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乱邪恶无节操党
目前专注all小蜘蛛cp无限中……
新开的ask↓
http://ask.fm/iamqyx
欢迎来玩~

qyx的窝

The House of Lies(蜘蛛宇宙背景 恐怖游戏AU)Part 1

我还活着,至少我的意识还算完整。我的身体……感觉不到了。

 

我在哪儿?我到底是碰到什么事儿了?

 

挺住,奥托,动脑子。

 

肯定是这样的,我落入了倒流的时间,眼前不断飘过其他世界的怪异景象,这些就是证据。

 

但这些世界不尽相同,有的甚至背道而驰,就好像时间线被分成了四散的碎片,这意味着我可能会落在……

 

等等……这里又是哪儿?

 

 

 

彼得【奥托】撑开沉重的眼皮,保持着这个躺倒的姿势打量四周。

 

一个屋顶,并没有什么灰尘和蛛网,却显得格外古旧,他一挺身,发现自己现下正身处一条走廊,两侧都是紧闭的房门,地面铺上了暗沉沉的红地毯,整个格局封闭着,散发着让人压抑和不爽的气息。

 

他警惕的伸展开机械蜘蛛臂,试探性的触碰墙壁上的画和地毯,并随时准备撤离。

 

没有反应。

 

看样子,他的确从时间流中逃了出来,落在了一间——

 

古典的别墅内。

 

原谅彼得【奥托】对美学和艺术的不够了解,他无法辨别这个房子的装饰是哪段年份流行的,但是,保存良好但是陈旧的一切都向他展示着过时与落寞。

 

拧了拧门把手,所有的房间都被锁上了,有极个别的甚至都无法拧,似乎从锁的内部就被破坏了。

 

除了一个房间。

 

他转开了门把手,门掠过地面,发出沉闷的吱呀声,一个充满少女气息的房间呈现在眼前,飘窗上摆着一些玩偶,东倒西歪的互相倚靠着,都用黑沉沉的纽扣眼和玻璃珠眼睛盯着门口,床头放着一个日式的木偶娃娃,穿着极华丽的和服,床上没有过多的蕾丝累赘,简单的嫩绿色让整个床都显得软乎起来。

 

书架靠着墙,里面似乎有什么耀眼的光芒一闪一闪的发着光。彼得【奥托】并没有轻举妄动,看了一眼便继续打量起其他物件。

 

一张地毯铺在进门到床脚这块地面上,靠着床尾有一个大篮子,里面装着各式各样的玩具,而有几个摆在地毯中间,像是屋主人匆匆忙忙离开,没有整理完玩具一样。

 

他走了过去,从窗前往外看,一轮明月挂在窗台上,夜色很深,除此之外,他还看到远处有什么黑黢黢的东西,森林吗?彼得【奥托】打量着,眯着眼睛想。

 

下一刻,他毫不犹豫的对玻璃下了手,不论是20吨的臂力还是机械臂,都无法在看似单薄脆弱的玻璃上留下一丝一毫的痕迹。

 

就像是玻璃和窗框和墙壁完全固定在了一起。

 

彼得【奥托】收回手,不再做无用功,他走到书架前,满眼望去都是日语书籍单调的纯色书脊,他试图抽出一本,依旧没用,最终,他才拿出闪烁光芒的那本书。

 

翻开,空白,空白,空白。

 

他没有一丝一毫的不耐烦,直到翻到中间页,才出现寥寥的一句话,英文,不带任何感情色彩和个人特征的字体。

 

倒吊着的人啊,逃吧。

 

底下隐隐约约有什么痕迹,他对着墙壁上昏黄的灯光,转换几次角度,终于看到一个淡淡的“4”,似乎有人写完之后,又把它擦掉了。

 

他皱了皱眉,4?这意味着……代号吗?也就是说,在这个房子内,至少有五个人存在,包括写这个的人。

 

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按照他的推论,当他离开时间流,他或许会在本宇宙的过去和未来,或许会去别的宇宙,但是这里?彼得【奥托】不得不承认总有事情会出乎他的意料。

 

总之,先找到别的人,再判定有无用处吧。

 

他离开房间,大步向前,走到了走廊的尽头,那里有一个通往楼下的木质楼梯,他回头看了看静寂无声的走廊,死寂的氛围让他意义不明的笑了笑,踏上在通往楼下的阶梯。

 

 

3F

 

刚踏下最后一个台阶,迎面而来的便是一束蛛丝,角度犀利,却正好被彼得【奥托】横过来的蜘蛛臂挡下,只这一回交锋,双方便都明白了对方的身份。

 

“来多久了?”彼得【奥托】冷静地问,他身上所有的计时装置都在时间洪流中失效了。

 

红色头罩黑底的蜘蛛利落的收回了手,“距离我醒来还不到半个小时。”

 

彼得【奥托】率先走在前面,“先找找离开的线索。”他的余光瞄到蜘蛛刺客正对着走廊尽头的玻璃窗举起手腕,提醒了一句,“试一次就够了,我们需要节省弹药和蛛丝。”

 

话音刚落,刺客和彼得【奥托】反应敏捷的闪躲过子弹的反弹,俩人对视了一眼,刺客遗憾的收回了手,转身跟在彼得【奥托】的身后,“我们在三楼,这意味着……”

 

“至少五个——”彼得【奥托】点点头,“我看到我那层有个楼梯通楼顶了。”

 

蜘蛛刺客意义不明的啧了一声,看着彼得【奥托】逐个试探,终于推开了唯一的房门。

 

一个书房。

 

沿着墙壁摆了六个书架,都堆满了书,中间放着书桌,古朴样式的原木桌子,上面也堆着凌乱的一些文件一样的纸,桌角的台灯底下,有一样东西,在微弱的灯光下闪烁着光芒。

 

刺客大踏步走到书桌边,他的蜘蛛感应中并没有对这个举动的危险警报,那是一张便利签上撕下来的纸,边缘微微打卷,上面只有几个字——

 

坐在塔上者,审判吧。

 

刺客把纸条递给彼得【奥托】,看着他把纸条对着灯光摆弄一阵,“三号。”

 

彼得【奥托】把纸条还给刺客,“我是四号。”

 

刺客盯着上面的讯息,皱着眉,“坐在塔上?”

 

彼得【奥托】把属于自己的纸条递给他,两张并排放在桌上,“倒吊者的人?以及坐在塔上者?”

 

彼得【奥托】没想多久,便和刺客一同反应过来了,“塔罗牌?”

 

蜘蛛刺客双手插在胸前,倚靠着桌子,“无聊的游戏。”他嗤了一声,收起属于他的纸条,看着彼得【奥托】慢吞吞的拿起纸条,“所以……之后如何了?那个……”他咀嚼着说“队伍?”

 

彼得【奥托】头都没抬,“一切都会好的,至少我们还活着。”

 

他试探过书架上的书籍都无法翻阅之后立刻对这个房间失去了兴趣,“走吧,我们该去下一层了。”

 

他们还未打开门,便听到来自楼梯的咚咚咚的声响,他们互相对视,刺客打开了门。

 

“嗨伙计们!”来人这么说,“我真是受够在时间里到处打转了!”

 

刺客不无讽刺得道,“大难不死的男孩说什么就得得到什么。*看样子我们有希望回去了。”

 

蜘蛛侠看样子完全习惯了刺客偶尔刺人的语气,“我们这是到哪里了?我的老天我以为我是在逃亡?”

 

彼得【奥托】耸耸肩,“那么,欢迎你来到蜘蛛的又一个奇幻世界。”

 

刺客没有理会他们的一来一往,直截了当的对蜘蛛侠说,“你的纸条呢?”

 

蜘蛛侠显而易见懵了一会儿,“纸条?”他犹犹豫豫的掏了掏口袋,“我离开的时候走得匆忙,什么都没带,你需要纸条做什么?”

 

“……”彼得【奥托】也不由无语了一会儿,“看样子你醒来之后就直接下楼了?”

 

“是…不不不,等等,我是从楼下上来的,因为我听到楼上有动静。”蜘蛛侠直接承认了,“说实在的我对我不止现在的状态疑惑,还有之前的。”他转头对着欲离开的刺客说,“你去哪?”

 

“去拿属于你的纸条。”刺客冷淡的回答在门后响起,随即便是近乎悄无声息的脚步声,没一会儿就彻底恢复了安静。

 

“……”蜘蛛侠和彼得【奥托】冷场了一小会儿,彼得【奥托】都能肉眼可见蜘蛛侠正在疯狂搜索可以询问自己的问题,试图把它们一股脑儿组织起来,他头疼的按了按,主动解释了他们现在所处的情况。

 

“密室逃脱游戏……?”蜘蛛侠打量起四周,“只要我们一层层下去,找到钥匙之类就能离开了是吧?”

 

“不止如此,”彼得【奥托】看着窗外,“也许这是蜘蛛们的避难所,至少五只蜘蛛在这里,就在我们行动的档口,没有一个继承者出现,同时我们虽然无法离开,但我们说不定还能做个研究实验什么的,试试从外面能否攻进来。”

 

蜘蛛侠歪了歪头,“你说得对,彼得。”

 

刺客的声音从门外传出来,“我拿到了。”他走进房门,把新得来的纸条放在桌上,三人凑拢,打量着这张纸。

 

一张白纸,打印用的那种,而且字迹也是打印的,中规中矩,没有什么可以推演之处,蜘蛛侠推测即使是本尼迪克特·康伯虫奇*——好吧好吧,是英伦蜘蛛——在,也无法用演绎法演绎出什么,纸条上写着——

 

“聆听者,有人的忏悔是真是假?”

 

在台灯的光芒下,底端的“2”的符号,若隐若现。

 

TBC

 

——

*引用了HP中斯内普说的话。

*616蜘蛛对英伦蜘蛛的绰号。

梗来源于号角日报蜘蛛组的寒北太太= ̄ω ̄=

评论(26)
热度(29)

© qyx的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