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乱邪恶无节操党
目前专注all小蜘蛛cp无限中……
新开的ask↓
http://ask.fm/iamqyx
欢迎来玩~

qyx的窝

【神秘礼物季】莉亚(DDS/Spideydevil 主要角色死亡)

蜘蛛侠在楼顶上跳跃,他在追击他的宿敌——秃鹰。

 

显然连一个小女孩都看出了蜘蛛侠的力不从心,蜘蛛侠受了一拳,发懵的脑袋直直的撞上了墙壁,他似乎觉得自己在意识朦胧中听到了一声惊呼,秃鹰打算逃走,蜘蛛侠不顾一阵阵发疼的脑袋,用相同的方式回击了一拳,稍微用了点力道,当然他不是故意的。

 

秃鹰吃了痛,但也没立刻发怒,他翻身扇动巨大的翅膀,尖啸了一声,转身就往外飞,蜘蛛侠听到了第二声女童的惊呼,他顾不得转头,紧追不舍,终于在第二个拐弯处逮住了这个到处扑棱翅膀的家伙。

 

 

 

下雪天不是一个能跟警察好好交流的天气,比起睡衣怪胎,警察们更乐意逮着罪犯之后,喝着热可可坐在警车里回警局。

 

蜘蛛侠习惯了冷遇,耸耸肩,又扯住一束蛛丝打算回去。

 

雪下得越发大了,蜘蛛侠之前因打斗而有些许热乎的身体开始冻得有些麻木,手也开始有些不听使唤了。

 

他难得没抓住如臂指使的蛛丝,从上头滑了手,懵头懵脑地摔落了地,在尾椎着地的瞬间,彼得迷迷糊糊的想,没有马特提醒,他又忘记换上新制服了。

 

说起来,马特到底去哪了?他从不会这么长时间都不出现在地狱厨房的。

 

……

 

莉亚认为今天绝对是她的幸运日!

 

首先,她终于有一天是没感觉到恶心欲呕了,即使胸口还是针刺一般疼,习惯之后,也能忍耐过去。其次,便是她又看到别人遗弃在垃圾桶的号角日报!头版头条便是蜘蛛侠超大的照片!她都不舍得剪下来了,直接铺开披在身上,仿佛这样就能和她的偶像更贴近一点,那些温暖也能传达到自己身上。接着没过多久,她再一次看到了蜘蛛侠和敌人对抗,他一直在和那些邪恶势力斗争,为了保护像莉亚这群人的安全,这是莉亚所知的一切,即使明白蜘蛛侠的力量,她也总禁不住为蜘蛛侠的安危而担忧。

 

当她再一次观看了她所有的收藏之后,莉亚坚信自己能睡一个好觉了,她把沾了雪水的帽子往自己脑袋上拉了拉,凑近贴满了蜘蛛侠各种剪报的墙面,眷恋的用脸蛋贴近蜘蛛侠的照片。

 

倏然间,她听到“砰——”的一声巨响,莉亚唬了一跳,虽然这里是纽约一处不太能遮风挡雨的地方,也因此很多流浪汉都弃之不用,唯有莉亚选择了这里——毕竟这里总是能看到蜘蛛侠,而且一个流浪的小姑娘,她能和谁争地盘呢?但莉亚也知道,不论是哪里,危险都存在。

 

她压抑了几分咳嗽的痒意,警惕的把自己缩在角落里,妄图让自然的阴影遮蔽住自己——在纽约的街头,保命守则101:绝对,绝对不要探究有异常情况的地方。

 

她缩了缩脖子,却又按捺不住好奇与紧张的挪了挪。

 

一个黑影在地上挣扎了一番,终于坐起了身,借着视角的便利,她能清晰的看到来人在白雪里映衬得更加鲜艳的红色,她激动的松开手,想从避难所爬出来,但是长时间禁锢的双手双脚都冻硬了,脑子里发出的指令得缓好久才能执行,莉亚急的想哭,她就想趁蜘蛛侠没离开之前去要个签名,当然,得一个拥抱那是最好不过了。

 

……

 

彼得遇到了一个女孩儿,一个蜘蛛侠的粉丝,一个流浪的小姑娘。

 

他把她送到了医院,谢天谢地,医生郑重其事地告知,小姑娘的肝和肾都在衰竭,又由于天气太冷的缘故,她的肺功能也不太好。

 

幸运的是,小姑娘刚刚检查出P-ECT以及血型,人体抗体等各项配型数据,就传来了好消息,一个志愿捐肾的人,刚巧匹配到了小姑娘,而对方也很爽快的同意上门进行检查。

 

小姑娘有救了。

 

……

 

莉亚跟着偶像回到他的家,哦对了,莉亚终于知道了她的偶像面罩下的真实身份——彼得·帕克,她曾清晰的记得那是蜘蛛侠专属摄影师的名字,如今,她不再是流浪儿莉亚,而彼得·帕克是蜘蛛侠这件事,又有什么值得惊讶的呢?

 

从手术成功到后续观察治疗已经过了几个月,莉亚忐忑不安地与彼得先生相处着,小心翼翼地看着彼得先生匆匆而来,匆匆而去,脸上的神色越来越苍白,几年的流浪生涯让她学会察言观色,她分明从彼得先生的脸上看到了隐藏的不是很好的悲伤和焦虑。

 

接着,她顺利被彼得先生领养,被剃掉的头发也开始长了起来,细细软软还带着卷曲的发丝被彼得先生笨拙的帮成马尾,她曾经的家当被蜘蛛侠小心的收了起来,在征询了她同意之后,丢掉了那些脱线了的毛线帽和衣物,只有那些有些被弄脏的蜘蛛侠剪报被贴在一大本的本子里。

 

此刻,莉亚一手抱着大本子,一手紧紧捏着彼得先生的手指,兴奋又紧张的进了家门。

 

莉亚,终于有家了!

 

……

 

家里有些乱糟糟的,沙发上丢着零星的衣物,还没喝完水的杯子被放在茶几上,餐桌上放着咬了一半的吐司,水池里还泡着碗盘,即使如此,莉亚单单看着,都能觉得温馨。

 

这可是莉亚的家啊。

 

她一瞬间就喜欢上了。

 

彼得先生有些不好意思,把莉亚安置了之后才动手收拾,莉亚有些不安,“彼得先生,我能帮忙做些什么吗?”她坐在沙发上,拘谨地绷直了腿。

 

彼得先生皱着眉,转过身似乎在思考些什么,“这个……莉亚能不能帮我把这些吃掉呢?”

 

彼得先生拿着刚刚做好的燕麦糊,“莉亚只要照顾好自己就好了。”他揉了揉莉亚手感比较好的头发,这才继续收拾。

 

莉亚捧着碗,仔仔细细的刮着碗沿,一丝一毫都不肯放松,非常严肃的对待这件“任务”,没等她吃了半碗,耳边传来一声轻笑。

 

莉亚平静的扫了旁边一眼,继续吃。

 

“你的名字是莉亚?”

 

莉亚皱紧了眉,她不想搭理这个明显是灵魂存在的家伙,她有些懊恼自己居然让对方看穿了能力。

 

“彼得收养了你吗,莉亚?”那鬼魂没有放弃,继续问道。

 

莉亚伸长了脖子,发现彼得已经从客厅转移阵地到楼梯口了,这才放松一点,她放下勺子,打量着这个鬼魂。

 

……

 

莉亚能看到鬼,没错,这是她的能力。

 

但这并不值得高兴,想想电视剧里那些灵媒和捉鬼人吧。更何况,看到鬼魂对流浪并没有帮助,尤其是纽约街头总有意外惨死的人,他们的鬼魂漫无目的的飘荡,莉亚亲眼看到一个鬼魂穿过了一个匆匆而过的上班族,那位西装革履的男人明明打了一个哆嗦,脸色一瞬间就惨白了一点,第二天,每日准时经过的男人就没能出现,直到几天之后,才以瘦了一圈的状态,面色不太好的经过她的地盘。

 

这还只是普通的游魂,那些恶灵就更不必讲了。

 

莉亚从恐慌逃窜到假装没看到从容经过,也才一个月不到。

 

但是这个鬼魂显然不同寻常,莉亚打量着他,心想,他还保有自己的理智,她的目光从一丝不苟的发丝到胸口被脏污了一个洞的大衣,再到手上捏着的手柄,虽然通体珠白色,但也不妨碍莉亚想象他生前是如何讲究的。

 

“你认识彼得先生?”莉亚问。

 

那鬼魂一怔,随即大笑,“你称呼他‘彼得先生’?”

 

“有哪里不对吗?”莉亚立刻虎起脸,“鬼魂先生?”

 

“并没有不对,”鬼魂先生脸上还残留着笑意,这让他只剩下白色的脸上多了一些皱起的笑纹,显然鬼魂先生生前是一位比较爱笑的男士,“只不过自我认识他到现在,还没什么人这么称呼他。”

 

莉亚不再理会鬼魂先生,她终于在彻底凉了之前,把燕麦糊刮干净了。莉亚舒了一口气,轻悄悄的跳下沙发,谨慎的绕过茶几和餐桌,把碗和勺子放上水池里,莉亚的身高还不够,她苦恼的盯了水池片刻,转头看跟着自己走过来的鬼魂先生,“请问,这里有没有垫脚的小凳子?”

 

鬼魂先生思考了一会儿,“一楼的洗漱室里有一个小凳子,你往楼梯口走,左拐就到了。”

 

莉亚循着他的话,找到了小凳子,踩在上面,一个碗一个碗的全洗干净了,她跳下来,挪了挪凳子,在鬼魂先生的指引下,把它们妥善放在了原位。

 

当最后一个摆放妥当,莉亚也松了一口气,真的什么都不做任由彼得先生忙里忙外,她绝对会愧疚死的。鬼魂先生好久都默不作声,莉亚还以为他先无趣就离开了呢,站在小凳子上,莉亚转了一个身,却发现鬼魂先生有些怅然的盯着水池另一头的冰箱。

 

没等莉亚发问,鬼魂先生就已经回过神来,习惯性的掂了掂手中的盲杖,转头朝莉亚走来,“你完成了?”

 

莉亚点头,随即反应过来,根据鬼魂先生的盲杖和墨镜,他显然是看不到的,她立刻用声音代替,“是的,我洗完了。”她犹豫了一下,“我叫莉亚,能看到鬼魂,现在被彼得先生领养。”

 

鬼魂先生怔愣了一下,反应过来这是正式的自我介绍了,他想伸手摸摸莉亚的头,手在半空,却突然想到鬼魂的体质和人类相排斥,所以自然的收了回去,“我的名字,马特·默多克,曾经是‘彼得先生’的好朋友。”

 

莉亚跳下凳子,重新擦干净,放回了洗漱室,马特先生也跟着到处走。

 

他们重新坐在沙发上的时候,彼得先生也收拾完毕下了楼。

 

“喜欢这里吗,莉亚?”彼得先生蹲在地上,询问莉亚。

 

莉亚大力的点点头。

 

彼得站起身,伸过手,“来吧,我们来参观一下你的房间。”

 

莉亚兴冲冲地跳下沙发,差点没打了趔趄,这才在彼得的帮助下站直了,莉亚敏锐的看着马特先生若无其事收回的手,一言不发跟着彼得上了楼。

 

……

 

彼得收拾了一间次卧给莉亚住,这里似乎原本是一个男性的房间,很简洁,莉亚还能从地板上看到一两点浅浅的凹痕,她瞬间就联想到马特先生的盲杖了。

 

赞美并送走了紧张等待自己评价的彼得【说实话莉亚觉得彼得先生比自己都要紧张】,莉亚蹲在地上,用手摸了摸凹痕,“我有一件很奇怪的事情需要你解答,马特先生。”

 

马特穿过门,慢悠悠的到达莉亚身边,他戴着墨镜的脸没了笑容,苍白的就像雕塑。

 

“你,是可以看到的,是吧?”

 

听到这话,马特赞赏的摘下了墨镜,说是摘下,也不过是做了一个摘眼镜的动作,白色的墨镜状遮挡物瞬间消散,露出常年被遮挡着的,微凸的眼睛,“我并不是天生的盲人,大约是死亡让我摆脱了身体的伤痛,现在的我,是可以看到的。”他眷恋的扫视了一圈,随即用苍白的盲杖点入那个凹痕。

 

莉亚恍然,随即提醒马特,“我看到过很多灵魂,他们在刚死亡的一段时间能够保持理智,在之后,就只能孤魂野鬼在世界上游荡了,一旦出现什么能刺激到他们的因素——比如他们的死因在其他人身上重复,或者是凶手的出现——他们有可能会变成凶灵,在这里,蜘蛛侠保护着我们的安全,也有其他人,在清扫凶灵的存在。你是什么时候死亡的?”

 

马特被她像成年人一般毫不客气的问询逗笑了,他知道莉亚是用这种方式试图保护彼得,他蹲下身,鬼魂白色的大衣毫无自觉的铺散在地面上,他和莉亚对视着,“我忘了有多久了,我在这里也有几个月了吧……”他的目光落在门上,“突然能看到一切,却在下一秒想起我已经是个死人了,”他已经不像是在解释了,目光分散无神,毫无焦距,乍一看,很像是一个盲人,“和彼得认识的时候我已经看不到一切了,我也习惯用自己的方式观察世界,但是我能听到他的心跳,却无法真正看到他的脸,我能判断他真话与谎言,却无法得知他的表情。直到现在,明明能看到他,却无法回应了……”

 

莉亚眨了眨眼,马特先生不见了。

 

……

 

莉亚再一次看到马特的时候,她和彼得正在去医院的路上。

 

彼得无不忧虑的打量着她的脸,“感觉好点了吗?”

 

莉亚点点头,即使治疗很成功,但是病痛也彻底削弱了她的体质,每过一段时间,她都会有一些反应,彼得总在莉亚的抗议下,坚持去医院,莉亚明白彼得的顾虑,但也深知这种动辄就往医院跑的架势,对他仅有的资产也是一大笔耗费。

 

彼得松了口气,“看样子这药吃对了。”

 

莉亚抿起嘴笑了笑,经过了一年,她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安静而平和,唯一一点,她从一开始的偶像端正到可靠的养父与朋友的角度,她再也不能纯粹的为蜘蛛侠而骄傲和崇拜了——当然,她依旧为蜘蛛侠而骄傲,但多了份担忧,多了份想要蜘蛛侠背后的彼得先生能不那么拼命,是的,拼命,就连莉亚都能看出彼得先生的抑郁和某种潜在的自毁倾向,且不说蜘蛛侠一头撞入险恶六人组的圈套内,不顾一切……打住,更正,是不顾自身的一切的强行破除圈套。

 

他在想什么呢?

 

莉亚苦恼的想,她的眼角飘过一个眼熟的衣角,莉亚急忙抬头,与马特先生对视个正着,她突然又记起了一年前的那次对视,在那之后,莉亚再也看不到马特的身影了,她原以为马特看到旧友,心愿已了,便消散了,谁知又在这里遇到了他。

 

马特没有再带那副墨镜,却依旧握着那根盲杖,苍白的脸上有着习惯性的笑容,莉亚盯着他半响,扭过头去靠在彼得的肩膀上,彼得以为她怕冷,又帮她裹紧了围巾。

 

“你长大了一点,莉亚。”马特不知何时站在莉亚的侧边,彼得就在他的正前方,盲杖搭在彼得的手侧。马特近乎贪婪的盯着彼得,莉亚敏锐依旧,察觉到马特想触碰彼得的意图,轻轻咳了一声,他本就惨白的脸越发动荡不安,如同老旧的收音机的声音,支离破碎。莉亚有些愧疚,但是如果马特真的碰到了彼得,彼得得病上很久了,何况之前他旧疾未愈又添新伤,彼得禁不起这样的折腾。

 

……

 

马特跟着他们从地铁上下来,回到家中。

 

莉亚给彼得做了点简单的意面,俩人吃完之后,莉亚给自己吃了各种防排斥和针对性的药剂,然后舒一口气,拿出药箱逼着彼得去上药。

 

“这是……怎么回事?”马特似乎跑去偷窥彼得换药了,倏然又飘出来问莉亚。

 

莉亚立刻想起彼得胸前背后的那些大大小小的伤疤,有些已经痊愈,留下没有被好好重视而养出来的难看的伤疤,有些还未愈合,又被新的伤痕遮盖,层层叠叠,她忍住突如其来的尖叫和哭泣的冲动,看着地板解释,“彼得——蜘蛛侠前几天失踪了,大概有什么任务吧,我想办法联系这方面的联络人,复联也传来消息说没发现什么异常动静,前天回来就这样了,加上之前的险恶六人组,和参加复联的任务之类,他的伤一直没好过。”

 

马特不声不响,又一次飘走,莉亚抿住鼻间的酸意,打开冰箱拿出蔬菜,冰箱关拢,露出上面旧旧的冰箱贴。

 

……

 

简单的一顿晚餐,彼得无奈的妥协接受莉亚特意精心煎的虹鳟鱼排加餐,然后强硬的分给莉亚一半,两人面对面一口一小块地吃完了。

 

马特坐在莉亚的旁边,“之前吃饭,总能听到他吃的咔嚓咔嚓作响,总忍不住提醒他注意吃相,现在看看其实挺好的。”他的盲杖妥帖得倚在一侧,那边正好有一个凹陷。

 

莉亚照旧没有回应,只是低头一小片一小片的嘬生菜叶。

 

 

 

吃完,彼得督促莉亚去完成作业,自己回房间去修整他的制服去了。

 

马特跟在他的身后。

 

彼得的背脊不再挺拔了,没有终点的伤痛亦或是他的死亡讯息,也不知道带给他的打击哪一样更深,彼得的脸上并没有那种天真与青年人的活跃混合的气质,马特看了看桌子上倒扣着的相册,遗憾的伸出手,他没法把它立起来,更没法对比了。

 

彼得搬出了主卧,他住在客卧里,桌上地面沾着点点凝固的蛛网液,大约一晚过去便能分解干净,马特毫不在乎,他轻轻坐上桌子,看着彼得灯光下仔细清理嵌在制服里的碎屑,并把破碎的部分用特质的线缝合起来,做了没多久,彼得晃神了一会儿,马特没看清彼得脸上的表情变幻,下一秒,便看到他直接扯开了之前缝上的线,不顾手指被勒的一道道红痕,然后连制服带线团全部扫到地面。

 

马特这次没有去问莉亚。

 

他看着彼得无声的发泄,却丝毫没有惊扰到莉亚,制服和线团在地上被弃掷,发出沉闷的“噗嗒”声。

 

马特一声不响——即使说话彼得也听不到——陪着彼得熬过了这次短暂的微型崩溃。

 

夜深,莉亚解决完了作业,正捣鼓着想给去夜巡的蜘蛛侠做一顿宵夜,电视机打开着,在空无一人的客厅里播放着声音。

 

屋子里空荡荡的,莉亚突然想起马特,轻声唤了两声,马特都没露面,应该是陪蜘蛛侠夜巡去了,她想。

 

深夜脱口秀即将开始,莉亚端着一杯温好的牛奶,坐在沙发上,等待来自楼梯的动静。

 

果不其然,马特先彼得一步回了家,指使莉亚带上医药箱,莉亚咚咚咚疾跑上去,只看到彼得安静的龇着牙从粘着的血上撕下制服,彼得立刻反应过来,不自然的加快速度,然后试图把莉亚哄回去。

 

莉亚气急,死命护着医药箱,硬是拉着让彼得坐下,自己一点点帮他清理然后上了药。

 

彼得拗不过她,只能安静的等着,除了皮肤上起的鸡皮疙瘩,莉亚还以为他连痛觉都一起丢失了。

 

“我找到他的尸体了。”

 

莉亚手一抖,随即稳下心,再次以相同力道按上去,“安心了吗?”

 

“与其说安心,我倒觉得是鞋子终于落了地。”彼得愣愣得看着地面,“我以为我能接受,但事实上……”

 

他没能说下去。

 

莉亚正对着彼得的后背,眼神游移了一会儿,才在马特警告的眼神下闭紧了嘴。

 

 

 

“为什么不让我坦白?”莉亚急躁的瞪着马特,在阻止了彼得想洗澡的冲动之后,莉亚终于能松口气回到自己房间,但是她一刻都不能忍耐,她来到这个家中之后,清晰可见彼得一日日颓废焦躁下去,每天除了巡查就是搜寻马特的踪迹,曾有一段时间他似乎找到了什么线索,一心一意咬着不放,甚至妄想过把自己塞进地狱厨房的黑帮内,卧底寻找线索,但看着莉亚平静的神色中潜藏的不安,他最终还是放弃了。

 

莉亚看到了一个她所崇拜的偶像、纽约的年轻的英雄,从偶尔出漏子开玩笑的活跃迅速蜕变成一个次次拼命回回受伤的……英雄。

 

她当然知道此中原因——第一次回家所遇到的、一年后又再一次出现那个鬼魂、疑似彼得的恋人的马特。

 

“他看不到我。”马特指出,冷静的样子让莉亚恨的牙痒痒,“你说了又能怎么样?只有你能看到我,而且我的时间也不多了。”

 

莉亚倏然一惊,随即沉默了,她怎么会忘,如果是从那遇到蜘蛛侠那天算起,大约已经经过了一年半了,精神力再强的鬼魂,在人间游荡久了,也逐渐失去理智,不出几天,就彻底消散了。

 

马特支撑到现在,也差不多了,莉亚悲哀的望着马特,“你准别好告别词了吗?”

 

马特无所谓的耸耸肩,这个动作换成他来做,总带有几分其他年轻人所没有的潇洒,但是房间内的两人没有一个分神欣赏这个,“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彻底不见,或许是下一秒,或许还得过一个月,着急也没用。”

 

 

 

接下来的日子,马特一直跟在彼得身边,即使莉亚吐槽他越发像一个斯托卡,马特也不以为意。

 

莉亚看到了马特注视着彼得的眼神,她有想象过,如果马特还在人世,他们的互动会默契的不可思议。他们或许会在某个下雪的冬日相约去散步,这是热恋中的情侣容易干出来的傻事,然后,在某个角落遇到了还在流浪中的莉亚,彼得心很软,莉亚依旧会被领养,马特还能帮忙处理一些手续,免去了彼得做义警之余还得到处奔波的苦恼。他们三个能一起手牵手回家,莉亚牵着两个人的手,幸福的简直像是在天堂。马特很温和,但是对于课业很严格,他会教莉亚关于文学和法律的知识,下了法庭说不准还能说些法庭的笑话,也会允许莉亚帮他念案件,而彼得,彼得说不准是家里最活跃的一份子,他能用妙语连珠的笑话逗乐全家,然后对任何生活用品甚至可食用的水果等等使用蛛丝,马特和莉亚拿着沾着蛛丝的苹果无奈的笑……

 

但这只是一场梦,面对现实吧,莉亚,她想,看着马特缩回了想要揉彼得头发的手。

 

随着年龄的增长,莉亚能看到的东西更加多,信息也更加全面,她已经能看到马特整个人都已经不稳定,逐渐有种老掉牙的录音机读取卡带的错觉,身影越发凝滞。

 

莉亚没有告诉马特。

 

 

 

马特也有所觉了,在最后一天里。

 

他坐在莉亚的旁边,正对着彼得,餐桌上彼得问着莉亚关于科学展览周的事情,莉亚心不在焉的回答了,低头继续吃已经被戳成烂泥的甘蓝。

 

“我曾想过该怎么结束,”马特突然说,“我还以为会有个鬼魂大战某个反派,救蜘蛛侠于危难之中的情景,然后蜘蛛侠在我消散的时候终于发现了我,但是我觉得不太适合,没有危难才是最好的,他发现也是只徒增痛苦,安安静静的消失,这样才是最好的。”

 

马特说完,对莉亚点了点头,苍白的脸露出了和最开始相遇的时候一模一样的笑容来,“照顾好自己,莉亚,也帮我照看他。”

 

马特的灵魂开始变化,如同加速几亿倍的岩石风化过程,一瞬间就四散开。

 

 

 

“今天的晚餐不好吃?”彼得关心的问,“我们要不出去吃吧?我知道纽约最好吃的汉堡店——你怎么了?”

 

莉亚收回怔怔的眼神,摇摇头,“没事,大概太累了吧。”

 

“那晚上好好休息,别着急,当然,也别在最后一天才想起来去做。”彼得开玩笑。

 

“……好的。”

 

Fin

附《莉亚》的官方漫地址


评论(5)
热度(33)

© qyx的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