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乱邪恶无节操党
目前专注all小蜘蛛cp无限中……
新开的ask↓
http://ask.fm/iamqyx
欢迎来玩~

qyx的窝

七天之痒(Spideydevil)

“——因此,我需要再一次询问被告,——”

 

Peter急匆匆但动静并不是很大的溜进来,门口的警卫仔细的看了看,随即便放松的收回了视线,毕竟一个瘦弱的看起来像大学刚毕业的记者并没有能造成事故的威胁感。

 

Peter找了个角落,坐下来,目光瞬时间落到正侃侃而谈的律师身上。

 

出于尊敬,Matt摘下了他的墨镜,由于常年不见阳光使得他的双眼有些突兀,然而他转过身面向对面那个正努力镇定着反驳的辩护律师时,似乎能直视到对方的心,一时间犀利的让对方讷讷的顿了几秒。

 

“——从上面所述情况可知,原告对于时间的辨别并没有——”

 

对方的辩护律师也并不好相与,在发觉自己停了下来之后迅速反应过来,立刻找到了Matt辩词的漏洞并紧抓着大做文章。

 

Peter没有被那个似乎掌控了法庭节奏的律师吸引走一丝一毫的注意力,只是直勾勾的盯着Matt正搁在桌上把玩的袖扣不放,似乎被这毫不遮掩的视线所刺中,Matt默默抬头,对着Peter的方向微微弯了弯唇角,转瞬即逝。

 

Peter知道,Matt已经发觉自己的到来了。

 

 

终审完毕,Matt丢下Foggy一个人收拾资料,迎上Peter,“你怎么会来?”Matt相当清楚这段时间Peter的劳累程度,毕竟他现在是个实习生。

 

“当然是因为……”Peter笑着迅速吻了吻Matt的侧脸,“这里有新闻值得采访。”他装模作样的举起一个录音笔,“请问,您对这次的判决满意吗?”

 

“自然。”Matt仍然是那副严谨律师的态度,“我的委托人得到了她想要的公平。”

 

Peter歪歪头,越发为这个总能在不经意间让自己更爱的律师自豪,他奖励似的抱住Matt的头,微一用力往下拉,在Matt妥协的弯腰之后使劲往Matt的上唇瓣啃了一口,临了还故意伸出舌尖轻轻扫了一下,“认真工作的Matt真是迷人。”Peter认真的回复得到了Matt热情的回应。

 

“那么,”Matt不动声色的扬扬眉,“那么我有这个荣幸请你吃晚餐?”

 

Peter遗憾的看了看紧握在手里的录音笔,“我也想,但是很遗憾,我想工作现在算是你的情敌了。”

 

Matt安抚的抱住了Peter,将近一个星期的忙碌让Peter忙的脚不沾地不说,自己也好久没能和Peter一同步入梦乡,这也让他感觉很不适应,“那么,赶紧解决了这个碍眼的情敌,别让我亲自动手,恩?”

 

“好。”Peter微微有些焦躁的心渐渐静下来,他放松了肩膀,把自己整个体重交到Matt手里,好久,才懒洋洋的抬起头,“充电完毕,走啦。”他笑嘻嘻的挥挥手,在Matt和Foggy一同走出法庭外的走廊,三两下消失在暮色中。

 

 

一帆风顺的过程从来不属于蜘蛛侠,对于队友们戏称的“Peter Luck”,Peter也早有感觉,因此,当记者Peter在巧合之下发现某个公司不可告人的秘密时,蜘蛛侠就该登场了。

 

“我有说过Peter不该无视那个‘非工作人员不得擅入’的标语吗?很好,下次记得提醒我。”蜘蛛侠一边趴在窗外往里观察一边吐槽自己,“照我说,如果每次采访都得这么做,过不了多久我就可以凭借记者身份拿诺贝尔和平奖了。”

 

“如果你想,我可以想想办法帮你申请这个奖项。”熟悉的嗓音令蜘蛛侠立刻转过头,紧身衣的贴在了他的脸上,冷冰冰的。

 

“DD?”蜘蛛侠站起身,略带疑惑的张口就要问,随即被Daredevil捂住了嘴,俩人立刻意识到有人正往这边过来,蜘蛛侠转手扣住DD的腰,利用蛛丝顺利的从窗外滑入窗内。

 

傍晚还近距离接触过的熟悉的体温,让蜘蛛侠晃神里一下,敬业的他立刻打起精神,准备往里探一探——

 

“呃,DD?你是不是该放手了?”蜘蛛侠意外有些羞赧的缩了缩腰腹上的肉,胡思乱想着思考自己有没有变胖,毕竟这一个星期没休息好,全靠咖啡和甜甜圈垫着。

 

“我的确很想,但是,某个人并没有允许我放手。”Daredevil悄声说着,紧了紧手上的动作。

 

蜘蛛侠低头一看,他自己的手下意识的把Daredevil的手臂夹在自己的手与腰腹之间,他条件反射似的立刻收回手,不经意间擦过Daredevil的手背。

 

蜘蛛侠炸毛似的往前一窜,蒙着头向后做个手势,“抓紧时间,DD,你还来不来?”

 

Daredevil已然紧跟着蜘蛛侠进入了公司的内部,他难得微笑着听着蜘蛛侠喋喋不休的抱怨着白天的遭遇,从想要的甜甜圈被买走到错过了和DD的晚餐。

 

似乎听到了什么动静,像涟漪一般往他们所在的方向四散,DD反应迅速的一把箍住蜘蛛侠,顺手捂住蜘蛛侠还在嘟囔不休的嘴,“嘘,我需要安静。”

 

蜘蛛侠习以为常的翻个白眼,朝Daredevil的手上使劲哼出一口热气,终于停住了嘴。

 

“咚——”“咚——”

 

Daredevil侧了侧耳,忽然指向一边貌似列着一排储藏柜的墙,“推开它。”

 

蜘蛛侠双手抓着Daredevil的手臂,使劲往外掰,“呼,你想闷死我吗?”他喘了口气,依言一拳击中柜子中央,嫌自己出手太轻,重新蓄力,再一次击中柜子,可怜的柜子发出沉闷的声音,立刻变了形,在蜘蛛侠持续的撞击中,柜子终于被打碎了,后面并没有墙,取而代之的是一条黑黢黢的小道。

 

“一看就是很可疑的样子。”蜘蛛侠嫌弃的打量着潮湿的墙洞,并没有轻举妄动。

 

但是Daredevil反倒一马当先走在前面,他走了几步,回头“望”向蜘蛛侠,“不跟上?”

 

“如你所愿。”蜘蛛侠小心翼翼的跟着往里走。

 

“你的录音笔落在家里了。”Daredevil突兀的出声。

 

蜘蛛侠不明所以的点点头,转而明白过来,DD这是在为自己这次的露面解释,他突地一下窜上DD的背,贴着他的耳朵笑道,“这有什么,我还留了我的心在家里,你发现了吗?”

 

热乎乎的气息似乎隔着皮革都能传到Daredevil的耳畔,他往上颠了颠蜘蛛侠,继续背着他往里走,“没发现,谁让我为爱‘盲目’了呢?”

 

“……”蜘蛛侠卡了一下,每次DD这么毫不在乎的拿自己的眼睛开一语双关的玩笑,自己却总是为这感到不自在,大约是因为这么完美的人却因为失去眼睛而心痛吧,可是,当事人都着么豁达,他又有什么理由而沮丧?

 

他直起上半身,悄悄往上射出一束蛛丝,把自己从DD的双手中拔出来,“既然这样,我得照顾一下把重要器官丢失在家里的DD,不是吗?”

 

舒展了一下身体,继续往前,下一秒,红色的光线不知被哪个举动触发,俩人瞬间贴边,一站一趴。

 

“……你就没有一刻安稳的脚踏实地的吗?”DD竭力让自己不触碰到那些敏感的红外线,一边抱怨。

 

“抱歉DD。”蜘蛛侠垂头丧气,整个人萎靡了下来。

 

DD暗自叹气,“上面有风声,应该有通风管,我往前,你往上,我们分开,找到证据就在对面楼顶汇合。”他干脆的下了命令。

 

蜘蛛侠撇撇嘴,“该死的红外线,总是这么老一套。好吧,”他心不甘情不愿的同意了,“注意安全。”随即又忍不住补上一句。

 

“你也是。”DD丢下最后一句话,随即灵活的扭转身体,渐渐消失在蜘蛛侠面前。

 

“太棒了。”蜘蛛侠讽刺着爬上顶部,“今天最后能补救的办法也被我搞砸了,我真是蠢的无可救药。”

 

 

 

在Ava自称恋爱专家的日子里(然而她并没有恋爱过,一次都没),一个星期都没有联络过的恋人们将会失去对这段感情的保鲜期,换句话说,Peter恐惧的想,Matt会不会觉得自己这个恋人太不称职?或许自己已经被面试官Matt划在及格线边缘了?

 

然而工作永远是不等人的,Peter从现场匆匆忙忙录完音,才发现下午已经过了一大半了,又是一天没有联络没有见面的日子,他艰难的挤出时间,赶到Matt处,才发现今天是Matt的出庭日,又一个不关心Matt的证据,Peter一边检讨着自己一边赶到法庭,但也只是聊以自慰的一个拥抱和一个吻,Peter又不得不回到家把资料整理出来。

 

然而录音中,Peter再次听出来有个微弱的呼救声,他不得不放弃晚餐给Matt一个惊喜的念头,诅咒着自己没完没了的幸运值,赶往早先的采访地点。

 

幸好他留了一个心眼,Matt绝对会发现自己留在桌子上的录音笔,然后跟过去。

 

如果顺利的话,他们就能一同完成这个任务,然后在一片爆炸声中,互相问着,“饿了吗?”“饿极了。”“晚餐?”“听起来不错。”一同享受着一个星期来第一次一同吃饭的过程,说不定还能赶上囧司徒每日秀呢。

 

然而,这实在是一个超大的“如果”,就目前来看,什么都不顺利。

 

Peter咬着牙闷不吭气的往通风管内爬,拐过几个弯道,蜘蛛感应就给了他一个微小的震动。

 

他轻手轻脚的趴上通风口,只见一排人体被关在营养液罐子中,正如所有其他没有一点想象力的反派一样,人体试验、人体改造、克隆人,老一套,但无论哪一种都不是什么好消息。

 

 

 

正义必胜!

 

好吧,没错,蜘蛛侠和Daredevil联手破灭了某个公司的阴谋,并且,是的没错,在一片爆炸声中,他们俩一同离开了此处。

 

看来自己的愿望还是实现了,Peter笑眯眯的给自己的幸运值拉高了一个等级。

 

“呃——”

 

“所以——”

 

Peter和Matt同时发声,又同时闭上了嘴。

 

哦,太浪漫了,这初恋般的氛围!Peter幸福的想着,他是不是要问我饿了吗?我得回答饿极了,接着他就该问我要不要一同吃晚餐,我得表现的正常一点,回答——

 

“你的头上好像沾了点什么?”

 

“那听起来不错!我是说,啊?”Peter在Matt最后一个音节刚落地就大声回答,但是这和预想中的问题并不一致,他愣了一下,然后才伸手摸上了头顶。

 

那是一颗牙齿,确切的说,一颗门牙。

 

来自某个被蜘蛛侠打中面部的可怜的反派。

 

“……”

 

“那么,没有了情敌,我还有这个机会邀请你吃晚餐吗?”Matt似乎并没有因为Peter牛头不对马嘴的回答而困惑,他终于说出那个Peter期盼已久的邀请。

 

“……是的,没错,我是说!”Peter终于反应过来,高兴的在空中来了一个回旋,“好的!没问题!”

 

“……Peter?”

 

“恩?”

 

“你吃错药了?”

 

“闭嘴!”

 

Fin


评论(4)
热度(62)

© qyx的窝 | Powered by LOFTER