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乱邪恶无节操党
目前专注all小蜘蛛cp无限中……
新开的ask↓
http://ask.fm/iamqyx
欢迎来玩~

qyx的窝

【神秘礼物季】伯爵之子强尼与他的朋友彼得的故事(火虫/Spideytorch 童话AU)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王国,那里一直是个热闹的地方,国王睿智,王后美丽,王子公主都有着幸福的生活。

这个故事,讲的可不是单纯的王子公主的故事。

而是关于一个平民男孩。

彼得是一个平民,他最喜欢的事就是帮助别人,即使某些人觉得他多管闲事,他也乐呵呵地当做没听到,继续他的助人事业,久而久之,所有人都称呼他为“我们的好邻居彼得”。

在这个王国里,除了国王一家,最为出名的,当属斯通家族领地的伯爵之子强尼,不仅流传着这位风度翩翩的贵族公子每次出行总能获得一路少女的鲜花的传闻,也由于他的功勋——成功抗击了一直虎视眈眈的拉脱维亚王国的一次次奇袭。他的大多数事迹被吟游诗人编曲,广为传播,令无数少女心折。然而不为人知的是,强尼拥有一项能力,这些因素使得他成就了独一无二的强尼·斯通。

然而,对于彼得来说,强尼·斯通只是一个符号,一个只在小酒馆的桌面上、见过当年凯旋游行的太太们的口中、少女的绯红的脸颊与她们的梦中。

但要说彼得的小伙伴强尼,那彼得可有的是回忆好说了——

在这个世界,似乎没有一个孩子是独自成长的,他们都有着各种玩伴,即使是住在森林里的猎人的孩子,都能有一个位于森林的糖果屋陪伴着他们。

彼得也不例外。

他可喜欢强尼了。

每天清晨,当百灵鸟婉转的鸣声在他的窗头传来,强尼便已经等候在楼下了,彼得趴在窗口,揉着迷蒙的眼睛对着强尼使劲挥手,接着重新扑进床,等爬出来,他就已经穿妥当了衣服,蹬蹬蹬跑下楼,与还在厨房里叮叮咚咚做着早餐的梅婶打过招呼,亲一口一本正经地坐在桌边看报纸的本叔,跑出大门,彼得抓住了强尼的手,两人你挤我我挤你,互相做着鬼脸,便跑到森林里去了。

很奇妙的一点,彼得从来不记得强尼的家,似乎遇到强尼以来,永远都是他在等着彼得。

彼得问过几次,强尼却总没有回答。

王国周围环绕着大片大片的森林,只有穿过森林,越过大山,才能够到达另一边的王国,而小孩子们,只被允许在森林的外围玩耍,大人们三令五申,黄昏燃起炊烟之时,森林明与暗的交界线,是绝对不允许越过的。

彼得把这个告诫记得牢牢的,也阻止了好多次强尼的鼓动。

但是须知,阻止一次可行,但你永远不能阻止一颗跃跃欲试的心。

在树上灵巧的像猴子一样的强尼笑嘻嘻的叫道:“嗨!你们这群胆小鬼!大人们为了让我们早点回家,总会说一些吓人的话,我有一次在这里呆到猫头鹰都出来了,也没见到过发生什么事。”

另一边带头的孩子不服气,“有本事,你和‘老好人’彼得一起等在这里吧!我敢打赌,我们走之后你们一刻都待不住。”

彼得从另一棵树爬下来,掂了掂背篓,“那就试试!”他不服气道,“你去跟我梅婶说,我和强尼去他家住一晚,明天你们来,我们俩要是不在这里,你就输给我一个锡兵。”

后面跟着的其他人纷纷起哄,带头的孩子想了想刚刚买到的红色军装的锡兵,咬咬牙,“就这么定了!”

……

他们走了。

强尼从树上蹿下来,大笑着拍了拍彼得的胳膊,“看到汤普森那张脸了吗?”他模仿着那张气急的脸,再一次笑得在地上打滚。

彼得不吭气,他把背篓从背上拿下来,倚靠在树上。

“你该让他们赌一人一个锡兵的。”强尼说,手里拿着彼得从家里带来的面包。

黄昏了,乌鸦们发出难听的嘎嘎声,扑棱着翅膀歪头看他们。

远处的炊烟一家家升起,彼得有些心慌。

“我没吃饱。”彼得捂着肚子说。

他们找了找背篓,里面还有一些鸟蛋,彼得学着猎人的样子,生起了一串小火苗。

“太小了,”强尼捏着鸟蛋比划火,“我去把它生的大一些。”他说着,用嘴巴吹了吹火苗,接着往里面放了些细草。

火果然旺盛了一点,强尼非常高兴。

彼得说他想去找点树枝来让火更旺,于是离开了火苗和强尼,去了更深的地方。

森林更深处也更加黑暗,彼得问乌鸦:“这里危险吗?”

乌鸦嘎嘎叫道,“往里走,危险,往里走,危险。”

彼得不再往里走了,他发现附近的树都干枯,上面沾了很多白色丝线一样的东西,他没多想,折了一些细长条的树枝就往外跑。

背后的乌鸦扑棱棱离开了枝头,“危险来了!”

彼得吓得差点跌了一跟头,跟着乌鸦跑,也不知跑了多久,他们来到了一棵得有五六个彼得手拉手才能环抱住的树底下。

彼得喘了口气,觉得自己更加饿了。

彼得停了一会儿,发现自己听不到风吹动森林的动静,也没有了动物的窸窣声,接着,在只有自己的声音的静寂中,他似乎听到了什么划拉着树皮的细微声响。

彼得没多想,仰头望去。

*****

强尼觉得无聊了,彼得还没回来,他用火苗烤着鸟蛋,有一搭没一搭的用手撩拨火焰。

隔壁树上的松鼠早就停止围观,三窜两跳跑到不知哪个树洞里窝着去了。

彼得会不会迷路了?他想。

彼得比他在这里混的久,强尼接着想,不过他以前是个乖宝宝,今天可能是他第一次在森林里过夜。

去找找吧。

*****

一只乌鸦跌跌撞撞,一头栽进火苗,然后叽叽嘎嘎在地上打着滚,最后灰头土脸扑棱着站好,这才开腔:“危险来了!”

它歪头瞪视了在火苗上烤的蛋,尖叫道,“我的蛋——!”

强尼一把拿走蛋,防范乌鸦抢走。

乌鸦愤愤,“混蛋!”扑棱着翅膀回头看了一眼森林,便毫不犹豫飞走了。

强尼看到了彼得,他手里攥着一大把细长树枝,后面跟着一只巨大的蜘蛛,它窸窸窣窣的缓慢摩擦口器:“好……饿……”追着彼得跑到森林边缘。

强尼和彼得终于汇合了。

蜘蛛太大,以至于看不到地面上的小小火苗,它盲目的直直划拉八只脚,冲着这两个看起来就很香的小孩跑过去。

彼得在强尼的帮助下爬上了树。

“我们该怎么办?”彼得愁苦的问,“他刚刚咬了我一口,我大概要死啦。”

“我有办法。”强尼说,他滑下树,打了一个响指,火焰从他的指缝中燃起,那可比地面那簇火苗要旺盛的多。

彼得惊讶的捂住嘴,他看到强尼仗着灵活,把散落在蜘蛛脚底下的树枝捡了起来,攒成一把,点燃了它们。

蜘蛛巨大肥硕的身子在树木之间灵活的挪动,竟也一点也没划拉到强尼。

彼得觉得脖子好疼,他认为是毒发了,想想小伙伴,他也从树上下来了——强尼可得安全回去呀。

强尼和彼得捡起了几乎所有的树枝,可是这些远远不够烧死一只大的像半个小木屋的蜘蛛,只够烤熟几枚鸟蛋。

强尼和彼得头疼的互相望望。



蜘蛛脚的纤毛察觉到了他们,强尼躲闪不及,试图用火烤蜘蛛脚之际,彼得突然发现自己能吐丝了。

彼得用蛛丝带走了他们两个,蜘蛛茫然的放倒了树,并没有伤到他们。

彼得想了想,眼睛一亮:“我有办法了。”

强尼和彼得齐心协力拽倒了附近的树,松鼠们从树里逃了出来,看到蜘蛛,叽叽喳喳的四处逃窜,蜘蛛在黑夜里看不到任何东西,只能凭感觉到处吐丝。

彼得看了看周围被放倒的一圈树,拜托松鼠和兔子们把周围的草全咬干净,没一会儿,松鼠和兔子们蹦蹦跳跳的告诉他,草全清理干净了。

蜘蛛还留在原地。

彼得攥着火把在一侧,强尼在另一侧。

两个人高高兴兴的放了火,没一会儿蜘蛛被烤焦的味道就传了过来。

第二天,小伙伴们看到的,便是两脸黑漆漆,互相支撑着睡着的两人。

而背后,是一片熄灭的火场。



在那之后,他们互相告别回家,原以为第二天能够再聚的两人却没有料到伯爵即将开赴前线,而强尼作为伯爵下一代继承人,也必须跟随。

而彼得这边,本叔和梅婶商量着打算去离开斯通家族的领地,到首都谋求更好的发展。

自然,彼得和强尼再也联系不上了。



彼得一家在首都安家落户,也成功把老好人……阿不,是“我们的好邻居彼得”这个名声宣传了出去。

而远在战场的强尼,却发现委托给信使的信件,再也没能送达到收信人的手中。



就如同彼得家附近的伯爵府成天灰头土脸干着活的灰姑娘,转瞬长大成人,在一夜之间变成了王妃一般,时间过得很快,但是似乎一眨眼,远征的军队大胜的消息充斥了整个首都,所有人都争相议论和赞美着斯通伯爵的伟大事迹,也有流浪着的吟游诗人在此歇脚,把关于伯爵之子强尼·斯通的种种战役吟诵起来,并冠以无往而不胜的“霹雳火”之名,人们议论着,赞美着,甚至有少女羞答答的拉着母亲的衣角问着远征军的归期。

彼得自然也是知晓的,关于封地的贵族领主一家,他唯一的印象,便是远远望去矗立着的高大城堡,而不知名的小伙伴还被打趣竟然取了一个和伯爵之子相同的名字。

这么说,他们原先的家难道是在斯通家族的封地?

那么,强尼现在会在哪呢?

彼得越发想念强尼了,他的信,只有一开始通过鸽子皮特寄到过一次,接着搬家之后,他再也没看到熟悉的鸽子皮特了,而信件自然而然断了接收。

也许强尼在那里变成了一个猎人,他一直对森林很感兴趣,也许——彼得想——他被派去当先行军了,强尼可是一个急性子,他肯定会强烈要求自己第一批出战,彼得想,或许在远征军回首都那天,他能见到自己的小伙伴。


远征军回乡这天,首都自发形成了一个狂欢节,少女们纷纷把代表自己的鲜花抛洒在远征军的队伍上空,甚至还有在手持鼓和各种乐器伴奏下载歌载舞的男女老少,商人小贩拿出了他们压箱底的货物,在街上叫卖,甚至还有玩着魔术的半吊子魔术师设了一个简陋的摊表演着各种把戏。

彼得蹲在自家屋顶上,阳光亲吻着他的发脚,他几乎要被暖洋洋的感觉安抚的快要睡着了,远处的歌舞声逐渐向这边靠拢,他听到了来自隔壁的安娜和梅丽在央求母亲让她们去看一眼。

远征军的马踏声越发响亮,周围的邻居也开始按捺不住打开了窗户。

彼得迅速醒过神,他盯着远征军在阳光下闪闪发亮的盔甲,和他们尖利的武器,还有他们原应该模糊不清的脸庞。

真该谢谢那只咬了自己的大蜘蛛,彼得摸了摸眼睛,苦中作乐的想,要不是这些神奇的能力,他还不知道该怎么寻找强尼呢。

长长的队伍蜿蜒往前,彼得搜寻着他们的五官,试图把他们与自己的小伙伴对上号,但是除了极个别看起来还是二十出头的年纪,其他的看起来甚至都有三四十岁了。

想想也是,从大军出发到现在也有十余年了,大多数都是二十出头的年纪被征兵,到现在也应该是这个年龄级别。

彼得猜测着,目光在军队中逡巡,前头的骑士团带着银亮的头盔,面罩掀起,彼得不抱什么希望的一扫而过,转而把目光停留在后头的步兵团里。但是领头者身后的那名骑兵突然把尖顶的头盔摘下,他骑在马上,身体笔直,穿着一双尖头的高筒靴,身着厚重的盔甲,在阳光底下熠熠发亮。然而当这名骑士把头盔摘下,露出稍有凌乱的金色发丝的时候,民众们不禁摈住了呼吸。

瞧那纯金色的发丝,几乎能与阳光的灿烂媲美,即使附着着汗水也不逊色于国王最珍贵的皇冠,而这发色,显然只有流淌着王室血脉的纯粹贵族血统才会拥有。

彼得不由把目光聚焦于这个骑士,他出乎意料的年轻,几乎和自己同龄,战场的经历只让他更多了一些成熟的风采,而不显得粗鲁,他对着沿街的少女们眨了眨眼,引发又一阵低呼。这一刻,几乎所有人都能把他与吟游诗人所纂所唱的歌谣对上了号——

斯通伯爵之子,霹雳火强尼·斯通。

而彼得,不仅对上了号,还惊异的发现,小伙伴强尼,正是这位赫赫有名的贵族之子。

……

“你们听说了吗?”彼得第二天起床,听到大街小巷没有一处不在飞速的传播着新闻,“斯通伯爵的儿子,那位霹雳火,打算向邻国的三公主求婚啦!”

“什么?那位公主不是因为把自己的父王比作盐而被赶走了吗?”少女不甘心的发问,神色颇为沮丧。

“是啊!但是你没听说吗?斯通伯爵他们在归来途中遇到了流浪中的公主,然后把她送回了王宫。”

“哎呀你们怎么没去王宫门口?那里贴了告示,想征集跟随斯通伯爵他们去邻国的侍从!”

“什么?我们去看看吧!”

……

彼得也看到了那份告示,不论他有多不肯定小伙伴的消息,他还是打算去接触试试。

他和几个年轻人去了王宫应征。

自然,拥有即使是王宫的侍卫都听说的好名声的彼得博得了斯通伯爵的青睐,“我的好伙计,”斯通伯爵说,“你要一路跟从强尼,听他的指令,但也不能完全听从,要阻止他招惹森林里的女孩子,也要注意森林和路边的老婆婆。”

彼得记下了斯通伯爵的叮咛。

第二天,彼得跟着强尼出发了。

“我觉得你很眼熟。”强尼和彼得搭话,“你一直住在首都吗?”

彼得回答:“如果是问我的老家,我的主人,那就错了,我在小的时候就搬家来首都啦,我不记得老家的封地属于哪位贵人,只记得一座差点被烧毁的森林。”

强尼听了很惊讶,“这么说,你家住在森林附近?你有什么朋友在那边吗?”

彼得一本正经的回答:“我有一个非常要好的朋友,我们原先约定第二天在见面,但是他没出现,没过几天,我的叔叔婶婶也商量着搬走了,”他苦恼地说,“我有写过信给他,但是只有一次,之后再也联络不上了,我一直在找他,也不知道他去了哪儿。”

强尼眼睛一亮:“这么说,你就是彼得?”

“我从小到大都叫彼得,我的主人。”彼得憋着笑,继续严肃的回答。

“你还记得巨大的蜘蛛吗?”

“有的,我的主人,那是我最后一次和朋友冒险的经历。”

强尼大笑,“哦住嘴吧,别以为我没看到你在偷笑,我的伙伴!”

两人一同大笑起来,分散了十几年的隔阂瞬间消弭。



强尼和彼得不再论主人侍从,只互相称呼朋友而已,他们依旧骑着马走在路上,强尼解释给彼得关于“盐论”的公主的真相。

原来这位公主流浪的时候,进入了一座森林,那里有两条岔路,一条发出白光,透过树林能依稀看到一座玉石宫殿*,她担忧是女巫的房子,于是选择了另一条路,那条路直直通向密林深处,走了一半多她便后悔了,但是往回一看却发现来路被密密的森林堵住来路,她没法,只能咬着牙往前。

绕过了七拐八弯的路,她看到了一座位于森林中央的古堡,她上前敲门,发现里面住着六个男孩子和一个小女孩,她讨了一杯水,小女孩看她又饿又累,好心的收留她住了一晚,然而七个孩子没有一个出去过,所以公主也没能问道离开的道路。不过最大的那位男孩子拍拍胸脯保证到每隔一段时间他们的父王就会来看望他们,他们可以拜托父王把她带走。

公主同意了。

可是第二天,找到他们的并不是一个中年男子,而是一个漂亮的令人害怕的女人,她带着璀璨的宝石镶嵌的王冠,脸上露出和其他王室贵女相似的无害而虚伪的微笑,手上搭着六件小衬衫,没等她阻止,那些孩子便奔向来人,一眨眼功夫,六个男孩子便变成了天鹅,飞向天空。

公主紧张的拉着最后的女孩子,没敢让她出声。

公主打算跟着那个女巫出去,然后跑去报信,她不敢带着女孩子冒险,便让她待在那里等待父王的到来。

公主把女巫跟丢了,地上的毛线也彻底被收走了,她既出不去,也回不去,在森林里徘徊了好久,直到歪打正着找到了最开始发现的那座玉石宫殿。

斯通伯爵得胜归去,正好路过了那座森林,却遇到了坐在玉石宫殿外哭泣的公主,她并没有让他们把自己带回家,只严肃的诉说了他的见闻,恳求他们帮助那位可怜的小公主。

强尼抢着同意了。

斯通伯爵劝说这位邻国公主,终于劝服了她,把她送回了家,而邻国国王,在品尝了一个星期的甜菜之后,吃了一口咸的菜肴,终于明白盐的必要性,最终和公主和好如初。

“所以这次,我们和伊丽莎白公主将一起出发去拯救那位可怜的小公主!”强尼总结了一下,拍了拍彼得的肩膀,“怎么样?这次的冒险可比小时候刺激多了!”

彼得耸耸肩,“斯通伯爵让我‘听他的指令,但也不能完全听从’,所以,我也有权阻止你去做傻事。”

“……”

……

强尼和彼得来到森林的分叉口,果不其然,一边是发出白光的玉石宫殿,一边则是曲曲折折的密林小径。

他们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密令小径,森林骑马是不可能了,他们下马,牵着马往前走。

彼得在出发前细心的在路口不起眼的一根树杈上系了一根毛线,每走一段路便系一次。

他们在夜色降临之前赶到了古堡。

那里早已空无一人,只有院子里还有一些天鹅的羽毛。

“她大概是被父王带走了。”强尼说。

彼得却点亮了古堡里的蜡烛和壁炉,照亮了古堡附近的路,他指着一边被踩踏出浅浅脚印的草丛,“她应该是从那边逃走了。”

“你怎么知道?”

“即使我不是贵族都能明白,有拥有害人之心的继母在,她宁愿选择逃走也不会跟自己父王走,自投罗网的。”彼得想着自家隔壁的伯爵府的辛德瑞拉,似乎颇有经验的回答。

“好吧,那我们现在去找?”强尼捂着咕噜噜叫的肚子,有点纠结。

“我去看看有什么吃的,现在出去危险程度太高了,凭小公主的体力,应该也走不远。”彼得走向厨房,打算找点能饱腹的食物。

很幸运,小公主离开的时候,只带走了一些做好的面包和清水,厨房还放着新鲜的果蔬和一袋面粉,大约是那位国王最后一次来的时候留下的。

彼得把路上食用的饼放在一边,着手做了一顿还算丰盛的菜肴,和强尼分吃了,便找了那些小王子的住处歇脚了一夜。

第二天天还蒙蒙亮,彼得便叫醒了强尼,“我们得走了。”

他们匆匆忙忙带走了昨晚上彼得用光所有面粉做的面包,牵着马沿着脚印往前。

他们赶到一处猎人栖身的小屋,里面什么人都没有。

“我们走错了?”

“我想,并没有。”彼得从地上拾起一枚天鹅羽毛。

到这里,猎人的踪迹和小公主的踪迹混杂在一起,已经分辨不清了。

“我们要往回走吗?”彼得征求强尼的意见。

强尼毫不犹豫,“我们必须得找到她,万一有强盗发现了她该怎么办?”

他们只得一点点排查,直到有一天,他们吃完最后一片面包前,强尼发现了坐在树上的小公主。

彼得拦住了试图大声和小公主打招呼的强尼,问道,“请问您有没有见到过一位公主?”他让强尼描述了一下伊丽莎白公主的外貌,小公主默不作声,但是眼睛一亮,显然是明白的。

彼得和强尼对视了一眼,接着问道,“既然您知晓,那么,容我介绍一下,这位是强尼·斯通,是白国王属下斯通伯爵之子,受灰国伊丽莎白公主的委托,前来帮助您。”

小公主手上一刻也不肯停,用水马齿草编织着衬衣,只是默默点点头,收回了打算打发他们离开的金项链。

强尼好歹是见过世面的,他对彼得说道,“她应该是在帮忙解除诅咒,按照伊丽莎白的说法,她的哥哥们被诅咒成天鹅,不能说话大概是她的解咒条件之一。”

彼得惊讶的瞪大眼,“这也太苛刻了!”

强尼苦笑,“这还好呢,我听说过沿海一个国家的传说,海里的美人鱼一组要是想上岸,除了说不出话,每走一步路都像是被刀割一般疼痛。”

彼得沉默了,“我们得帮帮她。”

……

有了强尼的解释,他们很容易通过点头摇头的方式搞清楚了解咒的条件——整整六年,既不许说话,也不许笑出声来,还必须用水马齿草缝六件小衬衫。

有强尼天生会讨好女孩子的话语和笑容,加上彼得天生的善良与智慧,他们很容易博得了小公主的信任。

他们帮忙采集了附近所有的水马齿草,把它们放在马背上,让小公主坐在另一匹马上,白天挑大路赶路,晚上让小公主睡在两匹马围绕的树上,一有危险,通晓人性的两匹马便能嘶鸣报警。

就这样,在伊丽莎白劝服灰国王带领骑士团赶到森林的时候,他们终于顺着来时的毛线结的标记走出了森林。

伊丽莎白公主拉着小公主不放,显然小公主也极为亲近她,因此,被强尼和彼得你一言我一语终于搞清来龙去脉的伊丽莎白公主风风火火的带走了依旧织个不停的小公主。

而强尼却没有直接回白国王那里交差。

“你打算去哪?”彼得牵着马跟在他后面。

“去把那位女巫王后的真面目戳穿!”强尼坚定得说,“不能光等着让小公主一个人解救了哥哥不说还得去和那个女巫斗吧,这可不是骑士所为。”

强尼说完,转头去看彼得,“那你呢?”他想了想,“你不算骑士,要不,你回去吧?”

彼得假装生气,“在你看来我就是这么胆小怕事的人吗?”

强尼缩了缩头,“那我们继续?”

彼得翻了翻白眼,“我觉得你在当我是傻瓜,强尼,你不回去的真正原因是什么?”

强尼撇撇嘴,“还能是什么,军功太强,国王试图让大公主和我联姻,我不喜欢政治联姻,所以借口逃出来了呗。”

彼得看着穿着钉金色纽扣的纯色马甲,披着一件动物皮毛制成的披风,腰侧挂着一柄骑士剑的强尼,非常怀疑他一直不回去的话,能不能养活自己。

“那有啥,我不是还有你吗?”强尼理直气壮的说。

彼得妥协的快走几步上去,和强尼并肩走。

这种无言的支持让强尼立刻精神一振,兴致勃勃的规划起该走哪条路线。

没走多久,迎面便有两个背着背篓装着一大堆东西的农夫农妇和他们擦身而过,他们讨论着关于山对面那个沉睡的王国的故事。

强尼听了,立刻说,“这个诅咒,听起来很像那个小公主的继母的作风,我们要不要去看看?”

彼得叹了口气,“你说了算,强尼。”

……

许久之后,吟游诗人们开始流传关于一位伯爵之子与他的朋友的大陆历险记。

他们有时帮助王室解决事情【唤醒了睡美人、帮助了被诅咒成青蛙的王子、帮六个被变成天鹅的王子指证女巫继后、解除了被变成野兽的王子的诅咒……】,有时,他们帮助差点被蛇咬了的农夫*,有时候他们和一只狮子、一个铁皮人、一个稻草人和一个女巫一起冒险*,有时候他们把除恶的骑士剑对准作恶的女巫。

但是无论什么时候,他们两个人,始终都在一起。

Fin

*玉石宫殿与把父亲比作盐的公主来自原作格林童话《一个爱父亲像爱盐的公主》。
*原作格林童话《六只天鹅》。
*《农夫与蛇》
*《绿野仙踪》

评论(6)
热度(40)

© qyx的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