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乱邪恶无节操党
目前专注all小蜘蛛cp无限中……
新开的ask↓
http://ask.fm/iamqyx
欢迎来玩~

qyx的窝

【一期群刊解禁】一个热狗摊的青春(热狗摊&虫)

*热狗摊第一人称视角



我是一个热狗摊。

 

其实我本不该有这种认知,但是不知怎的,当一只老鼠从我侧面溜过去时,我差点就尖叫着抱住我的主人。

 

好吧,实际上,没有,淡定如我自然是冷静的瞪视着那只肮脏的老鼠,直到它离开。于是,至此,我明白了我的名字,汉克热狗摊。

 

如同我的主人汉克一样,我热爱着热狗,那美妙的黄油的气息,热腾腾的面包,配上煎的兹兹冒油发烫的法兰克福香肠,往面包里夹一片新鲜爽脆的生菜叶,再放入裹上了浓厚玉米浆的香肠,如果想要,随顾客的意愿往里面挤着各色的酱料——番茄酱,芥末酱,辣肉酱,美乃滋,渍包心菜,渍白萝卜,洋葱屑,生菜屑和番茄块。

小孩子们钟爱酸酸甜甜的番茄酱和美乃滋,男人们总喜欢辣肉酱或纯粹的辣椒,这让他们胃口大开,而逛街的女孩子们更爱蔬菜,在我这里,他们总能如愿以偿,不像那个隔壁的烤肉摊,总是说些酸话,我这是凭本事做事的!

我总是很乐意看到那些饥肠辘辘的顾客们捧着从我身上取出来的热狗大快朵颐,嘴角沾着酱料,然而轻舒一口气,我总能和我的主人汉克一同愉快的笑了起来。

 

从我醒来,人来人往,不知多少人经过我,也不知道多少人偶然兴起,点了一份热狗,还有多少人成为了我的老顾客。

汉克一般是周末在公园附近招揽生意,而中午则是在一堆高楼大厦底部摆开架势,下午则是在学校附近,聪明的想法让他总是能卖个一干二净,然而吹着口哨回家休息。

 

而我,则是在公园第一次遇到他的。

 

我到底算是什么物种,我也不清楚,不过肯定不是人类就是,但是我会有人类的好奇心和情感,这倒是一件新奇的事。

在上班族的地方,我遇到的那个咖啡店诚恳的对我说,你不能对人类产生太多的好奇和感情,这对你不好。

 

这是自然,女孩子们总是爱聊一些吸血鬼和人类的爱情,当然这悲剧会让她们叹气,而换做是热狗摊也一样,怎么会有人喜欢油腻腻的热狗摊呢?

不一定!对面的那个墨西哥卷摊高兴的喊道,它总是这么神经质的兴高采烈,我永远也弄不懂它的脑回路,它对我挤挤眼,好吧,其实是挥了挥摊上的小旗子,然后唱着歌似的说,我爱上了那个总是一口气买十几个墨西哥卷的红色的人!只有他才善于发掘墨西哥卷的美妙!

我疑惑的发问,喜欢墨西哥卷和喜欢墨西哥卷摊是一种感情?你怎么能辨别的清呢?

当你看到那个人觉得自己身上所有零件都在抖动,渴望把最美味的墨西哥卷献给他而不要一分钱的时候,你就爱上他了!

是这样,我若有所思,庞大的世界观让我不得不仔细思考,汉克为此抱怨着我的滑轮是不是生锈了,特地上了厚厚的润滑油。

 

这段感情,就像一场龙卷风,来的这么快,让我躲闪不及。

 

那是一个美好的周末,擦得干干净净的我被汉克推着往公园去,今天那里似乎有一个小心的演讲会,一群人安静的站着听台上某个不知名的人慷慨激昂,野餐的人很少,没有多少人买我的美味的热狗。

过了一会儿,实在百无聊赖的我扯起嗓门,大声的喊,汉克热狗!美味的汉克热狗!一根你买不了上当!一根你买不了吃亏!吃了一根准保你还想吃一根!

没多久,一个小年轻就捂着头从人群中挤了出来,惹得周围的人不满的抱怨。

唉,又一个年纪轻轻就犯病的,我同情的感慨,拿早上用清洁剂擦得一干二净的玻璃看着他。

那个年轻人没一会儿就放下捂着的头疑惑的看了看手,转身又看了看挤挤挨挨的人群,只得叹口气,往出口走去。

唉!有客源!我急忙对他喊,汉克热狗!美味的汉克热狗!一根你买不了上当!一根你买不了吃亏!吃了一根准保你还想吃一根!

还别说,效果立竿见影,那个年轻人立刻又捂着头不动了,他打量着四周,似乎没发现什么,然后他看到了我。

 

我也在看他,棕色的头发棕色的眼睛,哦,普通的外表,一个书呆子。我下了定义。不过,那个臀部还真是引人注目。

 

他越走越近,我却不知道怎么回事,全身别扭,汉克似乎听到了我衔接处咔咔作响的声音,低头观察了一下,见没有立刻散架的迹象,立刻对着那个年轻人热情的笑道,你要吃什么?

 

一份热狗,加美乃滋和辣肉酱。

 

声音很清脆,我有幸听过街头艺人的音乐会,就像笛子一样。

我看着汉克从今天的新鲜食材中拿出一片生菜,又犹豫的从昨天的美乃滋罐中想挖出一勺,这可不行,我鬼使神差的拼命想让汉克从另一罐新鲜做出来的美乃滋那里挖,神奇的是,汉克的手拐了个弯,往我所想的那罐里伸进去了,那是今天刚做好的,味道肯定比昨天的棒!我笑眯眯的看着做好的热狗,递到了年轻人手里。

他道了谢,给了汉克钱,我却难受的不行,就不能请他吃一次么?汉克!看看他的黑眼圈!

年轻人毫无感觉的接过去就是一口,然后立刻被热狗的热气烫了嘴,他哈哈着热气,一边对汉克竖起拇指,这是我吃过的最棒的热狗!

那是自然,我和汉克一致挺起胸,汉克从他爸爸那时候就开始做热狗生意了,配料绝对是有秘诀的。

 

他三两口就解决了这个热狗,对着我们挥了挥手,然后离开了公园。

我很遗憾,到现在为止我都还不知道他的名字呢?以后在公园还能看到他吗?

 

第二天是周一,我精神抖擞的被汉克推着去了上班族的地盘,一切就跟以往一样,我却有些失落,毕竟那个年轻人一看就青涩的很,不像是已经上班了的。

不远处有些嘈杂,我和汉克略有些慌乱,咖啡店却不屑一顾,谁会抢劫你啊,一个破热狗摊,想想也是,我稍微淡定的往里把汉克遮住了。

 

一道影子从我头顶掠过,伴随着“你们友好的邻居蜘蛛侠来了!”的声音,我看到了——似曾相识的身形。

 

作为热狗摊,我能够观察到老顾客被热狗催的从瘦到胖的全过程,自然,对于人体的观察我也是有一手的。

 

我和咖啡店看着一群上班族惊叫着乱跑,有一个甚至想推倒我,可惜力气不够,只能绕过去继续逃。

 

我看到了战斗,那个奇形怪状的人被漂亮的屁股的主人给揍了一通,然后倒挂在了路灯下。

汉克战战兢兢的冒出一个头,一切都结束了。

突然一个身影倒挂在我头顶,我敢肯定,那就是那个年轻人!

他俏皮的对着汉克敬了一个礼。

 

能点一个热狗吗?美乃滋加辣肉酱。

 

汉克立刻点头,接过自称是蜘蛛侠的那个年轻人的钱,立刻手脚麻利的做好了交给他。

他对着汉克和我挤挤眼。

 

再见。

 

他消失在大楼之间。

我彻底明白了,我爱上那个看上去很疲惫实际上总是活力四射的年轻人,或者说蜘蛛侠,一见钟情。

我的零件都快不听我使唤的抖个不停,汉克喃喃着回去要好好把我修修。

 

不!这是我爱的证明!我叫着,被汉克一步步拖回了家,在对面墨西哥卷摊的刺耳的大笑中——我又见到那个红色的人了!他的血腥味好重,我想被他杀了,或者吃了。

 

疯了,我想着,被汉克拧紧了每一个螺丝。他抱怨着最近反复出问题的架子,和他的妻子商量要不要重新买一个。

他妻子早就对用了这么多年的我不满了,她一口赞同,雷厉风行的她甚至打了电话预约工人。

看来,我的日子快要到头了。

 

我想被他吃了,我这么想着,来到了学校门口。

这次是一个新学校,汉克打算来这里探探情况,说不准这里会是一个新的生意点。

买的人很多,我看着桶里的量一点点减少。

今晚我就要彻底退役了,连同我的寿命。

 

但是除了那两次见面,我只有在寥寥几次的路上抬头看到在楼之间飞跃的蜘蛛侠。

 

蜘蛛侠是个祸害!

 

那个大屏幕上的男人声嘶力竭。

 

他才不是!

作为一个热狗摊,我从不说谎,我对着每个顾客说着蜘蛛侠的英雄事迹,虽然他们听不到。

我对所有见到的摊子说,他们疑惑的问我,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我对着树,地砖,偶尔停在我身上的鸟儿说,他们沉默着。

 

而现在,没有我,谁会知道蜘蛛侠是个英雄,而不是祸害呢?

 

我已经自顾不及了,我絮絮的对着每个学生说着,但是我还是喜欢着他,直到我的终结。

 

一份热狗,加美乃滋和辣肉酱。

 

立刻,我反应过来了,是他。

旁边和他站在一起的男生取笑他,还吃美乃滋,彼得你简直像个孩子,试试纯粹的辣椒吧,那个男生怂恿他。

他摇摇头,只等汉克做完。

 

我等到你了,彼得。

在最后的一天,我知道了你的名字。

我想让你吃了我。那个墨西哥摊这么狂笑着。

我想让你吃了我,我默念道。

我成了那个热狗。

这个角度真是新鲜,我看了看之前的“我”,真丑,我想,汉克是该配一个更大更新的热狗摊了。

彼得接过我,一口咬了下去,一点也不疼,我新奇的感受着温热的口腔咀嚼着我的一部分,没一会儿,灵活的舌头和坚固的牙齿绞碎了它们,慢慢吞了下去。

真好,他没有口臭。我感动的想着,再次失去一角。

我的玉米浆包裹的热狗被他先挑嘴的啃光了,而生菜则是被咬去了叶子,留下不太水灵的菜帮,面包被他压扁成一团,三五口吞了下去。

 

我们合为了一体。

我能感受到他的食道的蠕动,也能触摸到他的心跳,他似乎在跳跃,他的胃微微颤着,仍然有条不紊的消化着我。

在一片酸液中,我化为了乌有。

 

 

这是蜘蛛侠运气不太好的一天,打退了不知何时潜伏在纽约的毁灭博士,他抱着伤腿滚下了屋顶。

还好,不是掉进了垃圾桶。

他苦中作乐的想。

打量了一下把自己遮的严严实实的废弃摊子。

他觉得有点眼熟。说不准自己什么时候光顾过呢,他苦笑道,这倒是挺有趣,最后护着我的还是一个热狗摊。我真是爱死热狗了。

下次再去尝一尝汉克的热狗吧。

他爬起身,扶着热狗摊坐了一会儿,这才一瘸一拐的走出了这个小巷。

临走前,他摸了摸这个被人废弃的热狗摊,说了声谢谢。

然而,这个热狗摊早已经听不见了,而锈着的架子也反射不了任何光芒了。

他们合为了一体。

 

Fin

评论(6)
热度(36)

© qyx的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