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乱邪恶无节操党
目前专注all小蜘蛛cp无限中……
新开的ask↓
http://ask.fm/iamqyx
欢迎来玩~

qyx的窝

【一期群刊解禁】结束之后的开始(锤虫)

熟悉又陌生的英灵的气息……

托尔豁然站起身,拎起妙尔尼尔离开这个之前还好梦一场的温暖床铺。

雷声隐隐,夜半的云层浓厚得令人惊心。没多久,托尔就到达那个一直散发着怒火的英灵的地点,那位英灵太愤怒,以至于在第一时间就惊动了托尔,那是一个必然要进入瓦尔哈拉*的英雄。然而这并不能让人感到高兴。因为这意味着,有一位英雄陨落,不管他的身前事如何,死后,一切皆成空。

托尔看到了所有,那惨绝人寰的一幕。

支离破碎的身体上方漂浮着那个年轻英雄的灵魂,或者说,英灵*,他正怒火冲天地试图阻拦无所顾忌的恶棍们拿无辜的群众取乐,然而刚刚成为英灵战士的他没能很好地控制自己灵魂的能量,使得他一次次划过恶棍的躯体,却无力阻止。

托尔看到了他的眼泪。

那不是懦弱者的哀悼,只是对于自己无能的怨恨。在过去,托尔时常也有这样的感受,然而,作为奥丁之子,战争之神,他不应也不该流泪,坚毅才是他应有的表现。

蜘蛛侠发现了他。确切地说,在看到托尔的下一秒,他的身形已经闪现在托尔的面前了:“托尔?你能看得到我吗!帮帮他们!请帮帮他们!”

托尔还是第一次近距离观察到英灵战士的泪水,散发着和主人一样善心的光辉。

“Aye。”他张不开嘴,勉强应了一声,便气势汹汹地举起了妙尔尼尔。云层渐渐聚集,从缓到快,电闪雷鸣汇聚在了妙尔尼尔之上,这巨大的动静也同样惊动了那些罪犯们,他们谨慎地想要撤退。毕竟,在纽约,雷电并不只是天气的变化而已,这之后代表的人物,才是他们忌惮的对象。

然而区区恶棍,还不足以蒙蔽住神威雷神。在加注了怒火与痛心的情绪之后,妙尔尼尔更是显露了更高层次的力量,内里的法则渐渐浮露出来,雷霆一击!

在一片喧哗声中,恶棍伏法。托尔赶走了围观的群众,小心翼翼地双手抱起年轻英雄的尸体。

“这很奇怪。”亦步亦趋跟在托尔身后的蜘蛛侠嘟囔,“我以为人死了就是死了,灵魂总觉得不太科学,但是鉴于我现在是灵魂状态,那么,存在即合理,是吧?”他不安地探寻着托尔的赞同或反驳,但是在他脸上只有一片空落落。

“嘿,托尔,我还在呢?!”蜘蛛侠使劲儿在托尔面前挥着手,“难不成之前是错觉?托尔也看不到我?”他故意做个鬼脸,张牙舞爪地想要证明这点。

“英灵。”托尔低头看了看被血和污泥糊满导致看不清脸的蜘蛛侠的尸体,把它放置在靠着墙的地方。他放下了妙尔尼尔,伸出手,毫不在乎地用手一点点擦干净,那张苍白得吓人的脸终于显露出来,一模一样的两张脸,让试图活跃气氛和逃避现实的蜘蛛侠也沉默了。

“你说,我现在是英灵?”蜘蛛侠做了数次深呼吸,这才开口,“那我的梅婶怎么办?她只有我一个家人了。还有其他人,神盾局会安排好他们吗?”

托尔怔愣地看了看尸体,这才抬起头:“我的父亲奥丁在阿斯加德有三处宫殿,其中有一个,位处格拉希尔树林之中,名为瓦尔哈拉,也就是英灵殿,它有五百四十个大门,每个门宽可容八百位战士并排进出。正门上方有一个野猪的头和一只鹰;这鹰的锐目能看见世界的各方。”

蜘蛛侠听得一愣一愣。

“而英灵,也就是战死的英雄和战士,他们死后的灵魂,将由瓦尔基里*引导,通过彩虹桥进入瓦尔哈拉。”托尔低声解释了一切,“我发过誓,蜘蛛之人,当你死亡后,我将亲自引领你的灵魂进入瓦尔哈拉,但是这时间如此短暂,我……”

“我有这个觉悟,”蜘蛛侠打断了托尔,“当我站出来时,我又有这个觉悟了。”他笑一笑,依稀有着往日的开朗,但是隐隐间有些无奈,“我也不知道,这日子这么快。不过,我已经无愧于本叔了。”

说话间,空间的波动同时引起了俩人的关注。从空间漩涡中,走出一位金光闪闪的女武神。她戴着金盔,穿血红色的紧身战袍,一手牵着马一手执着闪光的长矛,威严却又不乏和善,她看了一眼英灵蜘蛛侠,转头向托尔行了一个武神礼,“向您问好,战争之神托尔。”

“亚尔薇特?这次是你?”托尔显得有些讶异,“我以为父亲已经把你调任了。”

“显然众神之父奥丁相当器重此次的英灵,”她对着新生英灵平和地点点头,“新近醒来的父神急需一个盛筵来让阿斯加德热闹起来,更何况,这是一个被您所承认的战士。”

她身后的小巧白马发出一声嘶鸣,似在催促。“时间已不早,我该带着这位——”她轻蹙着眉疑问般转头看向年轻的英灵。

“彼得·帕克 AKA 蜘蛛侠。”彼得颇为忐忑地看向托尔,整个事情变化得太快,对于整个流程他一点都不熟悉。

“亚尔薇特……”托尔阻止了那位女武神下一步的动作,“如果整个阿斯加德都知道彼得死后将由我亲自送上瓦尔哈拉,那么我将不会违背我的承诺的。”

“但是——”女武神奇异地左右看了看托尔和彼得,这让彼得感觉微妙的尴尬,面前两个人说着的话他都听清楚了,但是暗含的意思却无论如何都是一头雾水。他求助般看向托尔,这却让亚尔薇特眼神更加奇特。

“如果这是您的选择。”女武神遗憾地看了一眼彼得,对着托尔尊敬地再次行了礼,“父神非常思念您,期待您的归来。”

她转过身进入了空间漩涡,身后的白马疑惑地打了个响鼻,便乖乖地紧随其后,消失在了彼得和托尔面前。

“这是……怎么回事?”彼得还是很疑惑。

托尔严肃地回答:“在战场上,垂死的或者死去的勇士们将接受瓦尔基里们最后的死亡之吻,然后被带到瓦尔哈拉去。”

彼得呆呆地看着托尔,“死……死亡之吻?”他差点尖叫出声,“我还没有……”他的耳朵全红了。

托尔面色不变地补充:“平时在瓦尔哈拉宫殿里,瓦尔基里们的职务是侍侯那些在瓦尔哈拉宫殿享福的战死的勇士们。每次传餐,她们就脱下血污的战袍,换上雪白的长衣,露出美丽的臂膀,拿出天上的酒肉来请这些英灵们尽量啖饮。”他露出微妙的表情,“事实上,瓦尔基里和英灵们的结合是被父神所允许的。”

彼得张口结舌地讷讷了半响:“所以说,这个亚尔薇特有可能就是我的相亲对象?!”他瞪大了眼,“哇哦,我是说,这实在是,太劲爆了。”

托尔显然没觉得这有什么不对:“但是瓦尔基里人数有限,近年来英灵虽然不常出现,但是总体说来瓦尔基里们拥有可以挑选英灵们的权利,她们有义务服侍英灵,她们也有权利比较之后,才决定。”

显然,托尔的言下之意彼得完全理解了,他顶着通红的脸:“谢了,我猜。那么你亲自送我就不必——”

“步骤是必须的。”托尔强调,他庄重地上前,捧起彼得的脸,“请允许我。”

彼得先前不知所措的状态自然而然被托尔严肃的态度所消散,他眨眨眼,示意自己的允许。

带着胡茬和浓烈男人气息的吻烙在彼得唇上,不带有一丝靡靡之意,虔诚又安谧。

刹那,不同于之前进入阿斯加德的方式,他们俩脚下的土地瞬间转换,彩虹桥熠熠生辉,闪烁着光芒,这是为欢迎新的英灵的加入而璀璨的道路。

“我们就这样走过去?”彼得跟着托尔踏上了彩虹桥。

“原本你该坐着瓦尔基里的马,飞奔过去,但是现在只有我们,所以你有两种选择——”托尔突然促狭地笑了起来,这让原本就阳刚俊朗的外表,更增添一点人性的感情。彼得却无心欣赏,他急忙看向彩虹桥,足够长到彼得错过在阿斯加德的第一场晚宴。

“——我们走过去,或者用妙尔尼尔载着风送我们到达。”

“我选择后者。”彼得不甘不愿地趴在托尔背上,以这种奇特的方式出现在海姆达尔面前。

“欢迎你,蜘蛛侠,父神已经准备好新鲜的神羊乳与沙赫利姆尼尔*之肉,为你洗礼。”海姆达尔依旧尽职地守在门口,显然他早已知晓这个消息,“奥丁之子托尔,你的父亲也在等待着你。”

“多谢,海姆达尔。”托尔没再啰嗦,在彼得的抗议之下改背为抱,没多久就在睁不开眼的风中模模糊糊看到了人声鼎沸的宫殿。

他们踏入了宫殿,满目的金色,彼得只感觉视觉疲劳,平视着奥丁不想再打量周围一眼。

彼得和托尔站定,“父亲,我带着蜘蛛之人彼得帕克,回来了。”托尔显然十分思念奥丁,毕竟距奥丁来中庭已有数月。

奥丁亲自起身,一步步迈下台阶,缓缓地打量着托尔,颇感欣慰地点了点头,随即回转了视线:“这就是新来的英灵?我们近一百年来第一个恩赫里亚*?蜘蛛之子彼得·帕克?”

彼得有些别扭但是依旧入乡随俗地微微低了低头:“是的。”

奥丁点点头,拍了拍彼得的肩膀:“欢迎你的到来。”他面对所有人,大声宣布,“以勇敢为无上之美德,以战死为无上之光荣!这是我们一贯的美德!今天,我们又有了新的恩赫里亚!他的精神值得我们为之酣饮!诸位!让我们欢庆吧!”

“噢噢噢——!”大厅中所有人都爆发出一阵阵嚎叫般的欢呼声,震得整个屋子都发出沉闷的回声。

接下来,彼得发现事态严重了。

托尔早已经脱下他的头盔,和三勇士比赛着畅饮,周围的人们豪迈地直接用手撕扯着传说中每天都会复活,而且又生满了一身肥肉的神猪沙赫利姆尼尔的肉,大口大口塞入嘴中,不时和周围人碰杯,杯中浓稠的乳汁不时淌撒了一身一地,但显然所有人都不以为意。

“说实话,我不知是不是该为这个野猪喝彩了,每天被杀每天复活,而且,”彼得自言自语地戳了戳还流着高热的油脂的肉块,“长得这么快,简直就像吃激素长大的,这难道就是主食吗?想想就怕啊。”话音刚落,他的背被重重击打了一下。

彼得一惊,急忙扯下一块肉往嘴里塞,含糊不清地说:“味道不错啊。”他回过头,只见托尔不知何时从斗酒的包围圈出来,正高兴地看着自己:“你喜欢就好,我们神宫的厨子安德赫利姆尼尔的手艺可是一绝!”他感叹地揉了揉彼得的头发,“我本还担心你会吃不惯这里的菜色,但是我错了,战士总是有他们的共同之处的!大块吃肉大口喝酒才是我们应有的姿态!”他说着,最后直接喊了出来,引起一堆人认同的干杯。

不,我完全不认为和你们有什么共同之处。彼得艰难地扒开搂着自己脖子的托尔,匆匆灌下腥味十足但是奶醇味也十足的羊乳(呕,他们都不懂加工一下再喝吗!),从喧嚣到脑仁疼的宴会中溜出去,终于喘出一口气。

阿斯加德的夜晚意外的宁和,星光灿烂,奇形怪状的建筑也有,庄严肃穆的建筑也有,不论什么建筑,白天都是骚包的金光闪闪,但到夜间,它们似乎都收敛了耀眼的光芒。

“觉得美吗?”

彼得回过头,只见托尔不知何时跟着自己再次远离了人群,托尔上前两步,和彼得平行。想一想,直接坐在了台阶上,惬意地舒展了一下身体。

彼得低头看了看身侧那个金色的发顶,蹲了下来,伸手想要碰触那头微微有些乱了的发丝,应该碰不到吧,他想,毕竟之前他怎么都打不了那些恶棍——

咦?

他触碰到了,并不像表面颜色一般温热的金发相当柔软,倒不像它的主人一样坚硬,不,或许正是发如其人,内心的柔软被发丝表现了出来。

彼得轻手轻脚地想要把头发用手指梳顺,只听托尔低声说:“刚刚来阿斯加德之前,我已经联系了托尼,他会料理好你的……葬礼。”

彼得手一紧,随即意识到自己大约扯断了一根头发,立刻放开。托尔没有觉察,又或者他在变相地安慰彼得。

“我……”刚出声,彼得发觉自己已经哑了嗓,不知道是不是刚才在喧闹声中为了让托尔听到而大力发出声音导致的,还是由于现在的情绪。

他尽力吞了口唾沫,英灵有这种功能吗?吞咽?眨眼?呼吸?这到底是由于习惯和自以为还是人类而做的事,还是英灵原本就还是人类呢?那些情绪,还是真的吗?他,还是彼得·帕克,纽约皇后区的蜘蛛侠,梅婶的侄子吗?抑或仅仅是阿斯加德新来的英灵?

“请一定安抚好梅婶,”他说,随即一个念头让他抱着一丝希望,“你能跟我梅婶说,我其实还活着,只是在阿斯加德做个中庭驻阿斯加德的大使,但是不能随时回家,让梅婶放心吗?”

托尔转过头:“但是谎言不是长久之计,你永远都不能离开阿斯加德,而且,”他握紧了拳,“你不愿意让你的尸体尘归尘土归土吗?”

“那又怎么样!”彼得意识到自己正对着托尔吼道,“我只是!只是不想让梅婶伤心!”他蹲不住一般直接坐在地上,“我有这个觉悟没错,但是梅婶她一直都不知道——”

“哦?你觉得你的婶婶不知道?她唯一的亲人?你相信吗?还是你一厢情愿地认定你的梅婶什么都不知道才是最好的?”此刻的托尔让彼得觉得他犀利得可怕。

“我……”彼得脑子一片空白。

良久,托尔叹息一声,在今夜第二次把手覆上彼得的脑袋时,彼得终于缓慢地脱下自己俏皮的面具,停下了絮絮叨叨,哽咽地哭出了声。

“一切都是瞬息/一切都将会过去/而那过去了的/就会成为亲切的怀恋*。”托尔轻声诵着这首诗。

“现在说普希金还早着呢。”彼得不知何时抓着托尔的手臂捂住了脸,他闷声闷气地说,“梅婶会好的吧?”

“会的,毕竟教出了这么优秀的侄子的女子一定不会被生活压垮。”托尔肯定地说。

“那么……”经过一整天死亡,变为英灵,进入阿斯加德一系列的展开,再加上刚才的哭,彼得已经困倦地含糊了起来,“请照顾好她。”

彼得睡着了。

托尔回到了中庭,照例,复联又与一个邪恶的组织进行着战斗,托尔痛快淋漓地打倒了眼前所有的敌人。

“你还好吧?”打扫战场的时候,钢铁侠退下了面罩问道,他一脸憔悴,看样子彼得的死给他们所有人打击都很大。

托尔点点头,认真地说:“所有人都会接受这个现实。”

托尼不语,只是沉重地拍了拍托尔的肩膀。

“我将归去,吾友正等待着我。”托尔结束了他的职责,他干脆利落地回到了阿斯加德。

熟门熟路地走进瓦尔哈拉的大门,托尔被彼得撞个正着,不等他们都站稳,彼得就抓着托尔的披风大喊:“受不了了!为什么这里没有蔬菜!你们到底怎么活得下去的!坏血症呢!动脉都不会硬化吗?难道就没人得肿瘤?!”彼得终于崩溃地大喊,“再这样下去我要便秘了!”

托尔扶着彼得站稳:“我会从中庭定时带一些蔬菜回来。”

彼得眼睛一亮:“我来写菜单!”他高兴地从托尔身上蹦下来,盘算着蔬菜沙拉蔬菜汤。

古林肯比*这只油光发亮的黑色大公鸡慢吞吞地挪着四方步出来,愣愣地盯了托尔一会儿,才转着脖子想要离开。

“不要总是欺负彼得。”托尔笑着说,“他只不过不太适应这里的生活。”

古林肯比默默地转动着脖子,歪了歪它金色的鸡冠,这才离开。

“托尔,这是什么?”克林特古怪地盯着拎了超大购物袋的托尔,指着袋子发问。

托尔严肃地回应:“吾友渴望中庭的蔬菜,我正准备为他采购一些。”他掏出一张纸,递给克林特,“我识得甘蓝,但是何为有机甘蓝?”

“托尔!古林肯比居然已经有一整天没追着啄我了!”彼得兴冲冲地抱着生菜不撒手,“我之前还以为我会被它啄成一个漏气的小蜘蛛。”

“古林肯比可不会搭理所有的英灵,它只爱和它偏爱的英灵一起玩。”托尔似乎完全不知道这回事,安抚着彼得。

“……”古林肯比默默路过托尔和彼得,看了片刻他们的安抚小剧场,然后狠狠对准彼得的翘臀啄了一大口。

一瞬间,鸡飞蛛打。

好景不久,冰霜巨人再一次入侵阿斯加德,奥丁已然又一次陷入沉睡。托尔身为奥丁之子,统帅三军,他宣布废弃英灵只为“诸神之黄昏”而战的条令,全员参战。无论英灵特有的白日伤有多么深,夜晚降临依旧恢复原样的体质,彼得他们逐渐成为一支直插约顿海姆*的强力队伍。

彼得没有一次受过重伤,显然他灵活的动作大大阻碍了冰霜巨人们巨大却又笨重的头脑的运转,使他们不顾一切的抓挠却只能伤到自己。其他英灵们对于这个年轻又不菜鸟的英灵评价很高。在他的帮助下,托尔成功逼退了冰霜巨人,修补了约顿海姆和阿斯加德的通道,一切终于了结。

战后的安抚人心一向是最重要的,但是在阿斯加德,无人畏战,当然也无人会对战争抱有什么质疑,死去的亲人们在海姆冥界也将拥有自己的生活。所以托尔意外地清闲,这体现在他跟着彼得每天参加英灵的白天的战斗。

“你不能回去看一点文件之类?阿斯加德不需要文书工作吗?”彼得有点烦躁,不仅因为其他英灵总是在托尔看着的时候表现得更加勇猛,也因为他已经在托尔面前被甩出去三次了。

“母后掌管着我们的‘文书工作’,”托尔用双手打着引号,“唯一能让我感兴趣的就是英灵战斗,尤其是你的。”

“好吧,战斗狂。”彼得两耳通红故作垂头丧气状被英灵们拉着进行了第四次混战。

“是我错觉?”希芙终于觉出哪里不对了,“托尔似乎格外偏爱那个新来的英灵?”

“就连希芙都觉察了。”范达尔的打趣引起希芙的怒视。

沃斯塔格摸不着头脑,“不是说那个蜘蛛之人是托尔亲自迎回来的吗?这还有假。”

霍根静静吐出几个字,“他们互相有好感。”

“……”范达尔默默地举起酒杯,敬霍根。

真相之人总是这么寂寞。

又是一年一度的盛宴。

阿斯加德人真是疯狂的迷恋着热闹无比的晚宴,彼得想。

又一次躲过英灵们的灌酒行动,彼得被突然出现的托尔往外拖,吓了彼得一大跳。

“跟我来。”托尔悄声说,事实上,他只是用平常的声调说话,但在这种喧闹的环境下,他的话当然是悄声的。

他们来到弗丽嘉的宫殿。她一脸意料之中的迎接了他们的到来:“我亲爱的孩子们,有什么我能帮你们的吗?”

托尔立刻单膝下跪:“我的母亲,婚姻与家庭之神,请赐予我和彼得的婚姻祝福。”

彼得隐隐的不安立刻化为现实:“等等?!什么?”

托尔抬头,对上彼得惊讶的眼神:“我们互相有好感,因此我们需要缔结婚姻,不是吗?”

彼得对于托尔理所当然的表情感到无奈:“我的意思是说,当然我对你有好感,但是那仅仅是好感啊!好感到婚姻那得有一个世纪那么长的路程!”

托尔皱眉:“中庭人需要考验那么久的感情吗?”他若有所思,“然,我将竭力通过你的考验。”

弗丽嘉赞许地点点头:“我看到了你们身上深厚的羁绊,虽然尚浅,但是仍然坚固,当考验结束,我将正式赐予你们祝福。”

“感谢您,母亲!”托尔站起身,抱了抱弗丽嘉。

所以说,你们这群神都是不听人话的吗!

Fin

注释:

瓦尔哈拉(Valhalla):传说阿斯加尔德分成十二个或更多的领域,其中瓦尔哈拉是奥丁的家,和在尘世阵亡的英雄的住所。奥丁(Odin)在阿瑟加德有三处宫殿,其中有一个,位处格拉希尔(Glasir)树林之中,名为瓦尔哈拉(Valhalla,英灵殿),有五百四十个大门,每个门宽可容八百位战士并排进出。正门上方有一个野猪的头和一只鹰;这鹰的锐目能看见世界的各方。宫殿的四壁是由擦得极亮的矛所排成,所以光明炫耀;宫的顶是金盾铺成。宫内的座椅上皆覆以精美的铠甲,这是奥丁(Odin)给他的客人的礼物。凡是战死的勇士,所谓恩赫里亚(Einheriar),为奥丁(Odin)所器重者,皆得入此宫为上客。被女武神带到瓦尔哈拉的英灵战士(Einherjar),先由奥丁的两个儿子在宫中欢迎,然后被带到奥丁的御座前接受嘉奖。如果是诸神平日属意的战士到来,奥丁也会起身迎接,以示特别的礼遇。

英灵:英灵战士是北欧神话中勇敢的战士。在英灵殿内,那些牺牲在战场上的人被称作“einherjar”(格斗者),他们每天都要面对面地进行实战操练,到了晚上他们又像没有受伤的人一样欢宴狂饮。这英灵殿的神话正体现了古日尔曼蛮族所向往的理想生活——白天战斗、晚上豪饮;无所畏惧地迎接挑战。

瓦尔基里(Valkyrie):引导英灵的死神——Valkyrie、Valkyrja、Walkuere、Valkyrien、Walkyren、Walachuriun、Totenwaehlerin——直译应该为挑选亡者的女性。挪威和日耳曼神话中奥丁的侍女们,又称“寻找英灵者”。她们骑着马与“野猎”幽灵一道出巡,或者化作天鹅飞向战场,为瓦尔哈拉殿堂(Valhalla)收集阵亡的武士。瓦尔基里从神系上讲是属于北欧神话中一般意义上的生育和命运女神。诸如助产妇和神化的女性,以及男子的女性守护神等形象,在她们的占梦里就会出现那些被保护者的形象。

沙赫利姆尼尔:沙赫利姆尼尔(丹麦语和挪威语:Saelig;hrímnir,瑞典语:Sauml;rimner),在北欧神话中,是一只每天被宰杀而后复活的神猪。专门供应给英灵殿(Valhalla)的英灵战士们(Einherjar)食用。负责烹煮的是神的厨师安德赫利姆尼尔(Andhrimnir),他会用大锅艾瑞尼尔(Eldhrimnir)烹调美味的菜肴供英灵战士们享用。

恩赫里亚(Einheriar):即战死的英雄,英灵。

一切都是瞬息/一切都将会过去/而那过去了的/就会成为亲切的怀恋:节选自普希金的《假如生活欺骗了你》。

古林肯比(Gullinkambi):北欧神话中的一只黑色大公鸡,它有黄金色的鸡冠,所以他的名字就是“金冠”(golden comb)的意思。当它开始啼叫的时候,另一只公鸡法亚拉(Fjalar)也会啼叫呼应。它们的啼叫就是为了提醒所有人最后战斗“诸神的黄昏”已经到来。

约顿海姆(Jǫtunheimr):巨人居住的地方。人类世界到“巨人国度”的路标是一个恐怖的“铁森林”(Jarnvid);也有传说海的那一边就是“巨人国度”。

最后,以上所有阿斯加德习俗,如有虚构,纯属瞎编。

评论(6)
热度(56)
  1. 枫、qyx的窝 转载了此文字

© qyx的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