两次直播的其他人。

 

因此,这个月Peter再一次看到Johnny在YouTube上直播的时候,也是惊讶万分。

 

这个男人似乎还是这么魅力万分,做菜之际总也忘不了抬头放电,但是Peter却有些察觉到对方表情真实了许多。

 

他尝试着做了一种新的菜色,他尝试了一把大酱汤的做法。

 

很显然,他遇到了难题,他看起来对于那些小小的银色的鱼干有些抵触,对于把它们放进汤里更是犹豫不决。

 

Peter把手机解锁,快速的输入了几个词,发送。

 

屏幕内的Johnny纠结了一会儿,接着手机冒出“Call me maybe”的旋律,底下评论瞬间炸开了,尤其是某些看头像是女性的,对于Johnny这种少女心的品味有点幻灭,更多的则是猜测是不是恋人的短信铃声。

 

 

 

Johnny迅速抢过手来,刷开一看。

 

From Pete

To Johnny

 

用海带代替也可以。

 

他“唰”的抬头,对着屏幕绽放了一个魅力十足的,深切的笑容。

 

 

Peter觉得自己的确是心律不齐了。

 

屏幕前的Johnny和真人其实有点差距,真人的Johnny略偏瘦,要是约好下午见面,可能还反戴个鸭舌帽挡住自己略显长的头发,等到忍受不了,直接去理发店剃平了事,完全是嘻哈风格。

 

不论怎样的Johnny,Peter总能找到他的魅力点,毋庸置疑Johnny是传统意义上的英俊,高大挺拔且五官恰到好处,当他斜靠着墙,用平静的眼眸对准他的时候,他总能被什么击中似的,血液加速奔腾。

 

当听说Peter有几年没回纽约的时候,Johnny自告奋勇带他每周末出门去大街小巷寻觅各种新兴的店,他们甚至还在一个拐角处找到了一家漫画店,里面居然还有比较早的组队刊,Peter准确的翻到了蜘蛛侠与霹雳火组队的系列刊。

 

“我都不知道你喜欢漫画?”Johnny硬是抢过新买的这叠旧刊物,帮Peter提着,“我家也有!我最喜欢蜘蛛侠了。”他高兴的说道,“你去我家的话还能看到我房间的床都是蜘蛛侠被罩!”

 

话音刚落,两人同时愣了一下,对望一眼就触电般分开。

 

Johnny绞尽脑汁想要把刚刚那句细思暧昧的话翻过,他有些懊恼自己用力过度了。

 

毕竟他和Peter从初遇到现在,还只有一个月。这在其他人看来或许太快,但对于他来说,太漫长了。他不会说他了解Peter比Peter所了解到的要多,最初,他只以为Peter是一个非常低调且有才华的人,接着,他去了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的见面会。

 

一个比他小了几岁的男孩,略显胆怯又在他母亲的鼓励下独自走上台,在座位上不自觉的往里缩了缩,更显的他瘦小了。

 

Johnny一瞬间觉得自己被欺骗了,家里开餐厅的必备就是各种菜谱美食评论书籍,Johnny看了那么多,无趣,没有新意,完全就是照本宣科的乏味,几乎所有书都会提到各地的五星级四星级餐厅,没有多少人会愿意有点创新,也不会有人会“降低品位”去各种平民餐馆和路边摊尝试一把。

 

Peter Parker做到了。

 

全新的美食攻略,虽然文笔稚嫩,但是满含的却是对美食的热爱和追求,作者尝试了几乎整个纽约大大小小的热狗摊,只为了选出性价比最高的和最美味的两家,他品尝了打包的汉堡外卖、中等餐厅的汉堡,以及高档餐厅价值一百多美元的高级汉堡,并列出了优劣势。他甚至能通过衡量价格和地址,来推荐数条不同类型的美食旅游一条线。

 

Johnny难得啃完一整本书。

 

而现在,所有人都惊讶作者竟然是一个中学的学生,Johnny甚至直接想直接扭头就走。

 

一个粉丝提问的声音从音响中传播,回荡在展厅内,“你为什么会想写这本书呢?”

 

没有冷场多久,一个男孩子青涩却也坚定的声音传来,“我喜欢美食,喜欢拥有美食的纽约,想要与所有人一同分享拥有这么美好的纽约和它的食物……”

 

好吧,你抓住我了,Johnny无奈的掉头,总有人说各种大道理希望所有人都喝了他/她的鸡汤,从此改头换面浪子回头,有多少人能真正听进去?但是Johnny总觉得,他遇到的,却是无意中引导他走上不同道路的……朋友,一个都不知道有自己这么一个朋友的,朋友。

 

接下来的日子天翻地覆,父母遇难,各种磨难接踵而来,Sue意图放弃学业继承自家餐厅,被Johnny发现,气的他直接闯进Sue和Reed同居的房子大吵大闹,指着Reed的鼻子骂他不负责任让Sue这么冲动。

 

姐弟俩吵的天翻地覆,继而抱着彼此安慰,总会有出路的,Johnny想。

 

他拾起从前头痛的菜谱,以及各种陌生又熟悉的经营方针和各种事项,足足折腾了一年多才磨过了过渡期。

 

接着便是熬过了工作时间和培训时数,顺利考过了中级厨师证。

 

Johnny不知道短短的两年内自己是怎么熬过来的,不过,当他知道Peter Parker考上了和他同样的大学之后,他便时不时的关注着这个小时出名一阵便沉寂下来的“美食家”学弟。

 

同样是父母皆失,Peter所能承受的,远比Johnny多得多。

 

越是了解,越是不知道如何接近,时间让这个本来有些狂妄和嬉笑人间的少年打磨成了越发懂得待人处事,也越发知道怎么在任何人面前表现魅力的青年,然而Peter依旧纯粹,纯粹的爱着May婶,纯粹的热爱着纽约,热爱着这个给了他伤痛和快乐的纽约,这个不断充斥新的美食的纽约。

 

Johnny退缩过,他知道Peter尝试了很多次,从一开始的无人问津,到后来众多邀稿的美食评论作家,Peter渐渐崭露头角,让自己的人生翻过了新的篇章。

 

而Johnny依旧留在原地,他和他的餐厅成为Peter的美食寻觅之旅遗漏的众多美食新天地之一。

 

而如今,时过境迁,Peter终究还是踏入了自己的餐厅。

 

时光忽隙而过,Johnny终于能佯装惊讶和生疏的伸出手来,握住了Peter的手。

 

Johnny所想要的,他从来没得不到过。

 

Johnny恍惚的盯着Peter渐渐开始泛红的脸,他JohnnyStorm骨子里,依旧是那个坚持到执拗的少年啊。

 

 

Peter的天线接收到了变化的信息。

 

好吧,通俗点讲,就是Peter察觉到了Johnny态度的变化。

 

越发多的肢体接触,越发多的暗示,越发多的邀约,Peter从不会自欺欺人,他知道他该做点什么。

 

 

Johnny接受了Peter的邀请,一同去探索第二期的“美食新发现”。

 

最热的天气已经过去,两个人都穿上了棉麻面料的衬衫,两个人互相看看,都觉得对方比平时帅了不止一倍。

 

说笑间,他们来到一家名为Annisa的餐厅。

 

主厨是Peter推荐过的Anita Lo,Johnny见Peter熟门熟路的点了几个菜色,接着向侍应生询问了两句,选定了酒和甜品。

 

“这家我记得你之前在星球日报推荐过的吧?”Johnny低声问道。

 

Peter点点头,“我觉得你会喜欢这里的菜的,尤其是……”他微张着嘴,随即紧紧闭上,似乎不打算现在就解密。

 

Johnny乐于与他玩这样的游戏,也期待起之后的餐品。

 

一盘煎五花肉配塔塔,五花肉是由柚子胡椒加以烹制,特有清香在餐盘上凝绕不去,而塔塔则是采用了鳕鱼子、黄瓜冻以及黄鳍金枪鱼的组合,浓烈的海洋风味让平衡了肉带来的肥腻;接着是一份蛋羹,上面叠了两片芒果,最顶上是迷迭香叶。

 

接着是法式炸糖饼,让Johnny惊喜的是正好是他喜欢的椒盐奶油馅料。

 

一餐饭,在他们互相以眼交流和短短的几句话之中结束,虽然沉默了点,却也有他们独特的默契。

 

接着,Peter带着Johnny到了凯悦时代广场的54吧,那是纽约最高的酒店屋顶酒吧。

 

他们上了楼,安坐在一个透明圆弧的泡泡中,Johnny随意的点了杯玛格丽特,而Peter则笑着瞥他一眼给对方点了杯天使之吻。

 

Peter假装看不到对方惊讶而又欣喜的表情,眺望着克莱斯勒大厦和时代广场的风景。

 

没过一会儿,两份酒都上了。

 

Peter抢在Johnny之前拿走了玛格丽特,他伸出舌尖微舔了杯口,随即喝了一小口,Johnny端着甜腻腻的天使之吻有一口没一口的喝。

 

“好久没有这样看过纽约的风景了。”Peter说,他的目光依旧专注在广场上的人来人往。

 

Johnny点头,“即使我一直呆在曼哈顿,没有你,我也不会想着来这儿感受一下,”他呼吸了一口空气,“真好。”

 

Peter忍不住笑了,“那你就多吸几口,我负责解决这两杯。”

 

Johnny警惕的端着杯子送到嘴边,“不成。”

 

“其实我有想过,”Peter突地转移话题,“当我遇到那个对的人,我会怎么办。”

 

Johnny瞬间一个激灵,抬头望向Peter。

 

“如果我是蜘蛛侠,我也愿意带着他去帝国大厦楼顶告白,或者去自由女神像上,直接给他一个直球。”

 

Johnny期待的等待着后面的话语。

 

Peter无奈的摇摇头,“虽然我不可能是蜘蛛侠,不过,”Peter终于舍得把头转过来,Johnny所能注意到的便是脸红成一片但仍然坚持说着Peter的脸颊。

 

“我喜欢你,你呢?”

 

 

沉寂了一个月的直播间终于有了动静,粉丝观众们盼望了好久了。

 

但这次,粉丝们奇怪的察觉到镜头视角不太对劲,偶尔还能见到Johnny抬头,但不是朝镜头,却是虚空往上略去。

 

粉丝们好奇死了,评论刷刷刷往上堆,大多数人都猜测Johnny脱团成功,而少部分则咬死了是他姐姐。

 

接着,Johnny打算把土豆碾成泥,粉丝们一阵头晕目眩,接着发现她们视线所能及的,便是陌生的青年的手腕,再往前则是被手腕挡了一小半的up主Johnny的腰身,完成土豆泥的Peter察觉到视角不对,略微调整了一下,粉丝们终于能看到除了略弯腰的Johnny和新来的摄影师兼疑似Johnny男友的陌生青年。

 

下一秒,Johnny就从锅里舀出了什么,吹了吹,让对方试菜,那个青年尝试了一下,对着Johnny竖了竖拇指,换来的是Johnny得意的笑容。

 

不用猜!他们绝对是在一起了!

 

粉丝们咬牙切齿。

 

 

有这么一个会做菜的男朋友,真是甜蜜又担忧的事情啊。

 

Peter苦恼的捏着肚子对着镜子照。

 

Fin


评论(18)
热度(76)

© qyx的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